「啊 頭真痛 這裡是哪?」我看著四周 「咦?」這裡是一個漆黑的空間「歡迎來到罪惡之心 你的身分是......武者」「武者??什麼跟什麼啊?哦哦對了......」我是一個死刑犯......我當時在憤怒之下殺了......那個人 後來 一個人向我說 「要不要去參加罪惡之心啊?聽說贏了就能離開苦牢呢?」
「哦......好啊 我想挑戰看看呢?」
於是 跟著監牢裡要參加的死刑犯群體移動 到了一個實驗室「那麼 就是前置處理的時間了」
「.....腦鑽瞄準預備......」「3、2、1晶片植入完成。」 「送他到會場吧。」
我看了看周圍 有許多的人 此時 空中出現了一個人。他是我們的典獄長。
「嘿嘿 各位死刑犯們大家好 歡迎來到罪惡之心 這是一款......殺 人 遊 戲!哦 呵呵」 聽到這裡 我頓時激動了起來 同時 聲音四起「欸 不是說只是遊戲 很安全嗎!! 」「殺人遊戲 你自己玩!!」 「我情願多活一點 也不要死在這裡!!」 這時三四個人正要走出會場...「誒?你們都說要參加了 怎麼可擅自離開呢..」一名綠色連帽衣 半遮臉的男子走了出來 。「哎呀......真是......月少爺 你怎麼來了呢」典獄長沒關掉麥克風 他的聲音遼繞全場「哼 你別狗腿了 我只不過是你們這次行動的負責人 少爺什麼的 我才不稀罕呢」那名穿著綠色連衣帽的人吼了一聲之後 視線回到那些人身上......
「居然想離開啊......那我就不客氣囉」那位男子拔出他腰際的武士刀 衝到那幾個人的身旁 刀光劍影的瞬間 那些人被砍成肉塊「啊咧 還有誰要離開呢 請便哦」那男子發出詭異的微笑後 回到原本屬於他的位子。
「遊戲規則呢 非常簡單 你們不想玩也可以 只是......結果可就不是被我殺死那麼簡單了哦」那男子微笑著說 絲毫沒有一點破綻 「那麼 我會以人造人參與這場遊戲 就讓我看看你們的實力吧。」
「那麼 遊戲正式開始 大廳門已經打開了 詳細規則都在晶片裡 在晶片輸入:幫助 即可」
「啊......那綠衣的人......」我還在回想剛才的事情「找我嗎?」聽到這個聲音 我嚇的呼吸差點停了 往後一看 真的是剛才那個人!!「啊......不要 不要殺我啊啊啊啊!!」我已經嚇得語無倫次了 只希望他不是個見人就殺的人......「哎呀 我好像嚇到你了 放心 我人很好的 呦」聽到這裡 看到那人給了我一個微笑......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微笑


「啊對了 你的運氣不錯哦 希望你能維持到遊戲結束呢」那人說了句奇怪的話後 進入了會場 「我的運氣......不錯嗎?」希望是這樣..
進入會場後 第一件事情是——吃飯 我從昨天到現在都沒進食 看到食物便狼吞虎嚥。
「欸 東西別吃那麼快嘛 小心噎著了 你還必須撐到最後呢呵呵」剛好那個人就坐我旁邊 慢條斯理的吃著今天的早餐
「真沒想到......你會陪著我們玩命呢」我尷尬之餘 轉移了一下話題
「唉......我講話你有沒有在聽啊 神遊到哪去了呢?」那人用手肘撞了我
啊 對哦......他是用人造人加入遊戲 人造人死了他生命也不會有危險的......「這人造人......做的真像呢......」我小聲的嘀咕著並仔細看了看他身上,沒有任何一點破綻..
《吃飯時間結束 請各位自己挑一個房間》

「這邊我跟你講吧 跟正常的模式不同 這個模式並沒有公投 而是先到自己的房間 看你是要做什麼」



這樣說 我以前似乎玩過這種殺人遊戲 好像叫......奇樂來著? 不管了 先去看房間吧......

「哇!!!」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房間「這......這比我這輩子看過的房間還豪華......」
「哎呀 這次也做的太好了吧......遊戲設計師應該改行去做室內設計囉 哦對了 我們一起住吧?」那人笑著問我
我點了點頭表示答應 進到房間 那是一個不太大的房間 但是裝飾非常漂亮 水鑽裝飾的電視 不知道能不能看?黃金作成的臺燈 不知道能不能開?
我坐在床上 「呃......你 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這好像是我第一次主動開口......「哦哦 因為......我之前調查過你啊」那個人轉過頭 露出微笑
「唉......你知道我為什麼被關嗎?」「不就是殺人嘛 殺了一個地方惡霸。」
「是啊......我原本有著老婆孩子 我原本有著幸福的人生 雖然不是說很有錢 但是我已經滿足了......但是......」
「但是 那名惡霸搶了你老婆 殺了你孩子 還害你丟了工作 對吧?」
「是啊......我現在只想出去......我要贏!!」


「那麼 我們就是一隊的囉 我會幫助你的」
「哦 對了 我叫月歸夜 你呢?」
「......日風......」我小聲道
「日風啊......不錯的名字哦」歸夜說完後 還是給了我一個微笑
《現在已是晚上 請各位準備好後 入眠》
「風 你今天去巡邏吧 我有給你施神護 你免受一次傷害。」
我轉過頭去 見歸夜已進入睡眠 就不再多問了
我搜尋3個房間 什麼收穫也沒有 運氣真差
晶片傳來了一個訊息【8被屍王咬死 身分是 平民】
「平民怎麼能殺人?」到了吃飯時間 我問了問歸夜
「因為......他可能撿到了槍或刀 想殺人 結果進了屍王的房間吧」
「是嗎......真可憐......」這時 有人衝了過來......「你這混蛋 殺死了我的好朋友 受死吧!!」見30號拿出小刀 刺向歸夜 而歸夜只是動也不動。
「危險!!」此時一個槍聲響起 30號應聲倒下 死了。【30號死亡 身分是平民】
「真危險啊...... 沒想到他不要命了想跟你同歸於盡」我看了看歸夜 只見他呆呆看向射擊的21 不知道在想什麼
「真沒想到......她也來了......」見歸夜看著他 喃喃自語 我搖了搖他「欸歸夜 歸夜!!」


「啊?什麼??哦哦 我剛才在發呆」見歸夜第一次這麼尷尬的樣子 我們笑了出來
「今天還要一起嗎?」我笑完後 問了問歸夜
「不了 我今天能力是天誅 我試試看能不能殺死屍」
這時 我只好隨便找一個人同房了
「欸 有室友了嗎?」見剛才救了歸夜的21號過來跟我搭話「呃......沒有耶」
「那今天做室友吧?」見21號冷冷的對我這樣說 我腦袋只有一個想法<21號 你是女生耶>

「到底要不要啊......」見21號不耐煩的叫了我一聲 也好......21號畢竟是牛仔 應該不會有事的「嗯嗯 好」
我走進這房間 罵了一句髒話......這房間昨天到底「幹」了什麼事!!!!
見21完全沒有意願清理 我自認倒楣的從櫃子拿出床單 床墊來換 把地上的xx套拿去丟掉 天啊 為什麼這裡會有xx套啦 誰帶進來的!!?
我整理好房間後 21號才走進房間 接著走向電視。
「欸?你要幹什麼?那個打不開啊?」我看了看21 他也沒說什麼 就只是按了電視的按鈕 這時原本打不開的後門打開了!!
「吶 溫泉 你要泡嗎?」21號冷冷的問我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呃......我是......男的......而且 我沒替換衣物」
「那就算了 保護好我......」21號走進後門。


奇怪......為什麼她會知道後面有溫泉 難道他跟歸夜一樣是公司的人嗎?這樣說的通嗎?
21號進去了一陣子 我聽到了一個消息【11被天選者天誅了 身分是 屍王】以及【10被強襲者殺死了 身分是槍警】的兩個消息
「歸夜運氣真好 殺死了屍王」接著又聽到了另一段消息 【25被散彈射死 身分是平民】【1號被散彈射死 身分是平民】
【28號被槍殺 身分是爆破者】【7號被爆炸波及 身分是槍警】
現在 人數剩下了22人 我們進入了夜晚。
晚上 由於我並沒有事情可做 晶片強制我睡眠 不過我還是聽到了晶片的消息【15號被強襲者分屍 身分是平民 】【27號被武士殺死 身分是強襲 】
【14被屍王咬死 身分是平民】
【2、4被牛仔殺死 身分是平民】
隔天 我再檢查了一次晶片訊息後問21「欸欸21 你為什麼能殺2個人啊?」「我早上才射一槍 我理論上還可以再殺3個人 只是怕殺錯 或者殺到喪屍被殺死而已」
這時19說話了:「各位聽著。現在有兩個屍體孵化了 所有的屍體都被植入了種子」

話說完 原本已死的兩人變成喪屍衝了上來
「風 上吧 我給你神護了」歸夜說完 我拔衝了上去 斬殺8、30 以及查警說的29
【29被武者殺死 身分是復仇者】
只見勝利就在眼前 但最後的屍王20居然咬了在他旁邊的2、3後大叫「哈哈 現在所有人身分都知道了!!我還要怕什麼?大家受死吧!!」


見2、3被咬了之後 變成強襲跟爆破 衝了上來
歸夜叫了一聲 接著再說 「16 你們對付強襲 21射爆破 記得把爆破引遠一點」
我持刀衝向20 見20想咬我 我只好先打退堂鼓 等他露出破綻再攻擊
這時 七位平民站了出來 「現在 我們不幫忙大家都會死 不如犧牲我們吧......畢竟......我們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也沒意義了」
他們衝上去 用佩刀刺擊屍王 「啊啊啊 你們這些混......蛋......」屍王吼了一聲後 倒下了【20號被平民殺死 身分是屍王】
「很好!我們這邊也擊破了」【23號被刀手斬殺 身分是復仇者】【2號被特種部隊射殺 身分是強襲者】【3號被牛仔射殺 身分是爆破者】
見喪屍全被消滅 我高興的看了看大家
「......」好像想起什麼 我失去了笑容
沒錯 他們的刀只能使用一次 只要使用過後 便會爆炸...... 他們也會死
「欸欸 日風 出去之後好好過你新的人生哦」
「嗯 我會的......各位 再見。」
我閉上眼睛 聽到了許多爆炸聲 大家.....死了 只剩我們幾個......
歸夜脫離人造人後 帶我們回到公司大廳 此時突然來了一群記者 他們跑了過來 瘋狂採訪我們:「請問你們就是這死亡遊戲的實驗品嗎?」
「其他的人呢?是不是都死了?」
「各位安靜。」只見其中出現了一個人


「典獄長 不是跟你說不能對外透露的嗎!!」歸夜怒叱典獄長
「哦哦 是啊 不過呢 有的人在遊戲中刑期到了 理應死亡」 說完 他舉起手槍 射殺了除了我 歸夜跟21號以外的其他玩家後道「我只允許一個人離開」 「切 那麼這些記者又是怎麼回事?」只見歸夜的聲音變成冷淡 典獄長似乎害怕了「沒有啊 這些記者都是我的朋友 他們付許多錢叫我一定要給他們採訪......」歸夜再也聽不下去了 拔刀後說「嘎嘎 帶日風進去 並且關大門。」「哦哦好 日風 我們先進去 這裡交給月月處理」
「欸 月歸夜 你想幹什麼!!」「這裡的人 一個也別想走......」我跟著嘎嘎走進內廳 我不敢回頭 天知道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 我只有聽到無數的哀號與慘叫...... 本章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