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悍探》第一季第三集

「禮傑,離開了組織就別插手。你會死的!」神秘人緊張地說。
 
「逸然,倒是你應該跟我離開,不要再為噁心的八爪魚集團賣命。還有,我現在叫里傑。以前的一切,我都拋開了。除了你……」里傑正經地道。
 
「你不知道!這次來的是一支軍隊!千多個訓練有數的戰士,來港同時間搶劫全港二百多間銀行。所有銀行被搶劫幾多錢不是最重要!所有銀行事後因為市民恐慌而擠提,就會全港大亂,銀行體系崩潰。香港的股票市場除時倒塌,導致全球金融危機。這才是最大的重點啊!」逸然激動地喊出。
 
「居然……可惡啊!」里傑望著維港兩岸浮華的夜景,為將會被摧毀的家園痛惜。
 


「我告訴你,是想你知道事件的重大,並非你可以控制。你聽我說吧!我不想你死!」逸然突然撲向里傑,擁抱他。
 
面對逸然的柔情,里傑卻伸手擒住逸然的手腕,再用腳踢向逸然的後膝窩。逸然被踢得跪下來,手中竟然掉下一支針筒!飛簷俠放開逸然,拾起針筒,嗅一嗅針筒入面的液體。
 
「有人在監視我們嗎?你明知這種隱約有味道的毒藥不可能躲過我鼻子的。」里傑掉下針筒,以掌刀擊暈逸然。他親吻逸然的額頭,溫柔地放下他,再次消失於黑暗中。
 
「就憑你不知哪裡來的片面之詞,我怎可能調動全港的警察?」芷珊跟里傑在一條靜寂的隧道裡。
 
「八爪魚是世界最大的黑組織,是聯合國般的黑社會。全球多個黑社會集團爭相加入。當中以八個最大勢力的黑社會主持。要是發動一個如此大的行動,他們必定事在必行!」里傑罕有地露出恐懼的表情。
 


「小心!」芷珊推開了里傑,一支箭插入了芷珊的腹部。里傑立即向弓箭手發飛刀。弓箭手連射幾箭,把飛刀擋下來。芷珊把箭一下子拔出來,血如泉湧。可是,芷珊的傷口竟然很快合起來,結成疤痕。疤痕還慢慢變淡。弓箭手看得目瞪口呆。此時,里傑已來到弓箭手的面前。他右手以刀佯攻,弓箭手架起弓擋,卻先中了里傑的左拳。弓箭手用弓擊打里傑的右膝,里傑感痛倒下,順勢滾落地下,更放出飛刀。弓箭手用弓撥開飛刀,並快速從背後的箭袋拿出箭來,拉弓射向里傑。里傑反應神速,一手把箭接住,再運勁擲回給弓箭手。弓箭手眼見來箭的速度雖說不上很快,但勁力非凡,無謂硬接,打算伏身躲避。誰料當弓箭手注意力都在箭上時,有一把飛刀竟先於箭,快要插入弓箭手的氣門。他運盡全身的氣勁側身閃避,飛刀只能在他的右腹上劃出一條血痕。此時里傑乘勢鑽入弓箭手的懷裡,用過肩摔將他摔倒。弓箭手倒在地上,卻把里傑踢跌。弓箭手來一個「較剪腳」鎖住里傑的頭。此時,芷珊用槍指著弓箭手的頭。弓箭手看了看,無奈放開了里傑。
 
「我自己對付他就綽綽有餘,根本不用你出手。難道你怕我死了,再沒人與你共享這樣的靜寂夜晚,然後你就會冷你會寂寞?」里傑摸著自己泛紅的頸部,又回復輕佻的模樣。
 
芷珊用手銬把弓箭手鎖住,然後向他的肚子猛打幾拳。
 
「我不算出手,還沒有開槍,開槍要寫報告的。」芷珊冷笑地說。
 
弓箭手用日語說了幾句話,在芷珊眼中,他大概在說粗話,於是又重重打他幾拳。里傑摸摸自己的肚子,在旁看著別人被打,連自己都覺得有點痛。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