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悍探》第一季第五集(季度結局)
八爪魚匪徒立即向她開槍,但子彈全數穿過芷珊的身體。子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一點的痕跡。這是因為腎上腺素激發了她本來就超越常人的復原能力,使她的復原快得好像從來沒有受過傷。在場的警員有的以為自己眼花,有的以為子彈都射不中她。
 
芷珊邊跑邊開槍,但她手槍的火力並不足以射穿八爪魚緊身衣。直至射光手槍的所有子彈,芷珊也跑到匪徒的面前。她把手槍擲向一個匪徒,擊中他的手背,使他掉下機槍。芷珊瞬間去到他的背後,箍著他的頸子,但他用手肘把芷珊撞開。他再突然使出後踢,踢中芷珊的小腹,將芷珊踢開。另外兩個匪徒撲向芷珊,想要捉住她。她用側踢踢開一個,卻被另一個抱起了,再大力擲落地上。芷珊硬生生地撞到吐出鮮血。匪徒趁機拾起機槍,近距離向她掃射。芷珊急忙滾開,滾到櫃台前,又被一人拉住。她轉身一下勾拳擊中匪徒的下巴,然後連續用組合拳狂轟他。他卻紋風不動,更反過來抓住芷珊的頭髮,把芷珊的頭部猛烈地撞向櫃台。芷珊已感到頭昏眼花,腎上腺素的效力也消散得七七八八。可是敵人從不會手軟,她的頭再被撞多幾次,已經再沒有快速復原。她用盡最後的力氣,反手抓住匪徒的頭部,再用腿別摔將他摔倒。但又隨即被另一人用垃圾桶砍劈大腿。她乏力跪地,卻咬緊牙關。此時,另一個匪徒已用機槍對準芷珊的頭部,正要按下扣板機。
 
突然,外面拋來一個閃光彈,再配合強大的火力射進來。芷珊再無力也得跳到一張梳化背後。十多個穿有全副精良戰術裝備的人衝入來,很快就將五個八爪魚匪徒制服。煙塵慢慢消散,特勤隊隊長走過來扶起受傷的芷珊。
 
「我是反恐特勤隊第一分隊的隊長,羅頌軒督察。你是徐芷珊督察吧?來吧,場面已經受到控制。」羅督察準備把芷珊扶出銀行外面。
 
「去死啦!」突然有一個匪徒掙脫了,並拉開一枚手榴彈。


 
羅督察立即從後將匪徒摔倒,壓在手榴彈上。其他人也毫不猶豫,即刻伏在地上……
 
「芷珊!沒事吧?我老爸都來了!」阿龍一看到芷珊出來,就撲上去,推開羅督察,自己扶住芷珊。
 
「陳Sir!」芷珊看見阿龍的爸爸,推開了阿龍,立即立正行禮。
 
「Well done!其實情報科和反恐隊也早收集到情報,指有犯罪集團來港犯案。可是總查不到實際仔細的證據。後來我拜托了廉政公署,查到有些警員有問題。再三追查才發現他們也是八爪魚集團的,所以一直都查不到他們今日的行動。當阿龍來求我幫你時,我就知道,一直查的方向都是正確的。」陳警務處副處長解說。
 
「報告長官,反恐特勤隊、特別任務連、衝鋒隊、機動部隊和全港各區的重案警探匯報消息,全港的銀行都已受到控制。當中拘捕多名匪徒,但仍有部分逃脫,不知所終。但最奇怪的是九龍彌敦道774號的中銀分行,地底被炸了一個洞。」一警員報告。


 
「又是彌敦道?之前被打劫的金行也在彌敦道。」阿龍自言自語。
 
此時芷珊收到里傑的電話訊息。他說打劫銀行全都是掩飾或額外的獎勵,他們要的其實是埋在彌敦道中銀分行下,二戰時期日軍的生化疫苗。之前那個日本弓箭手也是八爪魚生化組織的人。之前打劫金行,應該是測試該區的警力。
 
「特別新聞報道,一小時前,發生了香港開埠以來最大型的持槍行劫案。據報指警方也展開開埠以來最大型的拘捕行動。當中參與單位包括反恐特勤隊、特別任務連……」路邊車上的收音機廣播著。
 
芷珊望著在藍天白雲上傲翔的一架飛機,她心裡想著:「生化疫苗,恐怕已經遠在天邊了。」
 
第一季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