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瓊華宣佈七月摺埋,把四層樓的商場收回,這個陪伴過不少香港人Hea時間的地方,最終都走上末路,教不少人婉惜。 對於我這年輕一輩來說,少了瓊華,莫過於使我們少了個泵波鐘、買潮物和拍拖勝地。 儘管我不認為,作為男生的我們,會完全享受著跟女友在瓊華裡面洗樓,逐間舖頭走一遍,為了只是買個心頭好的耳環; 儘管我不認同,潮童們非要花上千幾蚊,上瓊華買個「村上隆花花」,掛在背包上炫耀自己有多富有; 但這一次,我跟MK仔、潮童和一眾港男港女有著共同的感受! 因為,我們自此將會少了個聚腳點。



瓊華這次來個大翻新,聽聞是為了遲點把它租給大公司作旗艦店之用。

當然,大公司能夠付上可觀的金額,把四層樓一次過租下來,這樣的賺錢機會,見錢開眼的發展商當然不會吝嗇。

對於少了個地方行街,少了個搜羅潮物、有本地特色的商場,我們固然傷心。

但最傷心,莫過於一班在瓊華開業多年的小商戶們,剛剛才入了一車貨的他們,誰不知在農曆新年前夕,居然收到「迫你結束營業」的通知,這份厚禮,相信他們完全嚥不下,現在反而是慶過火屎。

不過這是商場管理層的決定,他們也無可奈何。



早個幾星期,才聽新聞得知,銅鑼灣利苑敵不過業主的變態加租,黯然要結束營業。

一些老字號、一些小本經營的生意,在大財團步步進迫下,生存空間越來越少。他們蝕的蝕,傷的傷,最好只好向現實投降,損手離場。

人情味的舖頭越來越少,千篇一律的大型商場、連鎖店卻越開越多。

這個,還是不是屬於我們的香港呢?

話說過來,大家會曾發覺,香港只有幾樣東西稱得上是世界前列的?



租貴、樓貴、密!

只隔瓊華幾條街的先達,門口有一檔經營多年的小食店,聽聞每月租金七位數計,不知道要賣多少串燒賣魚蛋,要榨多少杯果汁,才能回本。

銅鑼灣的羅素街,一個普普通通的地舖,租金更是數以億計,「成功爭取」列入世界紀錄。

樓價貴就眾所鳩知的,這頭有不少新婚夫婦儲不夠錢供首期上車,另一頭就有師奶和大陸客在炒樓。

至於密,說的當然不是地少人多的稠密。



雖然我也不曾猶疑過,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為何會容得下七百萬人,望望窗外,萬家燈火,盡是石屎森林,大家都住在幾百呎的鳥籠之下。

但是,活在香港,我們早就要有「生存而不是生活」的覺悟,此時還有四十九蚊明將壽司任食,我們都要懂得感恩。

我所說的密,是店舖的密。

無論我們身處香港任何一個地方,都總有一間7﹣11在我們附近。他們數量之多,可能比全港的電話亭和信箱加起來還要多。

也怪不得,有時候我們會聽到,這個街口的那間Seven會與對面街那間七仔「鬼打鬼」爭生意,這個景象,唯獨香港才有。

而最令我感有趣的,就是在每一間7-11裡面,避孕套往往都是放在當眼之處,位列於「益達香口膠」和「漁夫之寶」之間。

假若有一天強國人要來港掃貨,我絕不會擔心避孕套會缺貨,因為實在太多。

每次當我到櫃台付錢時,總會不小心瞟到架上的避孕套,它們總是原封不動的。



其實,便利店有這樣的安排,對於男仔要扮懶紳士、扮識friend,女仔也要扮純情扮矜持,帶著衛道之士的口吻,但骨子裡卻慾火難耐,恨不得立即去九龍塘「漫春天」、「理想」租兩個鐘,來個一夜夫妻兩百蚊的香港人來說,是十分體貼的。

不是百二蚊嗎?通貨膨脹嘛!

但是,香港人每天上完班,從「監倉」放監後,都露出一個喪屍般的倦容,還會有甚麼閒情雅致去享受漁水之歡?

自己的那話兒,不知是否物以主人形,受得太多上司刻薄無理的指責,都抬不起頭了。

而老婆的私處,跟月尾的荷包一樣,依舊乾塘。

也難怪在性生活滿意度指數排名當中,香港敬排末席。

所以,避孕套再多,也只是陳列品,是沒有人會去買的。



同時,便利店太多,也只會拍烏蠅,那麼開到周街都是的意義,在哪裡?

不說便利店,再說大型商場。

曾幾何時,我們開始覺得,走一趟大型商場,是一件比死更難受的事,因為儘管有冷氣不斷吹送,我們的荷包也捨不得掏出一個銀。

我們只見,一列列的,都是連鎖的餐廳、連鎖的服飾店、連鎖的化妝品店,還有連鎖的電器店。

結果,我們總會唸出幾個名稱,那些曾教你咬牙切齒的名稱......

還記得那天,你在大家樂,排隊買個四十多元的油雞飯,加杯紅豆冰要七蚊,你叫點單的要「少冰」,結果,冰比紅豆更多......

但是,你還是去大家樂,因為你覺得大快活更難食。

還記得那天,老母跟你去百佳,你問她為何不去街市,她說比較就腳,價錢不是問題。你看看那個價錢牌,原價總是吹到很大,你怎樣都不相信一杯合味道要十幾蚊,現在「勁減」,12蚊2杯,嘩,真是皇恩浩蕩啊!



還記得那天,你想Trade-in那部舊電話,你分別去了豐澤和百老匯問,他們的收入價都差不多,於是你就隨便去了一間放,然後那個售貨員跟你說,「個mon有黑點減一百、粒電花左減五十......」,好了,四百五蚊照殺。

這時,你才想起,旺角有成群先達佬以更高的價錢等你放機,......

還記得,賣衫的店子很多,後來你發現全都是假象,那些甚麼Chocoolate、Fred Perry、izzue原來都是IT的朋友來。

原來,你逛了兩層樓,都是同一間公司的旗下牌子!

當然,再上多一層,你嗅到那一陣隔著皮褸味的「香水徐」,就知道Bauhaus也不會放你一馬......

當你在別無他選之下,你也不得不屈服他們的淫威,乖乖地買下那件被靚女Sales千氹萬氹的Cardigan,回到家發現柒到甩碌,跟自己的造型格格不入。

你這時才茫然發覺,大商場的職責,就是要找水魚,搵人笨柒。



但是那些大財團才不理會你這麼多,不怕你不來買,只怕強國旅客不把貨品買光。基本上,只要是有價錢牌的,都會收歸他們麾下。

在小商戶紛紛收皮下,幾間大財團就有了大部份的貨源,經濟學上的寡頭壟斷,就出現了。

價錢,是由他們定的,你從不會知道他們賣的貨,究竟像那些新樓盤,發水了幾多成。

平時我們逛商場,都盯得價錢牌實一實,所以現在我們都不買名牌了。現在出外,倒不如找個地方吃個飯,又或者到那個新開的商場趁一趁墟。

那時希慎一開,大家都一窩蜂走去誠品,紛紛打卡化身有品味的文化人。合符香港人三分鐘熱度的心理,誠品現在回復一片寂靜,只是有時有幾個自由行當這裡是觀光景點而己。

你現在去誠品,也只會打書釘,除非那本書是誠品獨家發售,否則你不會戇鳩鳩地在誠品買書,因為稍為有格過價的人,都知道旺角那些樓上書店比誠品便宜得多。

希慎,只剩下樓下一班排隊入Holister的少男少女。

幸好的是,強國人不知道Holister是賣衫的,不然一定迫到仆街。

但不到兩百米處,一堆又一堆觀光客在參觀Apple Store,當然啦,iPhone、iPad這些都是回鄉佳品。

這時,Apple Store裡幾個著紅色T-Shirt的售貨員,操著半鹹淡的普通話,對著那個平頭陸軍裝的強國人恭恭敬敬。

他二話不說,一口氣買了過十萬元產品,全部當面用現金付清。

提著一抽兩袋的他,瀟灑的走出Apple Store,每一步都有上等人的氣焰。

時移物易,商場也只是因應著市場而變遷。

今日瓊華摺埋,下一個就可能到信和、潮特。

客觀來說,連鎖式店舖和大型商場是益了強國客的,因為他們可以不用大汗淋漓,在街上推推撞撞,而是在商場內嘆冷氣。

只是,一般的市民往後也再無法以平租一嚐當老細的滋味,只能淪為消費階層,被大財團每天強姦。

而我們這班紮根於此的香港人,萬一信和、潮特都不幸地步瓊華的後塵而結業,那麼,我們為甚麼還要出去旺角?

我只知道,當周圍也只是一間間倒模出來的朗豪坊,我們在裡面還可以像那些80年代的商場電視廣告,一邊攜著戰利品,笑著口購物,一邊唸著:「好抵呀!」,那個時候,太陽應該是從西方升起的。

總括而之,身處在香港這個大商場,大家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