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凱琳的睡房從小都髹了桃紅色,鋪了桃紅色的地氈...



凱琳的睡房從小都髹了桃紅色,鋪了桃紅色的地氈。
她父母的生意越做越大,由屋村搬到豪宅再到山頂獨立屋,但她睡房的顏色都十年如一日。
其實她很討厭這個顏色,土氣得很。但她父母卻特別喜歡。
什至她中學畢業,父親送她的跑車也是桃紅色的。
親友都說,凱琳是乖乖女,很順父母的意。
二十二歲那年,親友介紹了年青有為的藥劑師王家明給凱琳認識。家明才三十歲,已擁有自己的藥房連鎖店。很快他們便談婚論嫁。
結婚前一個月,凱琳的公司派她往星加坡開會。
會中,總公司的代表Kai雄辯滔滔,令她留下深刻印象。
晚飯時,凱琳和Kai同枱。Kai身穿筆挺的灰色西裝,用流利的普通話講他老家澳州的趣事,席上很多女同事給他逗得哈哈大笑。
晚飯後,燈光暗了,播出了慢歌。


Kai起身請凱琳跳舞。他的舞步很迷人,凱琳感到四周艷羨的目光。歌完結前,他挨近把一張鑰匙卡放進凱琳的手裡,低聲道:“這裡很侷促,不如到我房間暍暍紅酒?” 凱琳聞到他身上淡淡的古濃水味。
不久,Kai向各人道晚安,說明天還有早會。

十一點,飯店六樓電梯門打開,凱琳步下寂靜的長廊,來到六十七號。她手心出汗,心跳加快,慢慢推門進去。
房內開了一支燈,Kai背向凱琳,站在落地窗前,窗外俯瞰獅城繁華的夜景。
“Sweetie,妳來了。我特別為妳準備了一份禮物。”Kai轉身微笑道。
凱琳這時才留意到他湖水綠的眼珠,在幽暗裡好像透明一樣。
她接過禮物,打開一看,雙腳微軟,但又很開心。盒內是她很喜歡的黑色蕾絲內衣,是意大利最新款。
“喜歡嗎?”
“嗯。”


“替妳換上?”凱琳還沒有機會回答,他已用他強而有力的雙臂從後抱著她,單手解開她藍色的晚禮服。脫下禮服後,她有點害羞道:“我每次公幹媽都把我的內衣全換了桃紅色,你不會笑我吧?”
“You are gorgeous,baby .” 然後繼續從後替她換上新的黑色蕾絲內衣。
凱琳陶醉地閉上眼睛,Kai好像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然後是突然而來的一陣疲累,彷彿從體內深處升上來。

晨光射進房間,凱琳張開眼睛,房內只得她一人。她有點頭痛,想不起昨夜發生了什麼事。她寫一張字條後,忙穿上衣服回八樓。
電梯門打開,她離遠見到一個男生坐在她房門外。
是家明!凱琳用鎮定的聲線道:“你來了,好意外,一起吃早餐好不好?”
家明滿臉鬚根,雙目佈滿血絲,站起來,道:“妳為什麼不開手機!”
“噢,定是忘了充電。”她輕撥長髮。
“家裡出事了!昨天妳的家起火,世伯伯母,還有妳弟弟,都死了。”家明飲泣起來。


“不是真的。”凱琳搖頭道。
“我找妳不到,於是趕夜機過來,等了妳一整晚!”
凱琳慢慢跪下來,張口竭斯底理的吶喊,但口中沒有發出聲音。

二十二年前。
凱琳父親拜會風水大師周令官。
大師屈指一算,道:“大凶年,血光之災,生意大傷元氣。
幸好妳剛出生的女兒有九鳳吉星,只要她出嫁前貼身有桃紅色的物件護身,你們夫婦便大旺。緊記。”

Kai在凱琳的耳伴低聲說:“Sweetie,命運可以延遲,但無人能改變。”







《完》
初稿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