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玲看了幾眼,開始覺得不對勁了。“咦,怎麼內容這麼眼熟?”珈玲想了想,大驚:“啊!是影君的書!這些紙不都是寫作用的嗎?是草稿?”奇怪,天翼的抽屜裡為什麼會有影君的寫作草稿?

……

    待晚上,天翼回來了。

    珈玲一臉糾結的坐在沙發上。桌上都放著晚飯,卻沒吃。

    “做好了晚飯,怎麼不先吃?”別說是等他回來才開飯啊,這是給他的希望,會想多了的。當然天翼是想她這麼說了,卻看到她的臉色不對,怎麼美好的念頭都打斷了。



    “到底怎麼了。”天翼走到沙發旁,問。

    “唔哼……讓我想好了,再告訴你。”珈玲的臉比之前更糾結了。天翼覺得是自己問她怎麼了,才讓她更糾結的。所以自動走開到飯桌前,說:“那你慢慢想,我先吃飯。”

    當他準備開動了,珈玲一下子沖到飯桌前,眼直直盯視著他,不說話。

    這換天翼糾結了:“你…到底哪儿不舒服?”糾結的源頭是因為他自己嗎?敢情這是肯定了。

    “你……”珈玲依舊盯著他看,眼皮眨也不眨的說。



    “我?”

    “你,認識影君對吧?”

    這話一出,天翼瞪大著眼睛看著珈玲,身體明顯的僵硬著,直到手上的筷子掉了,才回過神來,心虛的拾起筷子。不回答也不說話。

    這些一一看進珈玲眼裡。

    “說話啊,還是你就是影君?”珈玲氣結的推了推天翼。天翼視線不敢對上珈玲的說:“怎麼老問這些有的沒的,趕緊吃飯。”



    天翼拿起筷子就要夾菜,珈玲立馬拍掉,“呀,這雙筷子剛才掉到地上的,還用?”她無奈的笑了笑,說:“看你慌了的樣子真好笑。不想被人知道的就別讓人看到啊……”

    天翼驚訝的看著珈玲,珈玲拿出幾張寫作草稿,說:“打掃的時候看到了。真大意呢,出門前就得鎖好放秘密的抽屜啊!糊塗王子~”

    說罷,珈玲給天翼洗筷子。

    天翼看著珈玲的背影,心再次為她跳動。

    他深吸了口氣,說:“我就是影君。”

    “真的?被我猜對了?!”珈玲洗好筷子,激動的跑到飯桌邊上。

    天翼點點頭,拿過筷子開始吃飯。

    “哇~偶像就在我的身邊哦!是真人啊真人啊!!!”



    ……

    這晚,珈玲興奮的重看一遍影君的書,一夜不睡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