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郁悶的坐在沙發上,打開手機,發現在中午的時候天翼給她發過短信:不用給我做飯了,我晚回來。

    這下珈玲心口痛得發火,早知道就跟宋威吃最後的晚餐了!

    可是她還是坐在沙發上,欲想等天翼回來。

    這段時間,她給子瑤打了電話。告訴了她,她這媒人成功了一半失敗了。



    只是,對於子瑤來說,讓珈玲喜歡上別的男人,她已經成功了。

    ……
 
    才跟子瑤挂電話,天翼就回來了。

    天翼才剛踏進屋內,就感覺死氣沉沉,兼且有“火氣”……

    看到了沙發上臉色難看的人,歪著頭說:“咦,怎麼還沒睡?”



    珈玲瞪了天翼一眼,哼了聲,不理他。

    “生氣了?為什麼。”

    她依舊沉默。

    “哦,是氣我沒回來吃飯嗎?”

    哇,一直都是他在說話耶。所謂的默默王子啊。



    不過,人始終有忍耐性這東西。“你倒是說話啊。”這句話,即使是個惜字如金的人,都會有機會說出來。

    “那個人是誰?”珈玲冷冷的說。

    這話一出,珈玲又有點後悔了。她算個什麼?這問題她有資格問嗎…這一問,就像她是他的女朋友或是老婆,然後發現另一伴出軌了,在審問……

    可是,她算個什麼身份?

    屋內很安靜。

    安靜得珈玲都不安了。她真不該問啊。

    “哪個人?”天翼靜靜的說。

    珈玲不敢抬頭,視線不知放在哪儿而看來看去,就是不敢看天翼。弱弱的說:“就…剛才跟你一起的那個……女的。”說罷,她的頭更低了。



    就因為珈玲不看向他,所以她不知道……此時的天翼笑開了。

    “你覺得呢?”

    珈玲苦了,這尷尬的話題還要持續啊?都要怒了。“什麼我覺得?我是在問你啊!那你就直接答我不行嗎?!”

    她站起來,直直看著天翼。

    這才發現,他在笑!

    “笑…笑什麼……”珈玲不自覺的往後退。

    “你這是吃醋麼?”



    天翼的話,讓珈玲一時被雷倒了,他是知道她喜歡上他的事嗎?想到這儿,當真倒在了沙發上。同時,天翼還不忙壓在珈玲身上。這壓迫感和肌膚之親,讓珈玲臉紅耳熱,視線該往哪儿跑?

    這是要珈玲說出來嗎?她才剛知道的,就要表白了麼?

    在她猶豫說還是不說的時候,天翼噗哈的笑了。然後眼裡划過一絲寂落,“那是我姐姐,親姐姐。”

    珈玲恍然大悟狀的點頭,認同著。可是不足兩秒,緊皺著眉頭說:“那你們為何要一起去看情侶首飾?還看戒指耶!”

    “呵。我們很久沒見面了,前幾天遇上了,發現她已經結婚了。過幾天是他們的結婚三週年,她想要選首飾禮物給對象驚喜,給男生選這些不都需要男生在旁邊,或是試用一下尺寸什麼的嗎?我只是在當這位置。”

    珈玲又是一臉“原來如此”,卻又在幾秒後發現不對。
 
    “親姐姐結婚三年了,你才知道嗎?”

    不久,她知道她說錯話了。看到他臉色猛的一沉,眼裡都是複雜。想到他說姐姐的時候閃過的寂落,還有他說‘很久沒見面’、‘發現她已經結婚了’就該知道他的生世看來不凡。



    她看他的眉頭始終皺得緊緊,抱歉的說:“對不起…我多管閒事了。”

    說罷,天翼笑了,是苦笑。然後說:“沒事,不用道歉。”

    之後,不是說笑,他果真沒事了。還精神來了的說笑:“話說,你吃錯醋了。”

    這話不說她也忘了。

    她,吃醋了。

    而且是吃了他姐姐的醋。

    珈玲感到丟臉的捂住臉,還不死心的反駁:“我、我我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吃醋了!”



    “那你害羞什麼呢?你喜歡上我了麼?”

    這下珈玲的臉更紅了。

    天翼心情好起來,看到珈玲臉紅更是樂得歡。握著起珈玲的手笑開了。只是,想到他所看到的,就有些不安。

    突然,天翼親吻了珈玲。然後抵住了她的唇,認真的說:“還記得三個願望嗎?第二個願望……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這一夜,很漫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