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請珍惜那個能與你磨 J 的女孩
------------------------------------------

Facebook 中從妳 Single 追看到 In a relationship 以至今日的Married。

終於,妳結婚了。

我沒有想過要搶新娘,妳沒有打算請我飲,都十年了。
我輕輕的在inbox 打上:





「恭喜!」

對上的msg原來己是上年的聖誕節,我留了句「Happy Xmas」,你回了我「謝謝」。

「近來好嗎?」
「可以呀,和阿欣三年了。」
「快d娶人啦。」
「……」
「我不請你飲喇,比餅咭你啦。」
「ok呀!費時我觸景生情!」




「收皮啦你,仲係講野無句真。」
「:P」

每次的約會我們總是依依不捨,年紀少,吃一餐KFC,遊歷潮特大世界,
不驚意地送你一個小熊維尼公仔,妳笑得合不攏嘴,半瞇着眼。

「我地…係咪真係可以好耐好耐果d?」妳總愛問。
「准我一生也愛妳一個…」我總愛抓緊機會說爛 GAG。

妳的笑容是炎夏綠葉間湛出來的赤誠日光。





站在妳家樓下愛民村的巴士站,依依不捨,一架又一架巴士駛個站頭,
車門打開,乘客趕忘上車,巴士司機向我望來,我微笑,搖頭。
緊緊牽着妳手。

「你怕唔怕夜呀?」
「唔緊要啦,仲有尾班車。」

我們拖手我們親吻我們擁抱,妳髮端很香,我疑問為何世上會有天使。
胸脯微漲的線條烙在我胸膛上。我右手一轉,緊緊把妳熊抱在懷內。

妳說很喜歡被我抱得透不過氣來的感覺。
緊一點,再緊一點。

隔着褲子,下體在妳的臀部上滑行。




我從後俯伏在妳的肩膀上,輕輕親吻妳耳珠,直到面紅耳熱。

妳喘着氣。

今夜有點冷,樽裝熱維他奶已在發售,何文田的四周格外冷清,我們卻很溫暖。
尾班車駛來,老練的巴士司機眼尾盯了我一下,
連埋站的意識也省卻。大力踩上油門,望着後鏡絕塵而去。

請珍惜那個能與你磨 J 的女孩。

他沒有說出口,卻讓風帶上了信息。

17,18歲的我們沒有上時鐘賓館的概念,沒有野戰地圖,
當然更不懂應用什麼殘廁,滑梯,網吧,K房…





就讓理性壓止一切,因為我們都是這般珍惜對方。

人大了,對事物有了另一層看法。

偶爾在寂靜街角看見那些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相互縷作一團,

「開房啦!核突佬。」
「連爆房錢都慳?」
「駛唔駛咁痴纏呀?」

我們被磨蝕得竟開了天眼看破世情。

老人拖着少女 -- 挑!咁細個做雞!
女人打量着男人 -- 揸咩車?住邊?租定買先?
男人走在女人背後 -- 狗公,服兵役。





每件事都有着其算式。

「喂。」在床上的阿欣說。
「今個月未過數呀。」
「係…遲左。聽日過番。」
「快手喇,唔係d息好貴。」
「唔…」
「係喎,我見到大埔果邊有d三百零萬既…」

沒有待她說畢,我縷着她,親吻着她,抱得她緊緊的。
被,蓋在兩個人身上。

「不…不…而家唔可以有BB呀,會整亂曬個儲蓄plan。」
「唔…又…係喎…」




「…無曬?」
「無曬喇…」
「咁…?」

我輕輕吻了欣的額角,撥了撥她的髮端,髮端很香。
有着和我一樣的洗髮水氣味。

「愛妳。」

兩人各自穿回褲子,各自閉上眼睛,然後睡去。

被,蓋在兩個人身上,卻仍覺冰冷。

風帶領着窗前的風鈴為我吹奏着歌曲。

歌詞中隱隱傳來:

請珍惜那個能與你磨 J 的女孩。

祝.妳.愉.快… 



中環塔倫天奴
http://www.facebook.com/liveincent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