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諸事繁忙,近數月頻頻會晤港鐵,想來每星期最少也有五天以上吧。旺角、大圍、火炭、九龍塘等更是熟悉,早已到達走完全程只看手機不看人也能成功轉線的境界。當然這是冷漠的話題,非本次主題。

八月二十六日,星期一,身穿紅衣的我站在大圍站月台,淡淡的平常的空氣裏右方進來一排車廂,我收起手機往前等著車門開啟,沒忘記「請先讓乘客下車」的習慣,我稍稍退向左。

車門打開,魚貫而出的人穿著淺藍衣服,少說也有七八個,微瞥一眼藍衣上寫著香港大學某舍堂,想起──現在是各大學Ocamp的季節呢。

然後腦海便接上分鏡,在擦身的剎那慢速,用第三人稱定格再定格。紅衣藍衣,相反方向,交錯,成了一篇文章的起始。太深刻。

倚在靠窗的扶手上發呆,頭腦運轉著,想起去年畢業的學長好像也是這個舍堂,想起自己心儀的那間在馬料水,想起曾有過的conditional offer,想起那個希望,想起結果,想起太多。



低頭是一身紅衣和上面的文字,代表一種很多大學生一生都得不到的成就,其實我得到很多了,甚至因此得到大學門票──更便宜的門票。最後仍是未能讀A1,放棄成績足夠隨便找個學位的忠告,我走上另一條路。人人忙著註冊ocamp搏盡無悔的時候,我在做自己的事。

這一年,我大學無緣,從上課只需乘巴士轉往悠長的港鐵線路。這一年,我需用一整年時間走這港鐵上的彎路。

想起放榜後伴隨的一系列副產品,面書上各位熟的不熟的網友好友不斷更新近況,有埋怨有激動有炫耀有興奮有刻意文藝,我被「洗版」了。此外面書還有更新學歷的功能,成功上岸的便相繼換上大學的名字。若發現有些人一直沒有更新,一直處於在讀某中學或於某中學畢業的狀態,我很明白,想來大多數人都是這個原因,很簡單的──不滿現狀。

倚在靠窗的扶手上我打開手機,搜索過去數年相熟的不熟的偶然想起的名字,名副其實的各奔前程,各有駐點。你在薄扶林,他在馬料水,她在又一城,或許會在港鐵遇上交錯,你們各有終點,我走著彎路。看見面書學歷處毫無變化的人,除非你們很熟且並無惡意,否則還是別問吧。

旺角站眾人轉線往荃灣,九龍塘到尖東要在紅墈轉車。我在港鐵裏進出來去,一整年都是彎路,在不是大學的地方,我要多走最少一年的時間。



車廂蜿蜒略過,在某站徐徐停留,我稍稍確定位置,下車。

二零一三、八、廿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