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年冬至是何等的悶熱,以致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至凌晨仍無法入睡。

好不容易有點睡意,尿意又襲來。睡還是尿?掙扎了一陣子,我還是爬了起身,摸黑前往廁所。

「咚、咚、咚——」甫反手關上廁所門,竟傳來有節奏的敲門聲。

我獨居,且才剛入伙不到一星期。

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躊躇著是否應開門察看,卻又生怕一開門,便有一無頭女鬼把我活活嚇死。



吸——呼——吸——呼——

兩回深呼吸未有平息我的驚恐,但也給了我至低限度的勇氣,扭動門柄。

這時,我才發現掛在門後的皮帶,正一下一下地敲打門身。

原來敲門聲只是來自皮帶的金屬扣,基於其慣性,在關門後不斷來回撞擊,不過是一個無趣的物理現象。

「三間半夜的,實在嚇人。」我一邊呢喃,一邊把皮帶拿下來。



我瞬間後悔了。

敲門聲未有止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