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銀】【第八章】

高級公寓裡,銀將小張駭回來警局監視器的畫面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對這件事情這樣的上心。是憤怒自己被其他人搶單了?還是自己對殺手這份行業感到無趣了?他也不曉得三分鐘熱度的自己能維持多久,但不管怎麼樣,至少現在的他覺得非常的興奮。或許自己以後該轉職當個偵探還是警探之類的哈。

反复看了多遍還是找不到任何線索的銀終於放棄了,他索性躺在自己的床上開始胡思亂想。

“那個警探這樣就相信了柴姐的話?就因為他們曾經有段曖昧不清的感情?”
“如果那個警探看見了自己,是否認得出自己就是當天在高樓的人?會逮捕自己嗎?”
“那個變態殺手的動機是什麼?為什麼成功後還要冒險地在死者臉上畫上笑臉?炫耀?報復?想出名?”
“下一個目標是誰?什麼時候下手?”



不知不覺銀就在這一堆亂七八糟的問題中睡著了。

第二天,銀睡到中午十二點才起身。他百般無賴的看著監視器熒幕畫面吃著早餐。他開始觀察著每個人的臉部表情,猜測他們來警局的目的。

“這個人這麼憤怒,一定是在報案投訴。”
“這個人這麼害怕,一定是做壞事被抓包了。”
“這個人鬼鬼祟祟,一定是怕被人認出。”
“這個人這樣春風滿面,一定是來偷情的哈。”



銀開始胡亂猜測,至少這樣讓他心情愉快多了。

“這個人的眼神這樣犀利,一定是來殺人的,哈哈。?”等等,殺人?

銀開始倒帶,將鏡頭拉近看那個人的面部表情。這個人微笑中帶點殺氣,眼神中夾雜著寒意。銀的殺手直覺告訴他,這個人不簡單。銀開始留意這個人的動向。在劉國輝離開進入警局10分鐘後,他將車子停泊在劉國輝車子對面,離開車子就不見踪影。在劉國輝上了車子之後的30分鐘後才看見他回到自己的車子離開,但是監視鏡頭沒拍攝到劉國輝車子的後座,所以他可能是從後座撬開劉國輝的車子然後在劉國輝的車子裡埋伏。時間點吻合,現在應該怎麼找出這個人呢?

銀將嫌犯的樣子拍了下來發給小張,希望他能夠透過網絡的力量尋找這個人。但是小張視乎一時也沒辦法。這讓剛提起興致的銀悶了一大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