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倘若世上沒有長久而完美的愛,你寧可選擇長久卻有缺陷的愛,還是短暫而完美的愛?



那刻,我真的以為我會就此死掉,我的人生會就此完結。

因為對我而言,在這個世界裏,真的沒有比了結一切更快樂。我寧可感受一次死亡的痛楚,也不想再多受一天這世界對我的折磨。
難道我錯了嗎?
不是人人也需要愛嗎?
父母的關愛、朋友的友愛、戀人的真愛……不論是哪種愛,沒有愛、得不到愛的人,跟行走肉屍又有何分別?活著,卻要過得比在地獄苦,那倒不如乾脆下地獄好了。

然而,回想起,要不是我有過糟糕的人生,我也得不到今天的快樂……

* * *



踏上鐘樓的階級時,我已為死亡作好準備。心跳沒有加速,因為早在我認知這是個沒有愛的世界時,我已失去心跳的知覺。
「噹…噹…噹…噹…」
雄亮的鐘聲落力地敲打著我的耳膜。
相信這是我最後一次站立在這鐘樓頂看著這個城市了。
從前我很喜歡三天兩頭便爬上這鐘樓,因為唯有這裏才能一眼看盡這艷麗的城市。如今這個城市再漂亮也留不下我了,它那份冷漠實在使人無力。
「噹…噹…噹…噹…」
鐘聲再次響起,該是時侯來個了結。

美麗而無情的城市,再見了!



我吸了一口氣,從鐘樓跳下去。正當我面臨地面之際,我被一道強光刺得雙眼無法掙開,然後失去知覺。

* * *

當我再次打開眼簾,強光已散去了。

我發現我正站立在一個望無止境的空間裏,遠處有一個人正走近。
欸!那個人……豈不就是我嗎?那個人愈走愈近,我下意識地向後退。



「你…你是誰?不要靠近!」
「用不著要怕我嘛!我不就是你嗎?」她一臉天真的樣子,微笑著說。
「哈?我不太明白…」
「我是來自另一個平行時空的你呀!我已找了你很久很久啊,幸好趕上了。」
「不…但…」霎時間,我完全無法不能理解她說的每一句話。「請先聽著我說,因為已沒有時間了!」
她從口袋裏拿出一件東西塞進我的手心。我打開手心一看,那是隻殘舊的陀錶。雖說是殘舊,但卻很精緻,奇特的是……錶面居然有十三點!?
「欸?為甚麼錶面…」
「對呀,這陀錶有十三小時。因為只有在時間的空隙,也就是陀錶上多了的一小時,才能穿越不同平行時空。」
「哈?那麼你為何找上我?」說著,本來像有話說不完的她卻突然沉默不語。那份沉默,實在讓我有點兒措手不及,心裏不禁一陣焦急。正當我想開口說些甚麼時……
「我患了絕症。」她嘆了一口氣說:「從前的我不孝,無視父母給予我的關愛,如今病倒了才自覺……我打探了多個平行宇宙的消息,得知你渴望得到愛,所以我在想,能否與你交換身份,由你代我做他們的女兒這角色。」
「這…太突然了啊!我無法一時三刻… 」
「只怕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剩下…不論是我的生命,還是陀錶上的一小時,也秒秒在倒數啊。」
「但你為何不趁著這剩餘的時間與他們… 」
「已沒有時間了,我相信若你願意,這會是個最好的決擇。」
「可是…」


「請相信我…不會讓你後悔。」
「也對的…無論甚麼也比我把靈魂獻給虛無更好吧!」我深深嘆了一口氣說。
「太好了!這隻陀錶會保護你的,你只管向前走,不要停。直到陀錶上的時針指向十三點,它便會帶你到達我的平行宇宙了。」
「那. ..你怎麼辦?」
「只要相信我就好了,走吧!走吧!」說罷,她推了我一把,一道強光又一次刺進我的眼球,讓我再度陷入昏迷。

* * *

「滴噠…滴噠…」

再度掙開雙眼時,我已躺在家中的牀上,這裏跟我昔日的居所也差無幾,唯一的分別是這裏多了一番家的感覺。
我望瞭望手中的陀錶 – 一時零一分。
「囡,吃飯了啊!」一把熟識的聲音響起,那是媽媽的聲音。
不錯,嚴格來說她不是我母親,但至少我一直渴求的愛今後能在她身上得到。想著想著,心中一陣熱血沸騰,雙腳步出睡房,慢慢地向飯廳走去。



* * *

來到這裏已十年了,我每天也過得很快樂。

這些年,我不是沒有想過回去看看,只是每當我提起那陀錶時,過去那些不想記起的片段不禁沖昏我的腦海,讓人不得不畏懼。
我不是不知道我所擁有的愛並非真正屬於我的,但至少我能無限期借走…哪管這只是幻影?那管這只是夢境?
相信世上是沒有長久而完美的愛。要我兩者擇其一,我寧可選擇長久卻有缺陷的愛,至少能免去失去時的痛楚。
不知道那個「我」現在如何?相信已不在人世了吧。嗨!遠在另一個銀河系的「我」,我有替你好好孝順他們啊!

還有,我好像忘了跟你說聲 –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