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各種女孩滲透生活,總有熟悉身影,挑動心靈,引來觸動。 來自筆者身邊,朋友身邊等。 或有經筆者修飾,但真實。 她們,總是存在生活。



各種女孩滲透生活,總有熟悉身影,挑動心靈,引來觸動。
來自筆者身邊,朋友身邊等。
或有經筆者修飾,但真實。
她們,總是存在生活。
───────────────────
我發覺有些人我們總是忘了如何認識,起始忘了,過程發展放大深刻,只記得很多很多的瑣碎事無聊事低能事。然後要說感覺說不出,總括來說──「朋友」,而且是真心的、會一直記住的那種。

「M姐!~」走廊那端一聲興奮的叫喊,沿路同學一一讓道,我看見一個傻大姐般的女孩,從那端一路跑跳,在距離數米處張開手,撲向我──身旁的M(那些女孩首篇主角)。差點整個掛在M身上化身樹熊,差點被撞倒的M伸出手扶著我才站穩,我回頭看Q的來路,東倒西歪的同學不是差點而是已經被撞到,正無奈的張望,像一堆保齡球倚在兩旁。⋯⋯

「哎呀哎呀」M無奈。「咩料」我輕輕解開Q的手,看著她。


Q是個簡單的女孩,比起同齡人,她太簡單。沒有特別美,甚至可說平凡,在年級越高越被MK風淹沒的校園裏,男生女生的瀏海越來越長,我一直相信核心價值是:看到越少面容便越帥/美。

Q總是一個All-back的髮型,我總是能完整地看見她的額頭。「去邊?」「電腦室。」
我路過電腦室,從被強行裝上windows7而導致光速的厚重電腦螢幕後,看見了她的額頭。「睇咩?」一邊探頭。

「幪面超人。」「我囧。」我囧,好有趣的興趣。然後在一大段時間裏,每次路過電腦室都能看見她頂著自帶的耳筒,聚精會神看著螢幕上的戰鬥。

太單純。

在日漸充斥日風韓流的課室裏,Q的形象彷似太陽光、太健康。一次獲邀打網球,那是第一次,除讓我知道自己不懂之外,也發現Q的另一形象。依舊是all-back加一根馬尾的Q拿著球拍左右遊走,發揮她的運動神經,像Q這樣不會刻意修飾外表的女孩,運動好彷似是應然的。我一直知道她是運動健將,但缺乏正面認識的機會。現在看到了,乾脆、直爽,我是形容她的球技還是性格?



大咧咧的女孩可稱奇葩,有時甚至令我有真漢子的錯覺。結果是不少男女(八婆除外)都很喜歡她,直率簡單惹人喜愛。好感度不斷上升,不過發展出其他感情就比較難了。

豪爽豪邁使人忘記她的女兒身……初中一次嬉笑打鬧中,一時興起的我順手在她肚上揮了一拳。笑聲未停中我看見她抱著肚彎下腰,狀甚痛苦。才想起多年訓練下我的手勁其實頗大,未有控制下我可能用錯力弄痛了她。我愧疚沉默看著她。

「哈哈無野啦!」過了好一會,痛楚稍退後她便展顏歡笑,繼續打鬧,滿不在乎的樣子。Q的樂天開朗,在充滿八婆的身邊特別鮮明。如果是其他女孩,輕則發怒沉默不理你;重則憤怒回打大聲罵;陰則假裝友好背後插;陽則理性指責不體貼……

Q選擇一笑置之,完全的不在乎。這件事我記住,她可能早就忘了。也許她看上去傻、呆,她豁達開朗。

在這種社會、風氣下,要遇上這樣的女孩可有多難,我感激身邊除了Q,還有一些具備其中特點的男孩女孩。如果有幸遇上帶著部分特質的人,請珍惜,絕對值得做朋友,真心的。



二零一三、九、二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6%B7%A1%E6%B7%A1/%E9%82%A3%E4%BA%9B%E5%A5%B3%E5%AD%A9%EF%BD%91/549852545049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