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大荒少年驕陽現  第一章  荒村
  南疆,大荒外圍。
 
  天羅大陸大致分為東洲、南疆、西域和北原,在大陸之外是一片不見盡頭的大海。大荒,位於南疆的極西面,緊鄰著西域的蠻荒。其綿延數千萬裡,多為荒蕪之地,因而得大荒之名。
 
  大荒只是整個天羅大陸裏南疆之中的一隅之地,也算得上是偏遠落後了。雖則這彈丸之地并不出眾,但外圍也有不少的村子如繁星般坐落其中,靠獵殺低階妖獸維生,這些大荒的居民都被外來者稱為「土著」、「野蠻人」等等。
 
  大荒外圍有三大村子,以及一些小村子,彼此之間或是友好或是仇敵。大部分的村子都會相隔數十里之遙。而三大村子,更是相隔約百多里,彼此成三角之勢。
 
  荒村便是三大村子之一,與同為三大村子之一的霧村互有合作,一同牽制隱隱在它們之上的霸村。
 


  此時,洛風坐在荒村門口的青石上,雙手托腮,口裏叼著一根枯草,眼巴巴地望著村外,像是在等待甚麼似的。西下的夕陽照在洛風身上,使他別有一番靈秀之意。村子裏的嬸嬸都在忙活,偶爾看向洛風,都會心微笑。
 
  忽然,洛風從青石上跳了下來,一臉興奮的望向村外,稚嫩的小臉紅通通的,煞是可愛。
 
  只見村外走來三十多人,大多是三四十歲的壯漢,還有少部分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幾乎每一個人身上都帶了傷,但全都興高采烈,臉上掛著笑容,因為有十多個人的肩上都背著兩三隻死去的獵物。
 
  村子裏的人都連忙放下手上的工作,紛紛出來迎接。
 
  「看來今天收獲很豐富啊!」領頭的老人問道。
 


  「村長......」回來的人中,領頭的男子剛想說話,便被旁邊的一個小伙子打斷了。「村長,我們今天真幸運,在狩獵的時候遇到了兩頭二級妖獸打架。我們先在旁邊埋伏著,靜觀其變,打算把輸掉的那隻妖獸殺掉。怎料到牠們竟然兩敗俱傷,於是我們一舉衝出,殺了牠們,還撿了不少被波及的一級妖獸的屍體呢!」小伙子一口氣說完,還激動得揮了揮拳頭。
 
  「二級妖獸可不是你們能應付得了的,大伙兒都沒事吧?」村長關心地問。
 
  「沒事,我們衝出去的時候那兩隻妖獸已經奄奄一息了,只是小夜被其中一隻妖獸的臨死反撲擦中了手臂,受了一點傷。」領頭的男子終於找到機會說話。他指了指站在人群最後方的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只見青年的右手手臂上有三道清晰可見的傷口,像是爪痕。
 
  青年身形修長,身高約有一米七,手上握著兩把染滿血的匕首。站在那裏沒有半點存在感,仿佛天生就是個讓人忽視的存在。若不是多年來眾人早已習慣,還真的沒人會留意到他。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鐵牛你下次別再帶他們做這事了,傷了孩子們就糟了。一會兒讓小夜塗點活血膏吧。」村長叮囑道。
 


  鐵牛是那個領頭的男子,高兩米有餘,武器是肩上扛著的兩把巨斧,是村子裏的「荒隊」的副隊長。「荒隊」由村子裏的男性組成,負責保護村子和外出狩獵。聽見這話,鐵牛像小雞啄米一樣連忙點頭,配合其粗獷的外表,甚是滑稽。
 
  「小夜,下次小心點,別太拼命。」村長的語氣中滿是疼愛之意。
 
  「知道了,村長。」名為小夜的青年點了點頭。
 
  「夜哥哥,你真的沒事嗎?」洛風早已跑到小夜面前,雙眼透出了濃濃的關切之意。
 
  「我沒事。」小夜給了洛風一個微笑。
 
  「好了好了,快點進去吧。我可餓死了,今天吃頓豐富的吧,讓孩子們也嘗嘗鮮。」鐵牛催促道。
 
  「耶!鐵牛大叔萬歲!」洛風和其他孩子一同歡呼。眾人哄笑。
 
  進了村子,眾人都忙了起來。


 
  篝火旁,洛風和其他孩子坐在地上,左瞧瞧,右撓撓,那急不迫待的樣子逗趣不已。
 
  旁邊,鐵牛帶領著幾個大漢把死去的妖獸一一分割,迅速的手法顯得純熟無比。那些嬸嬸則在旁分工,先拿著不少的小瓶子把妖獸的血液裝起來,再把分割好的肉放在篝火上烤,骨則以大甕封存著。
 
  「這些又夠孩子們用一陣子了。」村長滿意地看著收集起來的妖獸血和骨,撫了撫他那把白胡子,喃喃道。
 
  打獵得來的妖獸血和骨大多都用來給村子裏的孩子強化身體,有些也會用來制藥和打造武器。
 
  「洛風你偷吃!」小蠻忽然指著洛風笑道。小蠻是鐵蠻的別名,村子裏人人都這麼叫他。小蠻是鐵牛的兒子,比洛風年長一歲,身型是這一代中最強壯的,力氣之大比兩三個壯漢加起來也不遑多讓。
 
  「洛風你會不會偷吃啊!偷吃了也不擦嘴!」小九看見洛風的嘴邊還留著一點肉末,頓時笑得滿地打滾。小九比洛風還小一歲,因九月初九出生而得名小九,笑起來很迷人,十五歲了,還一副貪玩的模樣。
 
  「你還敢說別人,別跟我說你嘴邊的肉末不是剛沾上的。」小九的爹青狼笑罵道。青狼身高約兩米,雙眼銳利而有神,仿佛能看穿一切,直刺本心。他是荒村「荒隊」的隊長,與鐵牛分別負責村子的防守和外出狩獵。
 


  小九縮了縮頭,向青狼做了個鬼臉。
 
  眾人莞爾,洛風看見事情敗露,連忙擦了擦嘴巴,嘟噥著:「那我下次小心點好了。」眾人聞言,笑得更歡。小蠻和小九更是笑得說不出話來,一臉「我要笑死了」的表情。
 
  深夜,夜空上繁星閃爍,點綴得仿若一副棋盤。
 
  荒村最深處的一間石屋裏,洛風正盤膝坐在一個蒲團上,雙眼閉上,雙手捏著不知名的印訣,姿勢奇怪,彷如入定。石屋裏佈置得簡陋至極,一張石床、一張石桌、兩把石椅、幾個杯子和洛風身下的蒲團。
 
  「怎麼了,感覺到了嗎?」不知從何時開始,一個老人站在了洛風身前,仿佛憑空出現似的。老人滄桑的雙眼中帶著關切之意。
 
  「還是不能。隱爺爺,是不是我太笨了?」洛風睜開雙眼,一臉懊喪。
 
  「看來是血脈的覺醒還是要機緣啊。」慕容隱喃喃自語。
 
  「隱爺爺您在說甚麼啊?」洛風臉上一大個問號,樣子迷茫得帶點可愛。


 
  「沒事。今晚會有點吵,你早點睡吧。明天還要跟大伙兒修煉呢。」慕容隱若有所思,看了門口一眼,仿佛能看穿外面似的。言畢,身子一動,便從屋子裏消失了。洛風卻見怪不怪的樣子,撓了撓頭,身子一倒,躺在石床上,不一會兒便睡著了。
 
  「吼!」
 
  千里外傳來一聲獸吼,驚起一大片飛鳥。
 
  「吽!」
 
  從另一個方向亦響起一聲獸吼,像在回應前者。
 
  第三個方向,一雙翅膀劃破天際,一匹飛馬朝大荒深處飛去,一股恐怖的威壓從牠身上釋放出來,所過之處萬獸盡皆顫抖。剛才傳來獸吼的兩個地方,一頭巨猿和蠻牛緩緩走來。三者成三足鼎立之勢,散發出陣陣強大的氣息。
 
  「轟!」
 


  一道光柱出現在大荒深處,三頭妖獸馬上看向光柱的所在地,眼中都露出了興奮之色。似是三者都是為光柱而來的。光柱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前後不過三息。
 
  正在三方對恃之時,一個老人出現在不遠處。只見他漂浮在空中,一雙黑色翅膀在背後張開,渾身纏繞著一股不知名的氣息,宛如黑夜中的死神一樣。
 
  三頭妖獸一看見老人的出現,便戒備了起來。三者向彼此稍微靠近,隱隱成聯盟之勢,似是對老人有點兒忌憚。巨猿雖忌憚,但卻目中帶著挑釁。蠻牛更是後足瘋狂刨土,顯得蠢蠢欲動。飛馬則只是看向大荒深處,但眼中偶爾一閃而過的隱晦光芒卻被老人看在眼中。
 
  「幾位還是請回吧。」老人假裝甚麼都沒看到,下了逐客令。
 
  三頭妖獸仿佛沒有聽見老人的話,或是抑制不住,或是達成了共識,一起攻向了老人。巨猿居左,一躍百丈,雙拳連連揮動,一息內便揮出了上百拳。蠻牛居右,雙角冒出火焰,衝向老人時後足一踏,地面上出現了一條數十丈的裂縫,自身則飛撞向老人。飛馬居中,只見牠雙翅綻放出藍色的光芒,翅膀一扇,上百道風刃飛向老人。
 
  老人右手一揮,一團團黑霧突然出現,迎向三頭妖獸的攻擊。只見黑霧一卷,便抵消了三者的攻擊。三者不甘心就此放棄,再次攻向老人。老人面對圍攻,仍顯得游刃有餘。
 
  這一戰從夜晚打到了破曉之時,雙方的戰鬥把方圓數十里的土地都摧毀了。三頭妖獸眼看久攻不下,又怕老人喊來幫手,早已萌生退意。如今看天已破曉,三者抓緊機會,對老人虛晃一招,便各自退去。巨猿和蠻牛受傷最重,留下了一地的鮮血。飛馬傷勢次之,只是損了幾十根羽毛。老人反而受傷最輕,只是兩旁的衣袖破損了不少。
 
  「幸好牠們退走了,要不然再耗下去我就危險了。這一架消耗不小啊......只剩下不到一半的靈元了。」老人擦了一把額頭上的細汗,咕噥道。
 
  「異寶出世,只好希望那些人不要注意到這裏吧。」老人一揮手把地上的鮮血和羽毛都收起來,便一步踏出,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時間不夠啊,看來要提早開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