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於我而言……是個大鳥籠。

我不過是...當中一隻,為著鳥籠的觀賞性而努力飛舞的小鳥。

我得保持自己的羽翼豐盈得能夠令世人傾慕著自己。

為了使世人對鳥籠保持著高度的注目,我得忍耐。

我不過,是隻籠中鳥。



為了鳥籠的未來,我得與其他同被支配的鳥兒,以更優秀的下一代作為目標去交配。

這是我的使命....

只是,我也會渴望有朝一日可以從鳥籠裡離開,到外面的世界拍翼飛舞……

一日也好....半日也好........

然而,這些不過是不切實際的奢望。



使命,早自我形成的那一刻起....

當血液、由心贜流動到每一條脈絡的時候....

已融入了我的生命裡。

當我已經接受現實,對「自由」不存奢望, 接受著鳥籠所賦予的一切安排時....

—他,出現了。



他,的確....

很出眾。

那些貴族子弟的高傲自大,在他身上找不出來。

看著他坐在書房裡念書....

那種感覺......

嗯....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很難想像,他有能力打敗得了天槍。

也許這是命運吧?



這突然冒出來的小伙子.....

嗯,也好。

反正....我也不甚喜歡那些自以為是的貴族子弟。


「艾莎。」 這名專注讀書的男孩放低書本,凝視著推門進來的女孩。

這叫艾莎女孩看著男孩讀書那溫文的姿態出了神,一時忘記了敲門。

艾莎立時補回敲門的動作,問道:「你在看什麼?」

「啊...沒,這本書關於魔法的心得很特別,看著看著就著迷了....」



艾莎瞟了一下男孩所看的書藉,那不正正便是自己對魔法研究所著下的心得嗎?

一時間,她臉色泛紅,不知怎生面對。

「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啊,例如這裡寫道...心咒的瞬發技巧,將特定魔法的咒文與其他事物聯想在一起、在施放魔法時腦海回想關聯物.....咒文便更易完整浮現於腦海.....」

「我以前倒沒試過這樣,只是將咒文都記在腦海內.....」

男孩的心情雀躍,對於這個關於「魔法」的話題十分感興趣。

艾莎則是對這些讚揚感到別扭。



「我剛剛試了一下、想了個小魔法、將它的關聯物設定成.....你。」

「想了一個...小魔法?」

男孩的笑意又展、笑容中帶點尷尬:「...嗯,玩玩而已、沒有多大作用。」

他閉上眼、打開手心,寒氣自他掌中心散發、白煙漫漫。

白煙一去、一塊比拳頭還要大的冰晶出現在男孩手中!

艾莎認真的審視著這塊冰晶....上面的花紋竟與自己所穿的、裙子上的圖案一模一樣!

「.......啊!」她不禁輕嘆出聲。

男孩腼腆的遠望、似說非說的細語著:「不知怎地、看到這圖案,便會....便會想起你的笑容,對人綻放,卻又高貴、冰冷;冰尖銳利,卻令人想伸手掌握....」



艾莎仍然對男孩可以隨便「創造」一個魔法而感到驚奇、男孩的情話她倒沒有怎麼聽進去。

「呀,是不是...悶著你了?」男孩表現得有點失措。

艾莎搖頭:「沒有。」

她微微一笑,笑容有點生硬。

比她向著客人、刻意擠弄的笑容更加生硬。

只因這個笑容,是發自內心、沒有一絲造作的。

她不太明瞭「談戀愛」是怎麼的滋味;此刻種心底裡酸酸甜甜的感覺.....她有點享受。

她不想男孩誤會、身體不自覺要向他展露出笑容。

她已在言談之間、不由自主的想要取悅眼前這男孩了....

這....算動了情嗎?

這就是....戀愛?

也許,她也不必明瞭。

因為,在不久的將來,她就要嫁給眼前這男人了。

這個來歷不明,卻能將天槍打敗的小伙子。

這個將她原本被設定好的人生改寫的男人....

而且...他不是個戰士。

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魔法師。

一個足已配得上自己的魔法師。

「怎麼了?」男孩問。

「嗯?」

「在想些什麼這麼入神?」

「嗯.....」

「我在想,你的來歷....」

男孩笑了笑:「怎麼了、有什麼古怪?」

艾莎心想,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他整個來歷明明就有很多神秘的地方。

艾莎只知道眼前這人是個排名極低的使徒、完全跟自己差之甚遠;可是從他運用魔法的技巧上看,又不得不為他喝采讚嘆。

他不但擁有強大的魔力、在臨場發揮,應變的速度也是非凡。

不單是她如此認為,就連她那眼角高上天去的父親也不自覺為他鼓掌。

這麼一個魔法奇才、何以如此藉藉無名?

「這婚約.....你親人知道嗎?」

男孩搖頭:「我......」

艾莎彷佛在他臉上看到了一抹陰霾、卻轉瞬而逝: 「除了我媽媽以外、便沒有其他親人了。」

「她....會支持我的。」

男孩微笑、他的笑容中帶著柔和的暖意;簡直要將艾莎的冰冷的心融化。

明明,剛才的他還滿臉傷感。

「她常常跟我講,以後討媳婦,得挑個賢慧的.....」

他又笑了一下:「放心~你肯定是。」

在艾莎看來,這男孩有點傻氣。

年紀....也比自己要小上一點。

也許他也並非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形象,只是....這不過是場政治婚姻。

為的,是她們的下一代擁有更強大的魔力,令家族更加壯大。

比起其他不通魔法的門外漢家族....他已算是很適合的伴侶了。

這時,男孩將書本放好,轉身走向窗戶。

艾莎慢慢跟著他身後。

她內心雖然還未承認眼前這人是她未婚夫的事實,但她既出身貴族,便有貴族小姐的自覺。

對於將來的丈夫,她還是會以禮相待的。

他的目光凝視著窗外:「看來.....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呢。」

窗外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氣急敗壞的走向大宅、艾莎認得這人的身份。

她的任務指派員。

不僅如此,隨後的是數個灰白髮色的男人。

伊萬洛夫家族.....?」

一見他們模樣如此狼狽,公會定然發生了些什麼大事。

「我...我先下去看看什麼情況。」

「待會見,諾亞。」

諾亞給予她一個迷人的笑容:「嗯...。」

待艾莎轉身離開以後.....

那帶笑的眼神、那醉人的臉龐....

立時變得冰冷異常。




「怎麼會....在這時候回想起這些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