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南生圍

諾亞、楠芝、阿敏三人來到任務所說的地方,一個小湖的附近;有一座小木橋建在這湖之上。

由於這兒沒有街燈,除了月光映照之處,環境都很是昏暗。

諾亞依然穿著他的斗篷,他從斗篷裡拿出了文件夾住的古舊銀幣、交給楠芝。

「行過去木橋度,將佢掉落湖中心。」



「嗯...?」楠芝不明其意,她全然不知道銀幣的用途。

「過河費。」 楠芝才驚覺。

擺渡人其實即是船夫,收下渡河費,為一個個過客渡河;這隻名叫擺渡人的邪惡生物, 則為一個個新死的靈魂渡過冥河,到達亡者的一端。

要召喚他,當然得付船資。

「會唔會邪咗啲呀...?」



諾亞笑了笑:「你慌佢捉你上船咩...去啦,我睇住你。」

楠芝走到木橋的盡頭,往湖心擲出銀幣。

良久,亦無動靜。

她轉頭問道:「冇野發生哦...?」

諾亞卻一副認真的神情。



「楠芝!行番過黎!」

「嗯?」

這刻,平靜的湖面突然升起一道道水柱,面積很大。

好像有什麼要冒出來一樣!

湖水流竄之聲大作,湖心竟然出現了一個旋渦,一支鐵槳竟從湖底伸了出來!

一個人...一艘船,從湖底憑空鑽了出來!

在場的三人面對這種壯觀的場面也很是驚訝,就連諾亞也大感意外。

只因...船與擺渡人的體積,實在出乎他所意料!



本來擺渡人與一般常人的體積無異,這刻冒出來的...非但比常人高出一、兩米,他所作渡 的鬼舟也比平常的要大上四、五倍,簡直便與一條船般大小!

「......又判錯案。」諾亞心下抱怨,這敵人的實力定然超出C級。

「咁...大隻既!」楠芝的嘴都張成圓形,這要她如何面對這個敵人?

她雖站在諾亞身邊,卻不免心驚。

阿敏的嘴則張得更加誇張,原以為楠芝能夠一人輕鬆解決的她,這刻心情很是沉重。

擺渡人慢慢將船撐到木船上,他指住楠芝,一把怪聲從那邊響起:「
你...上船

諾亞在楠芝耳邊說道:「引佢上岸...同佢講,你唔係靈魂。」



楠芝將信將疑,行前幾步,對擺渡人喊話:「我...仲未係靈魂,唔知仲可唔可以登船 呢?」

靈魂以外......不得...上船。」

諾亞見他並無行動,命令楠芝:「用雷咒打佢!」

雷咒,轟雷*!」楠芝大聲一喝。

*轟雷 雷系高級魔法 以天上一道閃電劈在敵人身上

一道閃電從天而降,劈在擺渡人身上,一聲怪叫,似乎很是有效。

凡人...大膽!

他的鬼船微沉,竟是擺渡人借力跳起!



擺渡人一躍而起,轟的一聲,三米多高的巨大身材落到地面。

受...死!

楠芝舉起,便是一道閃電箭打向擺渡人。

擺渡人手一擋,鐵槳一掃,連帶諾亞一起攻擊!

他們各自往不同方向避開,諾亞似乎不打算幫忙,好讓楠芝一個多點表現。

鐵槳不住揮舞,雖然動作很是單純,速度卻不慢;每記揮擊都充滿勁力。

楠芝顯然在這兩天的迴避特訓下了不少苦功,她的動作比以前更加流暢。



「呯!」

鐵槳打在地上,碎石不免彈中楠芝雙腿,楠芝咬唇:「雷咒、閃電連射!」

她的手放出多發閃電箭,盡數打在擺渡人身上。

擺渡人不住退後,可是卻沒有太大傷害。

「諾亞!點解佢好似唔識痛咁既?」

那時阿敏從後打了一記風刃,擺渡人連頭都沒有回。

「係咩?我試下。」說完一舉手,一道閃電光速便打入擺渡人肩頭。

嗚呀!!!」擺渡人痛苦的叫嚷,提著燈籠的手軟了下來。

這一擊諾亞已留了力,卻很是奏效,先為楠芝廢了他一隻手。

諾亞笑了笑:「睇黎就似係識痛啦。」

擺渡人生痛,鐵槳一頓亂揮,打得楠芝東跳西竄,手忙腳亂之間,楠芝仍不忘「哼」的 一聲,回敬諾亞。

「雷咒、電球!」楠芝找到空隙,速唸電系魔法,手中凝聚閃電,渾然成球,一把擲向 擺渡人。

擺渡人用來擋格的手被諾亞電得酸麻,提不上勁,無法防禦;唯有硬生生吃下楠芝的閃電球。

閃電球打中他的頭部,幸然他皮粗肉厚,電得他發暈,他的頭猛力搖晃,企圖清醒下來。

楠芝微笑,自然抓緊機會:「雷咒,閃電錐*!」


*閃電錐 電系攻擊魔法 閃電以錐形旋轉,貫穿敵人身體

電錐打向擺渡人的胸口,使得他哇哇大叫。

鑽了一些,卻鑽不進擺渡人的身體!

擺渡人大吼一聲,胸膛往前一頂,將閃電錐沖散,咒罵:「
靈界...將降罪於你...!

他被廢的手竟能活動,他突然單足跪地,雙手交於胸前。

突然,紅色的目光凌厲,鐵槳一揮,竟然揮出了風刃!

楠芝及時反應,差點便要被風刃切斷半身,她滾到地上輕聲喘息。

「魔法?」

這時開始,擺渡人每次揮舞鐵槳,狂風便會大作!

勁風會撕裂他所掃過的地方、諾亞更加凝神,隨時便要為楠芝施放魔法屏障。

楠芝的電系魔法縱然會使擺渡人受傷,卻沒有放緩擺渡人的攻擊。

諾亞仍在一旁觀察,不打算出手了結擺渡人,這令他犯下了大錯。

敵人不僅是隻懂得用多種元素魔法的生物,而且還能使用炮級法術的可怕生物......



—————時間回到轟殺之後

「諾亞!!!!」

楠芝大叫,眼淚徒然落下。

風壓炮打在諾亞身上,諾亞的胸間整個被貫穿,他呆立在地,臉上謹有一絲驚訝的表情。

楠芝極不願相信這個事實,何以諾亞會被這不過塊頭大了些少的C級生物殺死?

他可是使徒的第一名啊!

她所仰慕的魔法宗師啊。

楠芝倒在地上,四肢無力,這個打擊令他崩潰。

阿敏看著諾亞被擺渡人一炮穿心,心情也很是異樣。

「佢...死咗?」

這隻不斷侵犯自己的禽獸...死了?

這個要脅自己會對付自己家人的惡魔...死了?

她...應該為自己的解脫而快樂麼?

她呆立在地,同樣不知所措。

這刻,已經無人可以阻止擺渡人。

擺渡人一步步走向楠芝,來到她的面前,叫道:「我...要引渡你的靈魂......到達彼岸!


擺渡人高舉鐵槳,便要劈在倒地不起、無力反抗的楠芝身上。

形勢危急,阿敏向著擺渡人不斷施法,將所有她熟練的法術都放了出來、擺渡人卻不為所動。

「楠芝!!起身呀!」阿敏大喊,她無力阻止敵人。

楠芝仍然倒在地上啜泣,她雙目無神的看著自己頭上的鐵槳,腦中一片空白。


死亡

鐵槳高高落下,打在這絕望之人的身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