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亞大宅

女皇切開這塊血淋淋的牛扒,吃得津津有味。

小雨看著那塊牛扒,實在覺得有點反胃。

女皇將一片牛肉吞下之後、血色的肉汁從她的嘴角流出來。

她「喔」一聲,拿出一塊白色的餐巾,往嘴唇邊輕印,將肉汁抹去。



整個動作....真是優雅得無與倫比。

再將目光移到自己的刀叉與牛扒....

小雨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吃得下去。

諾亞切著牛扒、當他叉起牛扒,正要放到自己口中的時候,身體突然抽搐了一下。


「怎麼了?」阿敏問道。



「有發現....」

他放下餐具,抬高手,那件白色的斗篷從他的房間裡飛了出來,被他一手接著。

「我出去了。」

「小公主、小雨...幫我照顧她們。」






即便有血魔之血加持、菲兒還是會感到痛楚。

指尖的血液愈積愈多,可以卻依舊佔不到什麼便宜。

「可惡的和尚.....!!」

菲兒臉部充血、喉頭隆起!

玄空一見、即時弓身,躲開她的血爪;玄鐵棍脫手而出、一擊打在她喉頭!

「嗚...咕!!」

菲兒痛得雙眼反白,準備吐出的鮮血登時吞回肚子裡!

玄空接著棍尾、運勁往她的頸項掃去!



一聲清脆的骨頭碎裂聲,菲兒整個身驅被掃出了六、七米距離,落到地上又拖行了兩、 三米。

玄空卻沒有因而鬆懈,他猛地回身、向世伯身後擲出鐵棍!

「嘖...!」

玄鐵棍擦過世伯身後的黑影,黑影轉身而逃。

他馬上奔向世伯:「有冇事呀?」

世伯看著玄空,頭冒冷汗:「玄....空...」

他白色襯衣的右胸位置開始滲出血紅色。



「幫我....要諾亞......照顧...阿敏...同...我媽媽...」

世伯!!」玄空極為絕望。

若不是他出動出擊、離開了世伯身邊...他也許還有救。

即便敵人是從自己身後發射出一記無聲的風針。

世伯!!!!!!


嘿嘿嘿....

羊角男在小桑的下陰摸了一把、發覺小桑還是流出了些分泌物。



始終小桑的身軀仍是成熟的。

在羊角男粗暴的挑逗下,還是會有反應。


「好痛...。」

羊角男握著陽具....對準小桑的陰唇。

「好痛.......」

在她的陰唇上下磨擦...

「好痛...........!」

羊角男的陽具開始往小穴推...



..........痛!!!


艾麗莎在直昇機的艙門外張望,只見遠處有一道極強的綠光正在爆發。

她的聖劍,抖得利害。 它感應到一般邪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艾麗莎看著遠方,皺起了眉頭。

直昇機正高速往綠光方向飛去....

玄空跪在地上,抱著世伯的遺體。

正要為她唸往生咒...卻發現後方有異動。

他放下世伯的遺體、疾步跑向騷亂之處。

只見行人路上,有四具被抽乾血液的乾屍......

— 
那隻女血魔還未死透!

玄空四處環顧,卻看不見好的蹤影....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作為出家人,這是最能夠降低自己嗔怒的最好方法。

因為疏忽, 賠了伯母的命....

因為好勝, 賠了世伯的命....

因為大意, 賠了幾個路人的命...


這一仗,輸得很徹底。

十八樓,火勢不斷漫延。

斷了頭的屍身,正被無情的烈火所吞噬。




諾亞如箭弦般在夜色下飛行。

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而他希望這念頭是正確的。

五件白色斗篷,正朝著綠光之處集合........



電話響起...

「喂....J?」

阿敏聽完電話,手腳一軟...手提電話立時摔在地上。

她捂著嘴,淚水開始落下。

她什麼話也沒交代,馬上往門外跑去。

「阿敏!做咩事?」

小雨見她慌忙而行、完全搞不明白她發生了什麼事。

「我屋企人..我屋企人.......我要番去睇下!」

阿敏語音嗚咽,也顧不了自己身上是否有錢、便往鐵閘衝去。

女皇問小雨道:「怎麼了,你追還是我追?」

小雨怔了怔。

「得找個人留下來照顧她們呀。」說著、往頭上扎著白紗布的婉琳一指。

「嗯.....我跟她們比較熟,還是我留下吧。」

女皇站了起來、墊了下腳:「好。」

一步一步、走向大門。

來到鐵閘之處、她的雙眼閃過一道紅光...

抬頭看了看月亮,身體突然化成一隻隻血紅色的蝙蝠,朝阿敏的方向飛去。



轟!!!!

一條巨形的樹根正往羊角男伸延過去!

一枝枝樹枝往羊角男一排排的激射而至!

「這女娃兒....!!」

他的額頭冒汗、面對這種情況,他心裡實在慌得很。

當羊角男要插入小桑身體時...腳上突然噴出一根根粗藤往羊角男攻去,一路將他趕出鐵籠去。

粗實的蔓藤正往羊角男腰間打去!

「啪」一聲、羊角男的椎骨被掃中!

他望向小桑那處、只見那個用來關禁她的鐵籠此刻已滿佈花草:剛才他踩到的異物便是一些樹苗嫩芽!

此刻、嫩芽已經暴起、成為巨樹!

樹根正如發狂般往羊角男襲來!

羊角背部受傷,難以閃躲,拚上死勁往前一撲!

砰!!

石屎地被樹根打碎、差點要了羊角男的命。

旁邊被困禁的少女被巨響吸引、紛紛呻吟、叫喚。

「咩事....呀..?」

「救...命、救命!」

羊角男大感不妙!

「幹....怎麼回事!」

立即施展他的絕活障眼法,在這無差別的瘋狂植物攻擊之下躲藏起來。

他躡手躡腳、慢慢往小桑鐵籠方向走位。

一眼望去...竟見小桑身體發出淡淡綠光,四肢有一些碧綠色的青芽,經過鐵籠,連接到石屎地上。

小桑閉上眼晴、看樣子似乎失去了意識,可是腳邊的草苗樹苗卻仍在擴散、生長。

附近石屎地已經被綠化,表面一層盡是草皮、樹苗....旁邊還有一條條巨型的樹根爆出, 頂開了她的鐵籠。


這女人完全改變了她身邊的環境構造!

巨大的樹根與藤蔓,仍然搜索著羊角男的位置。

羊角男暗自焦急,反倒後悔在此刻安妮、菲兒、面具男都不在的情況下對小桑出手。

這個麻煩,他得自己解決。


羊角男拔在藏在皮靴的匕首,正慢慢步向小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