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回到了家門前 這次心想著十分肚餓 還是先進屋裏找點吃的吧 然後就順理成章地再次推遅了打機的計劃


可是原來我沒有帶鑰匙 不是吧 早知道就不要這麼早就回來了 媽媽今天又要晚點才回來 妹妹她又去了學琴 看來這次要等上一段長時間了


「啊!!!!救命啊」突然從屋裏傳出了一段慘叫 是妹妹!? 沒有錯了 這把聲音 肯定是妹妹的 但是她不是去了學琴嗎? 這些都不要緊了


當務之急是要去救吾輩之妹 「細妹 你冇事啊嘛 快D開門啦」我不斷拍門及按門鈴 怎麼辦 難道她遭人強姦了嗎?所以才沒去學琴






不可以再等下去了 妹妹她有危險  平常看TVB 札好馬之後撞過去 門就會開了 嗯 這個方法也許可行


然後我就放下了書包 脱下外套 手握拳 放在腰間 雙眼合上 集中集中集中 可是突然腦海又浮現出剛剛在公園裏發生的色色的事


不行不行 我是正人君子 怎能被邪念影響 之後我就睜開眼 右肩向前 以好比沖鋒21的粟田的力氣撞向門






同時妹妹她打開了門 我就這樣撞向了鐵閘 '砰'的一聲巨響 連鄰居也馬上出來查看究竟 而打開門的妹妹則受嚇往後退了


我捉住了自己的右肩並痛得跳了起來 而妹妹則向鄰居苦笑示意沒有事 可憐一旁的我痛得要死


「搞咩啊你 好玩唔玩玩門」






妹妹她突然板起臉一臉認真地訓斥我


「你仲好講 如果唔係聽到你慘叫 我點會咁心急 係我衰擔心 自己攞尼既」


「哈哈 陳俊忠你真係好傻啊」


妹妹他先想憋著笑 最後還是單手遮住嘴巴笑了 我的妹妹會擺這麼可愛的表情嗎?


可能和她朝夕相對所以早已淡忘 眼前這位穿著粉紅色露肩上衣藍色熱褲 留著黑色及肩長髪的女主 其實是個很討人喜愛的小公主






從小到大 我和妹妹的待遇就有如天淵之別 無疑 她就是家中的小公主 家中的大大小小都十分喜歡她


每逢有叔父親戚家訪 他們都很喜歡搣她的臉頰 摸摸她的頭 奉承可愛的妹妹說她又美了等等 然後放下大額零用錢


而我 不要說搣我的臉頰 他們連碰也不想碰到我 現在我是有毒的嗎? 他們隨便留下一句哦 又長大了 然後放下小額零用錢


要是真的要比的話 有一個比喻很貼切 在家中 她就是人見人愛的費歐娜公主 而我? 相信你們也猜到了 沒錯就是史力加


不管何時只要她一哭 錯的就會是我 即使明明是她來搶我的蛋糕然後我只是理所當然地拿回






沒錯這位淘氣的小公主 和我一直有很強烈的對比 可是只要看到她的天真可愛 就會怒氣全失


兒時的她 除了外表可愛 還有好多可愛的地方 在打雷的時候 她會馬上的緊緊抱住我不放手


在有陌生的人來拜訪時 她總是站在我背後扯著我的衣服依偎著我 然後閃閃縮縮地伸出頭偷看


現在的她長大了 那份可愛雖然尚在 可是天真看怕早已不翼而飛了


「不過呢 咁先係我最鐘意既哥.哥.嘛」






她轉身往向另一方 把雙手合上放在後腰 回眸向我單貶眼而且嘴角微微向上微笑


這個笑容 是她早已失去了的天真? 我看得入了迷 一直注視著她


不對 她的天真不是不翼而飛了 而是尚在她身體 只是大家長大了 沒有以往這麼明顯


「扮咩可愛啊 快D扶我入去啦 好痛啊」


因為看得太久 所以我也要分散注意力






「啍 真係唔領情 係呢 做咩咁遲先番」


她無視了我的要求 自己走了進屋 結果我還是要忍痛自己拿了進屋


「我岩岩去左溫書啊 反而係我想問你做咩仲係到 唔係去學琴咩」


「你仲好講 臨走之前見到你條鎖匙放左係廳 未諗住等埋你 點知你依家先番 啍」


坐在沙發上的她鼓著臉並望向另一方以示不滿



「同埋呢 今朝講過既野 唔會唔記得架可」


妹妹她走到我臉前 叉著腰向前傾斜視著我 但我馬上望向另一方欲逃避她的問題


「算 肚餓啦我 總之依家快D煮野比我食啦


她收起了凌厲的眼神並自作主張開啟了公主模式


「下 我岩岩先整親 係都比我用跌打酒卒下先啦


「唉 你真係麻鬼煩 咁我番房啦 食得叫我」


然後我就到抽屜裏拿出黃飛鴻田七跌打酒50ML一支 並脫下衣服 坐了在沙發 打算揉一揉撞傷的右肩


我倒出了少量的跌打酒在手 頓時被跌打酒的味道弄得精神爽利 然後就很隨便把跌打酒塗在右肩上就算了


這時我眼尾
睄到這妹妹還站在走廊偷偷看著 終於她忍不住走了出來


「你真係 搽跌打酒都唔識 行開我幫你啦」


然後她就坐了在我的旁邊 搶過了我手中的跌打酒後同樣倒出了少量的跌打酒在手


低頭並用她那有跌打酒的手在揉我的右肩 在揉的時候她靠得我很近 在她身上可以隱約嗅到熏衣草的香水味道


這香水的味道和她很撘配 沉迷在這香味中的我 連被揉瘀青時的傷痛也拋諸腦後



「得架啦應該 你仲痛唔....」


突然她仰起頭來和我的臉近得都快互相碰到了


…………」


我們倆都保持著這個姿勢僵在了原處


她那像雪一樣潔白的肌膚 那微微濕潤著的黑色眼瞳 如夢般悅動的纖長睫毛 形狀姣好的筆挺鼻樑 還有那漏出些許呼吸的嘴角


我慌忙用力將身體向後仰到拉開了距離 這個動作讓右肩的傷口傳來一陣疼痛


欸....唔該唒....

唔....唔洗唔該....

我像是想要遮掩些什麼似的道著謝 妹妹她則重新坐好看向別處 


「係咁我去沖涼啦 媽咪都就番唔洗煮啦」


她急忙地跑了進房關上房門


那麼我也回房間好了


不久她就打開房門拿著衣服走到廁所沐浴 正當我累得要死時突然肚子痛


我馬上跑到廁所門前 在準備拍門之際 我聽到在門的另一側的妹妹在脫衣服 一件一件的衣褲掉在地下的聲音


然後我在握住的門柄裏感受到她把乾淨的衣服掛在門柄 然後她就把簾拉上了 隨之而來是花灑的聲音


突然我想起了今天早上看到的妹妹的身體 我馬上流下了鼻血 我跑到客廳拿紙巾止血


我昂首用手按住鼻孔 看著天花板 不知過了多久 妹妹從廁所出來了


她不斷用毛巾抹她的頭 可是 她穿上了一件不合身的腄衣 把她那誘人的身材曲線完美凸顯了出來


在緊迫的衣服上 她本來就不小的胸部變得更明顯了 害我又想起了早上的事


她邊吹頭邊看手機突然大叫



「下 媽咪話咩今晚咩10號風球冇船番尼話係外婆屋企住 叫我地自己汁生」


「下 咁我拿拿林沖涼啦」


可是為什麼突然有10號風球呢?明明就沒有在下雨.... 但是當我一看出窗 眼見雨是大得很


我馬上跑到房間拿了替換用的就到了廁所 一進到廁所 充斥著妹妹很喜歡用的薫衣草味沐浴露


我掛上衣服後便拉上了簾 隨便沖洗過後便穿上衣服出去煮食 一到客廳只見她伏在飯桌上按住肚子


「快D啦 好肚餓啦」


她搖搖著腿在撤嬌


「得啦得啦」


說完我就隨便拿了兩包即食麵去煮 原本的她看到晚餐是即食麵一定會十分不爽 可是她餓得如此 只要是可以吃的就接受了


很快地我就端了兩碗麵出去 妹妹她堅持不用筷子吃麵要用叉 所以我再進廚房拿了叉給她


在吃麵的時候 這個客廳顯得異常安靜 我們一言不發 就這樣靜靜地吃麵 很快就吃完了 她連湯也喝掉


正當我打算把碗端進去洗的時候 她突然制止我


「得啦 等我去洗 你抖下啦」


她意外地很溫柔


看看時鐘 發現已經差不多十點 心想著不如去睡罷了


然後就回到房間脫下眼鏡 躺在床上 過了沒多久 從門缝
漏出的客廳的光線也熄滅了


我打算蓋上被子睡覺 突然'轟霳霳'的雷聲把我嚇了一嚇 果然十號風球


這時看一看門口 發現妹妹就
扭扭捏捏的站了在門口


「欸...我....欸....」


她吞吞吐吐地說說 像是有話說說不出似的 但是我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看來是因為剛才的雷聲把她嚇壞了


「嗯 我明白啦 你等等 我依家過尼」


聽到我的回應後 她十分開心睜大了眼


我戴上了眼鏡 然後就和她一起走到她的房間


她馬上就爬上了床 蓋上被子


我拿了一張椅子坐下來看著她睡覺 但是她還是心緒不寧似的 可能是燈光問題?


「你洗唔洗開燈啊」「好啊好啊 快D開」


這傢伙明明想開燈又不說....真是的


眼看窗外突然閃了一下 不久'轟霳霳'的雷聲又再次響起了 這次比上一次更大聲


她嚇的馬上捉住了我的手



「得啦得啦 我係度啊 唔好驚啦」


「咩姐 咁我係驚架嘛 點唔好驚阿」


「快D訓啦 聽朝冇精神阿」


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她就是了


就這樣 她牢牢地
撓著我的手 雖然雷聲仍然不斷 但她卻沒有再害怕


而我此時也覺得很疲倦 慢慢身體開始乏力 眼睛不由自主地 慢慢 慢慢合上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