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神時某時,總有一些事情,會令你想用筆去寫你既感受,好似睇完流星少女,想寫你既感覺,睇完四月是你的謊言,想寫睇後感,而呢度,就係我寫下,我對事情既感受......



最近有一套TBB劇集講實習護士,當中古怪九吹,我估好多護士朋友都吊到九彩,但根根據香港人傳統統,又要睇,又要小老味既習性,我估都有一定收視。而講真,當中的內容又不完全係無中生有 (得一成真啦!),起碼嗰日我睇嗰一隻,就真真正正,曾經出現過喺我身上。
 
嗰集其實我只係睇咗一陣,但點解會吸引到我?係因為佢講緊岑麗香比個醫生屈佢。喺套劇入面梗係好似搞到好大件事,又阿DOM,又COS出黎調停,現實中,我件事只係好快被淡忘,亦都冇咩跟進,今日就同大家分享下呢個故事。
 
當時我已經唔記得自己係YEAR 3定YEAR 2,而當時我係同一個女同學實習。呢個女同學眼大大,塊面有點BABY FAT,唔係高,有D身材,笑起上黎都幾甜……
 
吊!SORRY!我唔係講緊愛情故事,係講緊真人真事,所以女同學呢部份都係SKIP咗佢……
 
當時我地兩個人要在一個兒童癌症病房實習兩星期,這個病房病人很少,但就充滿着悲哀和歡樂。(花生友﹕喂!火牛!你SHORT撚咗呀?講野咁矛盾既!) 我唔係矛盾,而真係咁樣。少朋友在醫院一定會玩,咁佢地玩既時候真係好歡樂,但佢地好多都有癌症,要接受好多好辛苦既治療,而且他們好多都好細年紀,見他們細細個已經要時常要捱不同既痛苦,真係好心痛。我記得我同學曾經因為見到佢地既辛苦而在病房喊了一場。所以,如果兒童癌病基金籌款,希望各位可以捐多點。
 


而事情係發生喺實習既第二個星期初。呢一日,有幾個小朋友要抽血。接受緊癌症治療既小朋友抽同一般人抽血係唔同,好多時這些小朋友會在心口有一條叫HICKMAN TUBE既管,粗幼同半隻手指差不多。呢條管直接駁去向血管,在抽血同治療時用。當時病房有幾位實習醫生,其中一個女既,棕色頭髮,頭髮長長,細細粒,但望埋去都幾靚……
 
(吊你!又講女!) SORRY!都係講番件事!件事就係同呢個實習醫生有關。嗰日佢一個人要抽呢幾個小朋友既血。每次抽血用既樽,都要在抽完血後,貼上病人料和化驗程序的LABEL。由於求快,呢個醫生一次過PRINT哂LABEL,再一次過抽哂幾個小朋友既血,最後一次過貼LABEL。你可能會覺得,咁既程序可以節省時間,又可以一條龍咁去做。但醫療野最怕就係貪快。當中成個過程最危險就係貼錯LABEL。血係冇識認,化驗室收到血樽時,你話係邊個,佢地就信係邊個。到化驗報告出咗,去到醫生那裡,只要上面既病人資料又一開始係錯,份報告都會係錯。而好不幸,當日就係貼錯,但唔知點解又被化驗實發覺到,所以先冇搞出錯誤治療的事。
 
當然,管理層當然要找出原因,而後來就有人找我和同學傾計。
「同學,嗰日係唔係你地抽血?」一個護士問。
「吓?HICKMAN一向係醫生抽嗰WOW!」我答道,亦都睥一睥個姑娘 (當然還因為佢樣貌一般!),這些規矩你唔係唔知呀?
「但係個HOUSEMAN(實習醫生)話係你地抽WOW!」
吊你!咁都得!當初我們是不知道該護士是因為貼錯病人資料而找我們問話,我們初初只以為她問我們是否曾經做了這事。
後來知道原來係因為有人要追查事情,亦因為有人怕自己實習時出錯會有麻煩,而推落我們身上。你又係實習,我地又係實習,你竟然為求自保屈我地!好在,有一位護士長為我們解釋,而同時鎖定係那個實習醫生。當然,最後我唔知個實習醫生點算,我只知道佢最後好似都唔認,仲請咗幾日病假,加上最終冇病人因為咁出事,以我既估計,件事應該不了了之。


 
其實我想道出既,唔係我地被佢屈好慘,而係對住病人,真係唔可以因為省時、貪快,而唔跟程序,要知道,我地省一分幾十秒,人地可能抱憾終生。可惜,由我做學護,到今日已經離開呢行,由於人手唔夠,病人急增,做事要快,要走位,繼續出現。
 
講真,冇人鍾意貪快,冇人鍾意搏,只係唔咁做,你發你手頭上既野,係做到斷氣都做唔完。
 
請醫院既高層,可憐下我地醫護,加多D人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