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日之後問番Cherry,佢話揀空中花園係因為好feel,容易製造機會喎。 

我就覺得佢睇劇睇得太多。 

不過負責空中花園都有樣好處既,就係唔洗做任何野。 

唔似生物丶物理科咁要準備展版,因為學校唔會俾你郁個花園。 

所以我地要做既野只有一樣,等。 





見其他組捱生捱死做塊board,我地就日日玩,超爽der。 

所以星期六日我周不時都可以同Cherry出下街,睇下戲咁。 

幾想時間永遠停留係呢段日子。 

肥豬個邊,我叫左Jason幫下佢,試下増加佢既自信。 

望到肥豬咁,我都不禁嘆一口氣。 





一星期前,我都係咁。 

Cherry既出現,改變左我。 

至於屋企個邊,我家姐成日都好夜先返,仲搞到屋企好亂,麻撚煩。 

但有時佢都幾好既,會請我出去食飯,請我睇佢想睇既戲囉。 

話說佢Whatsapp我話今晚出街食,預埋我,叫我七點出尖沙咀等佢喎。 





我見反正係屋企冇乜野做,不如早少少出去行下,所以我六點左右就係尖咀。 

話就話行街,但其實尖沙咀都無乜野岩我行,所以我走左去行商務睇書。 

書店最好既地方,就係靜。 

我隨手拎起本書,翻開到內文隨意睇。 

可能因為太靜啦,我開始回憶返呢一星期既事。 

首先,同Cherry由唔熟,變到而家好好感情。 

幾年冇見既家姐又突然返左黎。 

而家仲話要幫肥豬溝女。 





所有野都好似好突然,但係我好開心。 

我既青春應該冇浪費了。 

我望一望隻錶,差唔多夠鐘了。 

我放返低本書,返去地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