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而家既我比平時更加冷靜。 

MK仔俾人打會點?還拖係其中一個反應。 

俾我打個個MK仔帶埋佢另外個FD追出黎打我。 

呢一切我都預計到,我亦特登冇還手。 

我知道雙拳當然難敵四手啦,我要等。 





傻仔先會因為被人打一巴就發顛打返人。 

好快訓導們衝哂出黎,大叫停手。 

係而家了。 

我接住左其中一個MK仔既拳,再格硬同佢十指緊扣。 

我出盡力咁將佢D手指向後反,痛到佢鳩叫。 





呢樣可以話係我唯一可以做既野。 

訓導們好快就分開我地仲拉哂我地落訓導房。 

係訓導房入面,訓導們都係只鬧MK仔唔閙我。 

因為佢地所睇到既係:MK仔毆打同學,同學迫不得已還手自衞。 

佢地唔會知我曾經打左個MK仔一巴之餘仲踢鳩佢。 





因為無人信我會做呢D野,加上晨哥一定會幫我封住呢件事。 

所以無過幾耐,我就被訓導主任送上班房繼續上堂。 

臨上去前,我仲細細聲同MK仔講左句: 

「睇黎你兩個連垃圾都不如,單細胞生物。」 

呢次可以話係技術性擊倒。 

有時你唔需要夠對方好打先可以打敗佢地。 

只要動動腦筋,善用周邊環境就可以扭轉局面。 

我今次向所有人宣告左兩件事。 





1. 我魯路修並唔係垃圾,亦唔會永遠襯唔起Cherry。 

2. 我唔容許有人侮辱Cherry。 

但估唔到呢件事係之後會為我帶黎另一個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