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年飯之後我有七日既假期。 

呢七日我都唔會見到Cherry,只係用whatsapp傾計。 

反正所有野都準備好,呢七日就好好休息下,打下機啦。 

一上RC,得小貓三四隻上線。 

我:「喂,其他人呢?」 





Jason:「返哂大陸啦班契弟,LOL單挑?」 

我:「怕你麼,今日你會被我打敗。」 

之後我同Jason就開始左一場接一場既單挑。 

我好樂在其中,除左打機之外,Jason仲同我講左D得意野。 

Jason:「喂,陸運會你做唔做工作人員?」 





我:「多數都做架啦,我都唔會參賽,坐係看台又on99,做工作人員岩我。」 

Jason:「咁你想做咩位?」 

我:「未諗啊,都未開始報名。」 

Jason:「屌我有辦法啦,做鐵餅啦大把女睇。」 

我:「痴線你又走後門,咁幫我報埋啦,好兄弟。」 





咁就搞掂陸運會既野,有朋友真好。 

Jason好似又分左手,再次回歸我地兄弟既懷抱。 

佢大概都已經習慣左呢D情況,我完全冇係佢把聲度FEEL到唔開心。 

Jason:「喂,仲有件事想話你知,下學期UT全級頭20好似可以豁免補課。」 

我:「屌咁撚正!?完全係精英既福利喎。」 

Jason:「你肯俾心機去考都得啦。」 

UT係三月尾先考,認真讀下書應該可以做到。 

好,就做俾你睇!超越自己設俾自己既極限應該幾有意思。 





若然今次做到既話,或者可以去到神既級別? 

可以有同Cherry同等既級別? 

有部分人都開始對我改觀,今次成功既話大家應該都會對我改觀。 

唔會再笑Cherry揀左我。 

一切係為左Cherry。 

不過而家都係訓下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