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無風無浪,沒有風球亦沒有暴雨。   我在中午十二時後起床,窗外的太陽不曬。拖著懶軀走到客廳,弟弟在角落對著靠窗的電腦,玩他那些我在六年前已感沒趣的遊戲。   「唔,次次唔同,又好似差唔多。」「咦你啱啱起身?!」「係呀,你唔洗返學?」「我放左學啦!」   愕然的弟弟看著剛醒迷糊的我,把網頁遊戲暫停。我稍呆瞬即清醒,不自禁的咧嘴微笑,再而大笑。「你今日開學?哈我未開學呀,啱啱先醒!」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6%B7%A1%E6%B7%A1/462346637133713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無風無浪,沒有風球亦沒有暴雨。
 
  我在中午十二時後起床,窗外的太陽不曬。拖著懶軀走到客廳,弟弟在角落對著靠窗的電腦,玩他那些我在六年前已感沒趣的遊戲。
 
  「唔,次次唔同,又好似差唔多。」「咦你啱啱起身?!」「係呀,你唔洗返學?」「我放左學啦!」
 
  愕然的弟弟看著剛醒迷糊的我,把網頁遊戲暫停。我稍呆瞬即清醒,不自禁的咧嘴微笑,再而大笑。「你今日開學?哈我未開學呀,啱啱先醒!」
 
  充滿內心戲的表情動作顯示出不甘、無奈、羨慕、不解,弟弟看著我乾瞪眼。我轉身擺頭企圖甩出一個瀟灑的背影,浪子的髮型總是飄忽難料──因為睡姿,這是我在鏡子裏領悟的。
 


  鏡子裏是沉寂了漫長假期的香港學生,日曆月曆行事曆卻顯示每年開學的日子。忘記前幾天還是昨晚的事,生理時鐘亂七八糟整理出面書上學弟學妹的近況,趕功課、IES、不想開學……
 
  電腦前我總是偷笑的角色,緣於我早已逃離中學生活,各人討論開學各事,還有同齡人討論前路。夜深時分,我感覺抽離、淡漠。
 
  沒有感覺。
 
  開學,開學。過去總是八月最後數星期的煩心事項,為早起、為功課、為未知、為這為那的不自覺擔心。直至九月二日那天我看見弟弟開學放學回家,才意識到開學了──對大部分學生來說。
 
  當開學麻木,不再像過去那樣讓人擔憂,揭示我越過某個階段,不再為這個日子感到異常,沒有功課,沒有補課,完全沒有。我的感覺是:超脫了,起碼是離開我的中學生活──儘管一定有人說其實我離開的是最幸福的日子。
 


  不過現在是現在,未踏入社會,我依舊是個學生,就算知道將來看法可能截然不同,此刻,就開學不久的這幾天、前幾天、開學前的經歷──我比從前快樂,很多很多。
 
  再沒有每天定時起床,而是每天不同的時間表,沒有過往開學的氣氛,一切就像演練過去,自然地就開始了。
 
  新朋友新環境,新課堂新抉擇,每個階段有不同考驗,我選擇活在當下,不留戀過去,亦無事可留戀。我享受現在,喜愛現在,並將努力現在,未來就視為希望,希望現在做好,未來就如願吧。
 
  如此想來,開學實在不算什麼,或者俗套說:每一次新開始,也可當作開學。
 
  你怕你期待你擔心你準備你興奮你雀躍你睡不着。焦急到最後還是開始了,在開始後你才發覺,很久後再想起──一切就平淡的展開,很自然地開始了。如果淡然,如果人不把開學,或者任何起始的儀式當什麼特別事,就這麼淡淡然的開始,繼續,麻木一切,是好是壞參半吧。興奮是對未來的期待,淡漠是對現在的接受;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人要往前走。
 


  其實,沒有感覺。
 
二零一三、九、十五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6%B7%A1%E6%B7%A1/%E7%95%B6%E9%96%8B%E5%AD%B8%E9%BA%BB%E6%9C%A8/554706667897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