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份牛肺的真愛,你要唔要?





在一間人煙稠密的茶餐廳內,狗先生和羊先生坐在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靠牆位,吃著常餐A,窺看著十點鐘方向的短裙女生。
狗先生:「哇哇哇⋯好正阿!個波大撚到!係咪好True阿?好pool好true阿!」
羊先生:「邊個阿?」
「白衫個個阿!」
「好似好正喎。」
「係咪好pool好true阿?個波大過佢個頭阿!」
貓先生走向一眾禽獸們,遠處聽見狗先生的吠聲,坐在狗先生和羊先生的對面,坐在馬先生旁。
貓先生:「咩好粗阿?」
狗先生:「好pool好true阿屌你!」
當狗先生和羊先生的視線仍鎖定著白衣女生時,貓先生拍一拍馬先生的肩膀,




「做乜咁灰阿?」
只見馬先生垂頭喪氣,像他錯手殺死人而苦惱應否自首般,但此事絕不會發生在馬先生這種現實主義的奴才身上。
「唔好提啦⋯」
「講啦,你琴晚同Apple點啫?」
此問竟令狗先生和羊先生解除鎖定,引起了他們更好奇的雅趣。
狗先生本能反應地問「Apple?邊個Apple阿?」
「早兩個月入佢公司做個個阿,個樣似未成年少女個個阿。」貓先生答道。
狗先生一臉認真起來「個個唔錯喎個個,我有Follow佢IG,一睇就知係外表斯文內裡呻吟個隻黎。」
羊先生又為刷存在感而吐出廢話「喂開佢IG睇睇,無圖點討論阿⋯」
沒有人理會,貓先生繼續引導馬先生說出實情「琴晚搞咩啫?又食白果?」




馬先生終於開口講出謎底「唔係食白果,係食左阿⋯」
三人同時詫異起來「食左都咁灰?」
狗先生:「拿依d情況呢,以我遊戲人間多年既經驗,一係佢早洩加J細,比條女唱通街;一係就條女有病,佢無帶套奶左野,拿係咪呢!叫左你架啦!做人既野,飯可以唔食,教可以唔訓,套不能不帶!」
狗先生是一隻三頭巨犬,有三個人格,工作時的他斯文赫赫,談吐有禮,把客戶討得滿心歡喜,平常的他如同禽獸,真我盡現,眼中只有胴體,此刻的他超脫塵世,八百真言出自他口中。
「你地唔明架啦⋯」負能量從馬先生身上飄渺,那比思念的痛更痛,所因何事。
 
一個嫵媚的晚上,馬先生駕車到異風情酒店,打算跟Apple共渡難忘的春宵。
馬先生去洗手間先洗個臉,教自己不要緊張,豈料馬先生一出來,Apple已脫掉衣服,用被遮掩著身體,露出一副含羞的笑容,馬先生再也控制不了,上前與Apple擁吻起來,並走進被窩中深入虎穴⋯
「你知唔知我見到咩阿⋯我見到兩粒發左酵既提子乾同一大塊牛肺阿!」馬先生淚盈滿面地訴出心裡話。
眾人雅雀無聲,唔懂得回應。




「喂大佬,個塊野真係等同武林高手練足一百年先有咁既功力阿,係經過一重重既歷練咁阿!我本身諗住佢好純情,好天真,聖潔既女神個隻咁架麻!同佢一齊我有返中學時代初戀個種感覺,我係本住一份赤子之心同佢上床,仲⋯仲期待緊佢係咪處⋯點估到⋯」馬先生已經飽受煎熬,哭成淚人兒。
狗先生本能地回應「唔好咁傷心啦,換個角度睇,牛肺咪代表佢經驗豐富,咪好屌囉。」
馬先生用哭腔調回應「人地本身諗住黎真架麻…佢人又靚,性格又好,平時怕怕醜醜咁,我仲諗緊長遠發展,點估到會⋯咁樣咪即係話比我聽,其實佢十四歲就破左處架啦,仲比無數mk仔屌過,玩殘玩厭再到我手,喂!你出街食野都唔會食人地食過碗麵啦,更何況諗住食住家菜!住家菜唔一定要好好味架!係食份感情架麻!而家咁既情況我平伏唔到⋯」
羊先生又說廢話「咁又唔好咁快下判斷,你又唔知⋯」
話未說完便被狗先生打斷「屌你啦!唔通天生架?牛肺阿!係反哂皮個隻既牛肺阿!」
貓先生理性地說「講咁多,咁你咪又係屌左。」
馬先生:「喂咁人地除哂衫赤條條,禮貌上都要打完場既,不過事後我一直耿耿於懷⋯」
「咁你同佢而家點阿?仲有無繼續?」
「一陣約左睇戲囉,佢乜都唔知架,你地都唔好爆響口阿,等我自己思考下先。」
一名外表清純,鄰家女孩造型的女生走進茶餐廳,向動物們示以微笑。
馬先生警戒起來「殊!行緊黎!」
Apple:「Hi!」
眾動物們「Hi!」
狗先生:「你好阿黑森林。」馬先生用力踩向狗先生的腳。
羊先生看著面前的牛肺麵,放下了雙筷。




Apple向馬先生說道「就黎開場啦,行未?」
「走先啦,Bye!」Apple同馬先生示意離開。
狗先生「唉,金玉其外,巨肺其中⋯」
 
貓先生和狗先生走在街上。
「換轉係我都唔知點搞,好大打擊下」
「痴孖筋!你估睇AV咩?依d都有得比你簡架?」
「喂說話唔係咁講阿,雖則都無諗住件貨係一手全新啫,但用到殘哂點要得落阿⋯」
「有得咁計架?痴線」
「咁換轉係你呢?」
「痴線,阿May無可能係。」
「你屌左呢咩?如果係呢?」
「無可能!我同佢中五就一齊,點會有可能啫?」
「如果係呢?」
「咩意思阿⋯」「如果啫」「唔會係」「如果呢?」「係咪仲要問阿⋯」「好,唔問」




 
在貓先生的家中,貓先生和阿May在兩人世界中擁吻,一邊纏綿一邊走向床上,兩人躲進被窩裏,在這最甜蜜的一刻⋯
「Oh Shit!!!!」
 
貓先生和狗先生走到垃圾桶旁抽煙,狗先生再提起剛才的話題。
「認真,如果係既,有無所謂先?」
「咁如果你真心鐘意佢既⋯係定唔係,有咩所謂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