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到底是那裡出錯了?!」某天,我正為最新的故事《殺手的黑白世界》而煩惱,明明阿土的滑稽童年就能讓大家抱腹大笑,明明怪物的過去強得讓人雞皮疙瘩。但為何每隔一小時我都在推自己的文啊...   當時我像青蛙般蹲在椅子上發瘋地亂抓自己的頭髮,眼前像下雪般的頭皮屑掉到面前的鍵盤上,我雙手無力地顫抖著。「只好出絕招了。」我決定孤注一擲,拿起了電話,姆指抖動地按下電話號碼。   老實說,自從故事《消失的屍體》完了之後,我真的不想再聯絡這個瘋婆娘,回想起她拿著已乾涸縮小的劉sir眼珠在我面前拋來拋去,還多次不小心掉到我的腳邊了,那時候我發誓真要跟她斷絕來往。



殺手秘史]《一去不返的委託》 


「到底是那裡出錯了?!」某天,我正為最新的故事《殺手的黑白世界》而煩惱,明明阿土的滑稽童年就能讓大家抱腹大笑,明明怪物的過去強得讓人雞皮疙瘩。但為何每隔一小時我都在推自己的文啊... 



當時我像青蛙般蹲在椅子上發瘋地亂抓自己的頭髮,眼前像下雪般的頭皮屑掉到面前的鍵盤上,我雙手無力地顫抖著。「只好出絕招了。」我決定孤注一擲,拿起了電話,姆指抖動地按下電話號碼。 





老實說,自從故事《消失的屍體》完了之後,我真的不想再聯絡這個瘋婆娘,回想起她拿著已乾涸縮小的劉sir眼珠在我面前拋來拋去,還多次不小心掉到我的腳邊了,那時候我發誓真要跟她斷絕來往。




「Halo~」電話裡高音而心寒的聲線,害我差點失禁了。 


「喔...我是上帝,可以幫幫我嗎?」我說起新故事無人問津的事,但她好像沒用心在聽。 




「那又怎樣?」橘子。 


「請問,大小姐你、你最近有什麼有趣的事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嗎?」我嚥下一口口水。 


「最近喔~我在思考,「自由」到底是什麼?」橘子語重心長,但很明顯是的她在耍我。 




「去你屁的自由啦,你還不是專門亂把人禁錮嗎?」我很想把這句吼回去,但、但我沒這個膽... 

「呵呵,橘子小姐真愛思考啊,有更實質又有趣的事發生了嗎?」我竭力保持溫柔的聲線。 


「唔~我想想~」 

「......」電話裡沉默超過十分鐘了,我聽見橘子在電話裡的遠處發出高分貝的笑聲。 


「喂?喂~?橘子小姐,我還在電話裡咧!」我滿頭大汗。 


「抱歉,我最近養了一隻狗。」橘子。 




「然、然後呢?」這一點也不有趣咧,讀者想看的是變態!變態!變態! 


「牠是一隻獵犬!」橘子。 


「我想妳誤會了,我冒死打來不是為了聽妳的狗屁自由還有小姑娘的養狗心得啦!」我失控大力拍抬。




「來、來、來~坐下!手給我!乖乖乖~」電話遠處再次傳出聲音,橘子看來又把電話放下了。 




「抱、抱歉啦,橘子小姐請妳說一下妳的小狗狗吧...」我撤底地認輸了。 


「牠叫洛奇。」橘子。 


「真土氣的狗名...」我沒說出口,只是乖乖的聽著。 






-橘子- 





那天,我千辛萬苦地在家樓下的小巷子裡找來了幾隻老鼠,就是為了把洛奇訓練成一隻全能的獵犬,起初我都把老鼠先弄死,然後命令洛奇去把老鼠咬碎,但洛奇始終是未經訓練的狗隻,牠還是對血腥味有點抗拒,但經過我悉心的教育下,牠已能毫不遲疑地將我拋出去的老鼠撕過分碎。 


有見及此,我便把訓練升級,找來了活生生的老鼠,街上的流浪貓、狗。洛奇的體型比牠們都大,所以能夠輕易地壓製牠們,以及撕破牠們的喉嚨。漸漸的洛奇好像也領悟到狩獵帶來的快感,我找來了體型較大的流浪狗,雖然在博鬥的過程中洛奇也會受傷,但牠都能很瞬速地將牠們解決。洛奇最喜歡在撕破對手的喉嚨時大喝牠們濺出來的鮮血,每次看見洛奇喜悅地吸吮垂死的狗隻血液時,我身為主人也感到欣喜。



. 漸漸地房間裡的狗隻屍體堆積如山,我也沉醉在訓練洛奇,所以懶得打掃了。只好再訓練一下洛奇別浪費狩獵到的獵物,除了要舔乾淨獵物的血液外,還需要學會吃掉牠們的肉,這樣我就能省下買狗糧的錢了,又能更方便地打掃房間,真是一舉兩得的方法。 



可能是要吃同類的肉,讓洛奇起初顯得有點為難。但調教寵物所需要的是耐性,最終洛奇都被我的真誠打動,津津有味地吃起流浪狗的肉,還把博鬥時濺得房間到處都是的血液舔得乾乾淨淨,我真是一個教育有方的主人。 





多個月後,大廈附近的流浪貓狗已被我抓得七七八八,洛奇也對這些獵物開始感到厭悶。我又懶得去更遠的地方把流浪狗帶到家中,於是我只好轉移目標的到附近的公園抓住單獨行動的小孩到我家跟洛奇玩耍,洛奇對這新奇的獵物很有興趣,由於獵物大多是小孩的關係,洛奇的身軀還是比較大,所以很輕易便將小孩壓制住,再大口咬破小孩的喉嚨。小孩子的哭聲讓洛奇更是殺得興起,有時候還不會先咬斷小孩子的氣管,就直接將他們的手、腳咬碎,小孩崩潰的叫哭聲讓洛奇興奮極了,我每抓來一個小孩洛奇就能享樂過兩、三天了,等到小孩子都放棄抵抗或叫喊時,洛奇才會把小孩了結掉。 





「這不過是普通的獵狗咬人嗎?你已經這樣就能滿足一眾變態的讀者嗎?!橘子你真是變了...」我失望地搖著頭,但還是靜靜地聽橘子說故事。






-洛奇- 



那天,我受到委託,要把一名女子殺死,她的來歷我不清楚,為什麼要殺她,我更是沒興趣知道,我海裡只會想著報酬,只要你給錢,我連耶穌都能將衪殺死!這!就是我洛奇的作風! 


根據資料顯示,我來到目標所住的地方,是一棟很普通的大廈,目標的單位也不見得有特別防範敵人的設施,看來這是一單穩賺的委託。我輕易地用工具將門鎖解開,房子內一片黑暗,就算以我黑白色的視線也很難看清四周的環境,於是我伸手摸著四周的牆壁前行,這冰冷的感覺讓我覺得摸著的是石製的牆,竟然有人把自己房間改裝成石牆?!真是個該死的怪人。 





「喀嚓...」房間的大門突然自動關閉並鎖上。 


「?!」洛奇反應朝大門的方向開了幾槍,可是只聽見子彈擊中石牆的聲音,看來大門內部也改裝成石牆了。 

 
「媽的!有人嗎?快給我滾出來!」自覺中計的洛奇慌忙地大叫起來,朝著多個方位開槍,可是傳來的一律只是擊中石牆的低沉聲響。 

 
為了省下子彈,洛奇停下胡亂射擊,反而冷靜下來周圍的動靜,可是周圍並沒有任何移動的反應,洛奇深信敵人一定是在這石房的外面等待著,這是一場耐力的比拼! 



「嘖,我可是訓練有素的殺手啊!」洛奇坐下來,右手緊握手槍靜聽著周圍的聲音。




. 這一坐,就是一個月了.... 



雖說洛奇是訓練有素的殺手,可是人類的身體也是有著極限的,不吃不渴的洛奇在第七天已開始有脫水的反應,為了求生以及保存反擊敵人的體力,洛奇只好渴自己的尿。到了第十天,洛奇甚至要吃自己的大便來勉強活存。這對殺手來說是多大的屈辱,洛奇有想過自殺,但這不是他的作風,他最後還是堅忍下來。 


到了連握手槍的力氣也沒有,洛奇很後悔當時沒有自殺死掉,因為被飢餓重重折磨後,洛奇早已忘卻什麼是自尊了。但今天,石門終於打開了,可惜洛奇並沒有逃跑的力氣,他只是努力張開眼睛,看著打開門的人...是一名年輕的女子,今次的目標...橘子。 



橘子並沒有殺死洛奇,只是靜靜的把兩樣東西扔到洛奇面前,然後就重新關閉石門了。洛奇看著這兩樣東西,是狗用的頸項,和狗用的飯碗....... 



洛奇並沒有覺得受辱,只是痛恨為何那是個空空如也的狗飯碗。但他明白那女子的意思,他伸出早已將肌肉跟脂肪都耗盡,只剩下皮跟骨的手,拿起頸項,將它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第二天,橘子再次打開石門,她把香噴噴的飯菜倒進狗飯碗裡,然後把石房閉上。洛奇沒有遲疑,用手掌跟膝蓋像狗一樣匍匐式前進,再一頭栽進飯碗裡吃下橘子留下的狗飯菜。接下來的數天,橘子都依時把飯菜送到洛奇面前,即使洛奇早已回復原有的體力,但他依舊用狗的方式吃著橘子送他的食物,早已將殺手的委託拋諸腦後了,也同時將自己是人類的身份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就是這樣囉~」橘子。 

「洛、洛奇現在還在你家嗎?」我整個人都露出冷汗。 

「對囉,牠在跟我玩拋接球~」橘子一副優栽悠栽的聲線。 

「哈...哈哈...真是聽話的狗狗啊...」 

「還有什麼想知道嗎?」 


「不、不,我受夠了...再見。」我腦海想起一個人形犬用口咬破動物的喉嚨、以及吃著小孩的四肢的詭異畫面。 


「橘子小姐,你果然一點也沒變啊....」這是我的結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