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環繞單車或S機關所發生的短篇故事



二百年一遇的大雨與世界末日

在葵青瑪利韓書院內,一班中四的同學在轉堂時討論著昨晚的大雨。

「嘩,昨晚的天氣超嚇人啊!由黃雨變紅雨再變黑雨,才不到一小時。那時我正在室外,超狼狽的。」女同學A說。

「你在室外狼狽很正常,但我在室內的『漏甩城』一樣可怕,整個商場就像『水母間』一樣,到處都是水。」旁邊的女生B說。

後排的男生C也加入討論:「我在黃大仙港鐵站也看到室內瀑布,簡直是奇境!黃大仙顯靈啊!」



班中的歌王Sum Hui,這時有感而發唱起歌來:「世界末日到了麼♪~別理終結會如何~不必想得那麼多~但願這刻不錯過♪~」

物理老師Simon剛到達了課室門口,聽到他們的討論,就邊步入教室邊說:「只是大雨一點就說是死界末日?那麼打十號風球時,不就是宇宙大崩墜?」

女同學A語帶不滿地反駁:「老師,昨晚不只是下雨啊,還有落雹啊!」

男同學C也加入支持女同學說:「對呀,而且到處都水浸,整個香港在數小時內變成水世界,跟挪亞方舟的故事不是很像嗎?不是世界末日是什麼?」

「不要危言聳聽了!如果是世界末日的話,你們今日還可以安然上課嗎?到處水浸,只是不過是去水系統無法應付昨日突如其來的大雨罷了。」Simon走到黑板,就這個題目解說起來:「香港的水渠,一般設計成可抵受50年一遇的大雨,但昨晚的暴雨因為來得太急,到達了200年一遇的水平,才會導致水浸,這些都可以用科學解釋得了,不用說到世界末日這麼誇張。」



「Simon,可是你說的200年一遇的大雨,好像早幾年也出現過,200年原來過得這麼快?我們全班都已經是200歲人瑞了嗎?」男同學C話畢,全班哄笑起來。

「大家靜一點!所謂的200年一遇,其實只是重現期(Return Period),是統計學的概念。簡單來說,200年一遇的大雨,就是每年有1/200的機會、即0.5%會出現。所以,一切都是機率已而,即使今年已出現了200年一遇的大雨,下一年還是有0.5%的機會會再出現;再極端點來說,昨日出現了的大雨,今年內也可以再次出現,並不一定要等200年後才會遇到。」

聽到Simon的解釋,男同學C尷尬得漲紅了臉,默不作聲。

稍頓一下,Simon繼續說:「另一方面,計算重現期的數據,亦可能是造成誤差的原因。重現期計算是數學統計,因此必須有統計數據支持,而有關數據都是過去的資料,例如天文台曾在1981年做過香港雨量分析,使用的數據是由1889年至當時的數據,而土力工程處亦在2000年作過相似研究,所使用的是他們從1984至1997年收集的數據。由於這些皆為歷史數據,近年來因溫室效應而導致的天氣反常、極端天氣等,未能即時包括在計算之中,也未能反映在計算結果。因此實際上極端雨量出現的機會,比以歷史數據推測出來的機會來得高。所謂200年一遇的大雨,實際出現率可能不單比0.5%高,甚至是推測的數倍以上呢!」

「哦。」同學們發出一聲慨嘆,表示明白。女同學A追問:「那麼我們可以怎樣避免這種水浸發生呢?我不想經常對這樣可怕的場面啊!」



「這就簡單了!導致的天氣反常的主因是溫室效應,所以大家只要努力保護環境,減少製造溫室氣體,天氣就慢慢回復正常的了。好,這個話題到此為止吧!我們繼續上一課的內容。上一堂我們提到⋯⋯」

***

下課鈴聲響起,Simon離開了課室,到教師專用洗手間稍作休息。

在空無一人的洗手間內,Simon對著洗手盆的鏡,展現出一副猙獰的面目。他回想著剛才的小插曲,不屑地自言自語:「哼,傻的嗎?都中四了,竟然仍相信單靠環保就能拯救地球?真是比教育電視還要老土!

地球的污染,已經到了無法回頭、不可挽救的地步了。要避免人類滅亡,就唯有令人類加速進化,才能適應及後出現的惡劣環境,這正是組織所實行的『腦潛能覺醒計劃』的真義。

這一點點小事就說成是世界末日?你們這群幼稚的學生,看來不跟你們上一課,你們是不會明白的了。好吧,我就讓你們親身感受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嘿嘿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