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大學不大,但在同一個校園下,總會有人與你擁有另一個世界,而他們的天空是格外蔚藍。在這侷促的市區校園中,混噩如我從不知還有這麼一個文學桃花源,雖然這所大學是以文科起家。這個烏托邦中住著一群文人自得其樂,他是其中之一。

 

「腹有詩書氣自華」,這是多上了幾課文學課的我想到對他的描述,雖然我依然對文學知識一竅不通。鄰座的他從不多言,這對於多話的我來說有一點不自在。但相比起不自在,他不自覺流露的才情反倒令人更吸引。無意中瞥見他寫字的筆跡,遒勁有力而不失秀麗,就如他的文辭一樣。文人一顰是詩、一笑是詞,總發覺他筆耕不輟時的堅毅模樣在我看來特別迷人。從他的文章和眼神中,總能讀出深邃中的幾分抑鬱幾絲疏狂。



 

課上經常有互相品評的詩評會,他的新詩總是獲好評的一個。也許是文人本自負,又也許他不著重流於表面的謬讚,相比起其他受表揚便沾沾自喜的同學,他的超脫淡然顯得更為遺世獨立,只是漫不經心的一笑便帶過一切。作為他鄰座的我自是望塵莫及,自然艷羨不已,對比起他,我的新詩水平還停留在「今天天很藍 我很高興」的水平。在他的眼中,我應該是眾多庸俗觀眾之一。

 

我不知道。偽文人我見得多,但如果要為真文人下一個定義(唸社科的煩膠都很喜歡為任何事下定義),他應該當之無愧 —— 他並不故作深沉,因為抑鬱就像是他與生俱來的特質;他的張狂不在臉上而在詩中,躍然紙上。從他的文章中,能看見一個灰色的世界,然後有很多富有生命力的顏色蠢蠢欲動,等待破蛹而出爆發的一刻 —— 那應該也是他內心的世界。我猜,他應該是一個內心熱情如火的詩人。因為沒有感情的人絕不能寫出栩栩如生的詞句,如此引人入勝。

 



相比之下,我的世界淺薄得多了。都是大紅大綠,生活同樣簡單且靡爛 —上fb ig、睇新聞、食屙訓,也沒有鑽研什麼學問的動力,難怪狗嘴吐不出象牙。正因如此,我向他請教的問題自覺亦膚淺不堪,但難為他還肯耐心解答,聲音依舊清泠,但卻清脆動聽。相比起講師,他更像我的老師,把我帶進了一個精彩紛呈的文學世界,那裡有斷腸人流落天涯的愁緒,有渡越沙漠者望見綠洲的歡喜,有二八豆蔻眺望情郎背影的惆悵……目不暇給。

 

… 卻不知,有沒有一位內心陣陣漣漪的粗人在你的世界中迷惘且憧憬著?…

 

「我願意做你的老師 示範著執子之手如何解釋」 —— 方大同《詩人的情人》



 

痴左線。幻想總用在不合適的地方。如果我的新詩能如此感情豐富,應該不至於第一份詩作只得「C」。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