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最後金鐘還是清了場。清場前夕,夏愨道一片歌舞昇平,恍如雨傘嘉年華,還以為香港經已成功爭取真普選云云。滿滿的「We’ll be back」、「誓必歸來」是多麼的響亮,卻又多麼的無力 —— 早就說過,香港早就回不去那個馬照跑舞照跳的時代。

 

我是從電腦上看到清場前夕所謂的溫馨,直至清場我也再未踏足金鐘。香港已然輸了,是「輸到仆街冚家剷」,近八十天的苦苦堅持只是換來一場空。我不願以失敗自豪,因根本沒有什麼值得張揚的地方。

 



於我而言,我在龍和道經已輸掉我的所有。

 

考試也考得一團糟,甚至連文學課的考試也沒有去,那曾經承載我的憧憬、回憶的科目。也許把他逃避的習慣學了下來,我始終未敢向他來一個正式的告別 ——

 

「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 ——陳奕迅《不如不見》



 

我應欠他一句對不起,或者這句抱歉應是對自己說的。我終還是違了不會離去的承諾。Transcript上的F這時也來得格外冠冕堂皇。

 

一年容易又新年,也許去年事去年了,又或者香港人本就是一個善忘的群體,街上又回復了往日的歌舞昇平。年宵人山人海擁擠不已,我還能在人潮中看見醒目的紅旗 ——「停止衝擊 否則恭喜發財」。只能讚嘆香港人創意無限,但這段集體回憶消費起來是多麼的刺痛,彷彿我還能從年花的花香中嗅到一絲鮮血的甜腥。

 



那是一抹多麼難忘耀目的鮮紅。背後是一片一往無前的熱血丹心,但最終不得要領。

 

正如我愛你一樣。

 

此後我一直在想,如果雨傘革命從未發生,或者我放下那不必要的執著,甘做一隻只顧吃喝睡的港豬,所有事會否重新洗牌,我和他又可否從頭來過。

 

人在逃避時總愛自欺欺人。必須承認我和他一直都在走著截然不同的道路,只是偶然在短短的交匯道上相遇,過後還是要回到各自的岔路上。

 



「舊日尚未盡力共挽手到未來
今天終於分開未說出應不應該
怎麼夢境都不在 才發現你在每夜原來未能替代

 

  舊日尚未盡力共挽手到未來
今天心中空虛未說出應不應該

  假使沒真的相愛 又試問我在那夜至今為何始終不戀愛」

 

 —— 陳奕迅《原來這裡沒有你》



 

又聽說,他已有新歡。我猜那應是一個有著三千丈黑髮的溫婉女孩,他的陰沉鬱結需要和煦春光擁抱化解。對於我這個魯莽過剩柔情欠奉的舊人(可能只是我想多了,也許連舊人也不是),不打擾是我最後的溫柔。

 

從此戀上酒的深沉。「我好努力擺脫張志明,到最後我自己變左另一個張志明。」向不喜看港產片,但《志明與春嬌》這句台詞卻深烙在我的腦海中。舉手投足的神韻,就如難以極力掙脫的胎記。書文以酒作伴,正是醉人之處,就讓思緒無限放縱至千萬里。不過還是未敢觸及Black Label,始終入口太苦澀,舉杯間彷似看見杯中澀色荒涼。

 

「梧桐將秋色 無私的給了多壯闊的地

  然而想不起 剩下什麼給你



 

  薔薇將春光 如一的給了最細致的味

  從此想起 遺憾不應給你

 

  為何不捨不棄」 ——  陳奕迅《還有什麼可以送給你》

 

不知道,我會不會也有甚麼可以送給你?

 



「走近你,就走近痛苦;遠離你,就遠離幸福。」 —— 《愛了散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