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做人就是無定向。



每次乘車時,腦袋總有無數小念頭在迴轉。
多少個站,多少首歌曲,多少個想法。
在公路,隧道堵車時,在每個紅綠燈前,有充足時間讓自己發白日夢和思考無聊事。
乘車出外和乘車回家的感覺完全是兩碼子事。
乘車出外,由於有要事辦,心有所牽,無法清空頭腦和心靈,想不到東西,聽著歌,等著待會的未來。
乘車回家,一切事已辦妥,拖著疲累身軀,身心都因重擔卸下和體力不繼而放鬆,可以放任自己去雲遊天際,無定向地產生喪心病狂的想法,起奏一首狂想曲,成輛車都盛載不到我的思想,思維像腦圖般一直延伸出車外。
最常出現的想法就是去旅行,每次乘車,靠在朦朧的玻璃上,望出車窗外的迷人景色,可能是勾起對陌生風景的遙望,可能是對香港景色感到乏味,總是想立刻回家收拾行李,再從地球儀上擲飛標,插中哪兒去哪兒,背上大背包,一聲不吭,輕輕的走,不帶走半片雲彩。
當然最後還是洗個澡就躺下呼呼大睡,但至少証明自己的艷火還未熄滅,仍希望到世界各地去留下自己的腳毛,年少輕狂,當然渴望隻身啟航。
其次就是當日走馬燈,無聲的車廂中,安靜逼得自己思考,玉臀貼著座椅動不了,思考卻不斷奔馳,讓腦袋動起來與周遭環境的靜抗衡,當日所有經歷就在當刻閃現腦中,如走馬燈般回想著,自己做過的,說過的,所見所聞,都重新思考分析,得出的結果是一堆過去式後悔,一堆未來式計劃,然而這一切都是現在式的曇花一現,在下車一剎就忘得一乾二淨。
無定向,大概就是思想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