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R18



[尊禮] 高貴的野蠻人

副標題| 藍髮美人魚

*肉

============================================

尊在宗像身後關上房門。



"你要去哪裡?" 宗像盯著尊的後背開口。

"……洗澡。" 踢開腳下的皮鞋,尊邊往浴室走,邊解開身上的襯衫鈕扣。

"砰!" 宗像不知何時繞到了尊身前,一掌將尊壓上門板。

"……" 尊感受著裸露的肌膚上宗像佈滿薄繭的
觸感。這個男人,手勁意外地大。

"…何必那麼猴急呢?宗像。我就待在這間房裡,又不會跑掉。" 尊平視著對方紫羅蘭色的眸,懶懶的說道。



"我只是要提醒你把鞋子排放整齊。真是沒規矩的傢伙。" 嘴上說著,宗像不自然的別開頭,抽回貼在尊胸口的掌心。

"……真不可愛。" 尊輕笑道。

"……我邊喝邊等你。" 尊瞥了一眼拋下這句話便轉身走開的宗像,扯了扯嘴角,舉步朝浴室走去。

那是一間整面向著室內的牆都用透明玻璃材質作起來的浴室。

"……" 宗像一面偷瞄尊的一舉一動,一面拔開了瓶口的軟木塞。一股醇厚的酒香就這樣漫溢開來。



尊鬆開袖口,扭開水龍頭,伴隨熱水'咕嘟咕嘟'灌進大的不尋常的浴缸,純白的襯衫輕輕滑落。

映入宗像眼裡仿若慢鏡頭的默片,性感的肌肉線條一覽無遺。

緊接著,尊右手一動,抽出褲頭上的皮帶扔在地上。

宗像在最後一刻及時轉過頭來。小口的啜了杯中烈酒,只覺喉頭連同食道一路受到燒灼。

"過來,一起洗。" 宗像強忍驚愕的回過頭。

尊下身的西裝褲還好端端的留守在原位,他抓著門框從浴室裡探出半裸的身子朝對方低吼道。

"……不必了。我要再和櫃檯點瓶酒,你先洗吧。" 語畢,宗像掏出一包香菸,叼出一根點上。



"叫你過來。" 尊的嘶吼再度從宗像身後響起,只是這次變得比之前更近,語調也更為粗魯。

"你剛才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嗎?我說不用了!" 宗像拿下唇邊的香菸,微感羞憤的轉頭面對對方。
一抬頭就看見尊結實的小麥色腹肌和自己的臉近在咫尺。

"你是五歲的小鬼嗎?洗個澡還要三催四請的,麻煩死了。" 尊逼近到對方跟前,俯瞰著對方開口。

房裡的空調也調的太高了些,宗像心想。
這香菸的味道真不是普通難聞,宗像又想。

"……還是你害羞了?" 宗像微微睜大了眼。被人堵得說不出話來,今晚還是第一次。

不等宗像回答,尊伸出雙手插入對方腋下,把對方高高舉起掛在肩上。在宗像顛倒的視野裡,尊一腳踩熄尚未燃盡的菸頭,將宗像有如扛布袋般帶往浴室。

"把我放下,周防。" 宗像輕斥。



周防從鼻子裡低哼一聲,腳下不停。直到兩人進到蒸氣繚繞的浴室中。

"謹遵吩咐。" 尊回應著宗像數秒前的要求,將對方摔進盛滿熱水的大浴缸內。

宗像以身為刑警訓練有素的身手,拉住了固定物穩定重心,未料,那個'固定物'一踉蹌,半個身子往宗像身上撲來。

"咚!" 尊屈折手臂撞在宗像臉旁的瓷磚上,左腳腳背勾住浴缸邊緣,免得整個人就這樣順勢栽進浴缸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四處潑濺的水珠沾了尊一身,猛然被扔入水裡的宗像更是全身濕透,寶藍色的濕髮狼狽的貼在面頰,浸透的襯衫緊黏著皮膚,胸前的兩朵紅櫻若隱若現。

"……" 宗像攫住尊的右手一使力,把對方整個身體硬生生拖下水裡。尊滿頭滿臉都是溫暖的水滴,而宗像則是再度被噴濺出的熱水和蒸氣模糊了視線。



尊抽開被對方死命纏住的左手,意圖摘下對方臉上那副霧濛濛的眼鏡。

宗像感受到耳邊掀起一股氣流,右手一揮擋開了尊的左掌。雖然宗像其實什麼也看不見,視野像是被一大片白霧徹底遮住。

"……洗澡還戴什麼眼鏡。" 尊的口吻透露一絲不耐。

"閣下有任何意見嗎?" 宗像感受著對方噴薄在自己臉上的溫熱氣息,眨眨眼說道。

"哼!礙事的不得了。" 聽完尊撒嬌似的話語,宗像的右臂勾上尊的脖頸,朝著吐出熱氣的源頭閉上眼吻了上去。

尊長長的睫毛詫異地搧了搧,也隨即閉起眼按住對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使勁扯開宗像的透明襯衫,鈕扣為之迸開、脫落,
尊輕咬宗像的下唇,低頭,往對方濕漉漉的鎖骨狠狠嚙啃,力道之大,令宗像吃痛在對方的肩胛留下鮮紅指痕。



"……野蠻人。"

尊舔舐著方才在對方肌膚上弄出的點點瘀青,抬眼看向宗像,金色的眸裡閃著獸性的星芒,筆直穿過重重煙霧,射向對方。

"宗像。" 尊那低沉的彷彿自大地發出的聲音,輕易地讓對方意識到危機。

"……什麼?" 宗像維持著平靜的語調,眼鏡後的情緒教人看也看不清。

尊以行動代替言語,俐落地抽出對方的皮帶,空出的另一隻手在宗像胸前愛撫。不一會兒,尊的手勁就揉得乳頭紅腫發疼,令對方輕輕皺起秀麗的細眉。

下腹的敏感皮膚突然感覺到溫暖的水流漫過。

尊放開玩弄對方乳頭的手,雙手並用抬高宗像滑嫩的大腿,令其毫無防備的張開。

"……唔!" 與此同時,尊拉開褲鏈,高熱堅挺在對方下腹緩慢摩擦。

"……事到如今喊停也來不及囉?!" 尊盯著對方緊抿的粉唇輕笑道。

"……如果我叫你停你會乖乖聽話停下來嗎?" 宗像強忍爆粗口的衝動勉強答道。

冷不防地,尊伸出手抓向宗像面前,一下摘掉對方霧得不能再霧的眼鏡。靛色的瞳迷濛著放大。

"……!" 感受著對方細微的顫抖,尊挺起腰桿向前一送,猛然進入對方被熱水潤滑過的後穴,不由分說就是一陣抽插。

宗像繃緊背脊,仰著頭承受尊在自己體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撞擊。

讓宗像不禁低哼出聲。

"……放鬆,宗像。你夾的太緊了。" 尊的額角冒著汗珠,粗糙大手安撫似的觸碰宗像後背。

"……啊哈……" 不知是熱水澡的關係抑或尊一手造成的,宗像全身上下的白皙肌膚都透出淡淡的紅暈,緊緻的後庭也配合著喘氣的節奏一張一縮,看在尊的眼裡,彷彿一朵綻放的粉色薔薇,撩撥著尊的情慾。也正是那朵媚人薔薇將自己的分身用力緊箍,讓自己辛苦的滿頭大汗。

尊決定要好好的澆灌這朵倔強的野薔薇。

兩人交纏的體溫節節攀升。
尊極富技巧性的對著宗像的敏感點拐點衝撞。
宗像雙手攫住對方火紅色的硬髮,使出的力道重的連指關節都開始泛白。

雲霧裊裊,熱氣蒸騰。
袒裎裸裼交疊著的二人,激烈的、忘我的,向著彼此
貪婪索求著。
只有這樣還不夠,還要更多、更多、更多!!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兩人幾乎在同一刻達到高潮,滾燙白液激射而出。
得到了徹底解放的快活,身體隨即癱軟了下來。

大口的喘著氣,即使浴室內被水蒸氣塞滿得近乎排擠掉氧氣,兩人都感覺快要窒息。

"……對不起啊,宗像。把洗澡水弄髒了。" 尊隨性的道著歉,語氣裡卻沒有半分悔意。

"在說出這種話之前就應該考慮好後果吧!周防。"
宗像一臉無奈,同樣有氣無力的答道。

"算了,反正那些東西也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沒什麼好介意的。" 宗像將手肘擱在浴缸邊緣,續道。

"……唔?!"

"嗯?"

"撲通!" 尊循聲扭頭,宗像幾乎整個身子都泡在白濁的水面下,只露出一雙半瞇半睜的細長眉眼。

"……泡暈了?" 尊移過臀部一把撈起對方。

宗像滿臉通紅,卻不是方才顯露情慾的粉嫩桃紅,而是和熟透了的柿子無異,紅的有點過頭。

"……沒、並沒有……只是腳底滑了一下……" 宗像勉強撐著浴缸邊緣,藉助尊的力量支起半個身子。

"呵。" 尊的臉上只泛著淡淡潮紅,也已恢復平時的吐息。

尊默默盯著宗像的髮旋,忽然放開手。

"……什……" 宗像失去支撐,臉又往水面撞去。

尊用公主抱的要領托起正激起飛濺水花的宗像。

"……還真弱啊!宗像。" 尊把人帶到蓮蓬頭下方,幫對方清理乾淨。



"自己擦。" 把自己和懷裡的男子搞定後,尊從架子上抽出一條乾毛巾扔在宗像頭上。

對方忿忿的鑽出蒙住臉面的毛巾,嗔目瞟了一眼尊,敷衍的抹了幾下濕髮,而後乖巧的張開手臂讓尊替自己裹上浴袍。

"哼!" 接收到對方的眼神,尊輕笑。手臂一彎,將宗像抱出浴室。

放上潔白被單,宗像陷入柔軟的大床裡。

"……累死了。" 尊給自己斟了杯酒,屈起腿,背靠在矮櫃旁,懶懶地說道。

"我看你還是精神的很。" 宗教眼睜睜的看著尊仰頭灌下半杯酒,說道。

"……因為我習慣了。" 尊放下酒杯,掏出了根菸點上。

"……是嗎……" 宗像頭上突然一個陰影襲來。
尊伸手將宗像半敞的浴袍前襟拉好。

"……你現在在做什麼?" 宗像看著尊用腰帶綁起一個極為繁複的蝴蝶結。

"這樣你明早就得求我幫你解開。" 尊抬手將塌下來的瀏海向後撥,因為叼著菸的關係,聲音變得含糊不清。

"……真是惡趣味。" 宗像轉動眼珠,看見尊又靠回一旁的矮櫃,回應道。

"……還輪不到你來說我。" 尊輕輕吐出一縷青煙。

"哦!此話怎講?"

"哼!看看你跟下屬的相處就能知道了。他們一定都對你敢怒不敢言吧!真是難搞的傢伙。"

"呵!你看出來啦?那兩人確實是我的下屬沒錯。"

"……明明是條子卻明目張膽的成群結隊來泡牛郎店,就不怕被上頭發現嗎?"

"哦呀!閣下這是在替我操心嗎?"

"……你可以把那些話當成一種威脅。"

"看來我這個男性客人真的十分不受歡迎呢!"

"HOMRA這麼多位男公關偏偏選上我,後果就是這樣。有什麼不滿意的就走啊。" 尊盯著眼前的空氣,聽不出有幾分程度是認真的。

"不過我下次還是會指名你喔!HOMRA的周防尊。"

"嘁!結果你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嘛。宗像。"

"……這可是你自找的。" 尊單膝壓上床沿,低頭對著宗像的唇瓣就是一吻。

緊接著整個人都壓上對方,手指僅輕輕一扯,看似難解的腰帶只一下便散開了。

於是宗像便又繼續陪著尊鬧騰一整個晚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事後尊對著草薙說在浴缸裡養一頭藍色頭髮的美人魚好像也不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