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Meat



[尊猿] 洞房花燭夜(?)

*肉&HE

----------- ----------- ----------- ----------- ----------- -----------
周防尊和伏見猿比古要結婚了。

Homra 和 scepter4 全員受邀。

地點在吠舞羅名下的一座私人小島。





"呦!saru !你要是敢惹尊哥生氣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記住啦!"

"嗯……八田哥……難道你都不會捨不得嗎?畢竟你們兩個……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也是由衷希望尊哥和伏見能夠幸福的!!"

"明明是自己的婚禮,為什麼是我來籌辦吶,尊?你這樣子是要拿什麼來養活伏見?不對,你連自己都養不活了……"

"尊,還有猿比古,要結婚了。這樣一來,猿比古就會一輩子待在吠舞羅了。猿比古的美麗紅色,回來了。"



"哦!king 要結婚啦?!那今晚要不要來開一個慶祝king告別單身的派對呢?大家~~"



"我一直以為伏見君的對象從來都是室長呢!原來室長的魅力還是比不上昔日的羈絆嗎……"

"伏見君結了婚之後,可以不要搬回夫家嗎?
scepter4雖然常常出危險的任務但是並沒有要求結了婚的職員就必須離職的規定……"



"啊啊!伏見前輩~現在不僅有社會地位,連家庭地位都鞏固了啊……真是令人佩服!"

"伏見隊長,百年好合。"


現在,進入正題。


旖旎的日光,繾綣的浪花,清涼的海風自半開的玻璃窗外徐徐吹來,揚起紗製的純白窗簾,湧動的紗簾後,一抹頎長剪影出現在周防尊的視野裡。

紅髮男人抿嘴一笑,朝著將要在今天的典禮上扮演女主角的男子邁步。

"伏見。"

"……尊哥。"



被稱作尊哥的男人一把攬過對方纖瘦的肩膀,輕輕把人按在懷裡。粗框眼鏡後的雙眸靜靜閃了閃,抬手回擁正捲弄著他幽藍色的髮梢的男人。

"稱呼是不是應該改一下?" 聽得伏見心癢的低音在髮頂迴繞著。

""……太麻煩了,沒那個必要。" 悶悶的聲音傳了上來。

"伏見,叫一聲老公來聽聽。" 調皮的低音再度發出。

"才不要。" 藍髮男子微微皺起眉,推開了對方的胸膛,嘴角卻小幅度的翹起。

"……" 紅髮男人突然挨近對方,讓對方稍稍睜大了雙眼。

尊抬手將伏見的襯衫鈕扣繫上領口,也就是第一顆的位置。



伏見眨了眨濃密的睫毛,了然的笑了。

"……這樣很不舒服。" 好像快窒息一樣。伏見壞笑著開始慢慢解開一顆又一顆透明鈕扣。

直到第四顆。由上往下數。

"……呵…" 尊再次欺身將對方的鈕扣繫好。
仍舊繫到第一顆。

伏見不甘心的解開,直到第五顆。

尊笑得寵溺,還是和前兩次一樣,耐心的為對方繫好鈕扣。

解開,繫好,解開,再繫好。



伏見每次解開的顆數愈來愈多。
直到第一顆。由下往上數。

"……你是故意的嗎?" 故意誘人犯罪。尊失笑。

"你說呢?" 伏見一臉滿不在乎。白皙細緻的肌膚在白襯衫的縫隙間若隱若現。

"……伏見……老婆,我要你。" 語畢,柔軟的觸感灼燙的貼上伏見的唇瓣。

尊伸出大手,撫上伏見的前胸,稍微移動,讓對方的白襯衫從肩頭滑落,沿著背脊滑到手肘處。尊輕咬了一下對方的下唇,偏了偏頭開始啃嚙對方雪白的脖頸。

"……不要……在這裡……" 伏見不自覺的尖起聲音,纖纖玉臂抵在尊的肩頭,推拒著。
尊有些粗魯的抓起伏見的手腕,卻以極其溫柔的方式舔了舔伏見的掌根部分,伏見的肩頭明顯的抖動了幾下,另一只手脫力的搭在尊的肩上。

"唔……等一下……就快到我們出……啊~" 尊瞄了眼伏見毫無防備的前胸,轉而含住對方的乳頭輕輕舔弄,額前的兩根須須搔著伏見的下巴。



"……那裡……不行……哈啊!" 尊粗糙的指腹順著伏見的腰線劃過,開始熟練的解起對方的皮帶,眨眼間,伏見面朝下癱軟在地,光潔的裸背衝擊著尊的視神經。

"沒關係的……讓他們等一下也不要緊……倒是你……作好覺悟了嗎?" 尊低笑著跨坐上伏見的大腿根,上身的襯衫不翼而飛,結實的胸膛暴露在微涼的空氣裡。

"……地毯……會、會弄髒的……" 伏見的雙眼佈滿水氣,嘴邊吐出斷斷續續的字句,一一落在頰邊的柔軟地毯上頭。

"呵!再叫人全部換掉就好了……別擔心,以後……" 話音未落,後面就被狠狠的捅了進來,而後對方稍稍放慢速度,開始小幅度的抽插。

"……啊嗯…" 伏見即時捂住了嘴,但情動的呻吟還是止不住的溢了出來。
尊一手揉捏著伏見高高撅起的臀部,一手環到前方挑逗著套弄小伏見。

"唔哇……不行……啊啊~" 伏見的嬌喘聽在尊的耳裡無疑是最好的催情藥。

"……哈……" 交纏的兩人在綿綿情潮裡翻滾起伏,最終一同射了出來。

"唔啊……哈……哈……" 伏見的眼角閃著淚光,雙頰潮紅,顧慮著後穴裡的白濁液體,不敢輕易挪動身體。

尊蜻蜓點水般啄著伏見的碎髮,像是擁著一件珍貴的藝術品般,細心呵護著對方。

"以後……就只看著我一個人就好。" 附在伏見耳邊,尊輕聲低喃,完整的向對方表達自己內心所想。

"……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防尊,你發誓無論喜悅、幸福、痛苦或是遇到困難的時候,都願意陪伴在對方身邊,和對方共同分享,永遠不離不棄嗎?" 身著純白燕尾服的尊,午後的暖陽照亮了他的面容,寬闊的肩膀是伏見一輩子的避風港。

"我願意。" 尊微微一笑,看著伏見的雙眸飽含柔情。

"伏見猿比古,你發誓無論喜悅、幸福、痛苦或是遇到困難的時候,都願意陪伴在對方身邊,和對方共同分享,永遠不離不棄嗎?" 一襲同款的白色西裝,遮住半邊臉頰的長瀏海灑上星星點點的午後陽光,修長的指節是尊的鎮定劑。

"我願意。" 伏見緊緊攫住尊的目光,回答,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緩慢而堅定的,尊在伏見的無名指套上一枚閃著光澤的銀戒。最後,兩人的雙唇輕碰,尊將對方輕擁入懷,發誓自己永遠都不會再放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