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日,晴。

開學日,或者對全港嘅學生都如同世界末日一樣,基於我係一位有血有肉嘅中學生,我並唔否認我討厭開學日。

咪住!留意返,
我只係討厭開學,並唔係討厭翻學。
我只係討厭開學,並唔係討厭翻學。
我只係討厭開學,並唔係討厭翻學。
因為好重要,所以要講三次。



我對於開學日嘅厭惡只係因為我唔習慣再次早起嘅日子;更係恐懼經過成個幾月嘅暑假嘅吃喝玩樂,就着唔返嗰條中一買嘅連身校裙。好好彩,真係好好彩,呢個厄運並冇發生喺我身上。嘻。

「仍然要相信 這裡會有想像
求時間變慢 不想迫於成長
未了願 我替你朝浪濤吶喊
聽聽有沒有被回響 青春怎會零創傷…」
單曲循環聽住《差一點我們會飛》,大概係希望為接住一整年的校園生活增添一啲動力同氣氛掛,好似係。

「喂!韓子澄!發咩呆呀?九月一號喇,醒喇!」突然有把響亮嘅聲線喺我耳邊大叫。唔係我誇大,如果唔係我塞住headphones,恐怕我一早已經成為聽障人士。



冇錯,我叫韓子澄,Heidi。有人話我樣似朴信惠、身材似少女時代個Yuri,一句講哂,即係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再簡單啲嘅叫法係 — 靚女。

頭先喺我耳邊大叫嘅係我其中一個老死 — 曹慧敏,Cillia。學校入面公認嘅女神,唔係講笑,個樣真係成個周慧敏咁。樣靚都未夠,仲要波大、腰幼又長腿。但係性格勁男仔頭,佢唔會化妝,講野粗聲粗氣,完全唔顧儀態,如果要搵個人黎形容佢,佢比我嘅形象係Exid入面嘅Hani。亦因為佢吾造作嘅性格,所以深受校內男仔歡迎。

「曹慧敏!我講左幾多次?同我講野唔洗咁大聲架。」我用返相同嘅音量同佢對答。

「嘻,sorry囉。呂詠曦呢?又遲到?」

點解頭先我會話曹慧敏係我其中一個老死?答案好簡單,因為仲有一個。冇錯就係Cillia口中嘅呂詠曦,Vicky。點解會話佢又遲到?答案好簡單,因為佢真係成日遲到。係校內僅次於Cillia嘅娘娘,眼大大鼻高高、典型abc,返學都要扮到鬼火咁靚先肯出門口。



「喂!講咩呀你兩個?講我呀?」

「一講曹操,曹操就到,黎喇!下次再遲嘅話請食lunch呀!」我指住Vicky講。

就係咁樣,我地並肩一齊行入學校,中五生涯正式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