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伏八肉





發了狠似的拆下對方的領結,伏見跪壓在對方大腿根,鎖住胡亂踢蹬的雙腿,另一隻手迅速的解扣,冰冰涼涼的觸感劃過對方敏感處。伏見傾身含住那小巧挺立,在嘴裡輕輕吮動,讓美咲的臉龐浮現淡淡緋紅,搖晃著橘髮表示抗拒。

伏見牙齒一合,美咲的乳頭被咬出腥紅的血來。

"……啊!" 伏見舔了舔乾澀唇瓣上的血珠,雙眼緊盯因吃痛而叫出聲的美咲。那模樣像是正在享受美味大餐。

"……混蛋猴子……" 美咲用力擰緊眉頭,回瞪著伏見。

用力的從美咲混雜怒氣卻又迷濛得惹人憐愛的眼神裡移開,頓了頓,伏見唇瓣柔軟的觸感覆上美咲上身的每一吋肌膚,一邊動手將美咲脫得赤條條。





當伏見熾熱的吻落在美咲下腹,對方終於忍耐到了極限,一股腦兒射出來,從脖頸到鎖骨處被糊的一塌糊塗的伏見有些錯愕的停下動作。

那是和對方有著相同印記的地方。

"猿比古……你……" 美咲還殘留在高潮的餘韻裡,難以構築出一句完整的話。

是啊!這可是尊哥親自替我們紋上的刺青呢!彷彿能通曉美咲的心聲,伏見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段離開吠舞羅之前的時光。

好像能感受到紋身正在燒灼似的,以前和美咲朝夕相處的時候,也一幕幕鮮明起來。





不過轉瞬間又恢復先前那令人無聲顫慄的眼神。

"美咲對我這麼有反應啊……明明是個童貞……真是讓人意外……" 伏見眼裡燃燒得加倍飢渴的欲求洞穿對方正要開口道歉的惶恐。

"對、對不……" 道歉的話語還沒來得及出口,察覺到伏見的舉動讓美咲立馬閉上嘴。

只見對方開始往自己身上蹭來,自下腹到肩窩,肌膚緊貼,將白濁液體沾回自己光裸的身體上,緩慢而挑逗。

伏見扭著腰上移直到平視對方的眼睛。





眼裡有惱怒,瀲灩波光裡湧出更多的是羞憤,甚或迷醉。

伏見情不自禁的對著美咲微啟的粉唇吻了上去。
像是被鬆了綁一般,美咲並沒有表現出強烈抵禦,反而對伏見濡濕的舌欲拒還迎,如此信任,如此寬心, 令伏見心底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喜悅,加快了攻勢。

右手一撈,將擱在床頭的潤滑劑握在掌中搵熱,隨後指尖一捏,和美咲高燒似的火熱體溫相比,溼涼的黏滑液體灌入美咲後穴,只見對方極為不適的動了動臀部,通紅的面容揪成一團。

不過伏見可不會輕易停手。

伸舌在唇邊打了個旋,勾斷牽連著二人的銀絲。

緩緩沿著股縫,將手指伸到對方分毫都還未開發的禁域,溫柔按摩著,為之後的進入開拓道路。

"...猿比古...嗯~...你..也是第一次吧?!" 正專注於對方後穴的伏見聞言挑了挑眉。





"......為什麽..."

"你想說我的技術很好對吧?" 伏見面色如常的放入第二根手指。

"唔...才不會問呢!" 美咲撇開頭儘量不去看伏見現在的表情。

伏見拔出手指,心急的將充血脹大的性器捅入對方毫無經驗的後穴,卻在下一次抽插前慢了下來。

"……唔…快、快一點……" 美咲嘴邊溢出了破碎的喘息。告訴我。

"想要嗎?" 。就這麼想要知道嗎?美咲。

"…我……" 美咲欲言又止,唇型在空氣裡開開合合。告訴我,為什麼?

"不要的話就算了。" 伏見粗大的性器微微摩擦著對方燥熱緊縮的甬道。不想知道也沒關係。





"想要、想要!我超想要的!" 美咲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麼羞恥的話,紅透著小臉想把頭埋進被伏見禁錮的雙臂縫隙裡。同時給了伏見滿分的回覆。

待會美咲你會發出比這丟臉一百倍的聲音噢。伏見光是想像了一下,便興奮的快要小腿痙攣。

"美咲!" 伏見用力挺進,將美咲粉嫩的後穴撕裂開來,滲出點點血花。

"……唔…啊啊啊!" 美咲痛苦著尖叫出聲,面露恐懼的忍受伏見的碩大在體內前進後出。

伏見上下同時發力,想要藉由施加在腕部的痛楚分散美咲的注意力。

但疼痛的感覺只能是有增無減。

"嗯……啊……哈啊……" 伏見熟練的變換著進攻方向,對著美咲柔嫩穴壁的某處盡情頂撞。令對方發出難以自已的低吟。一道道音浪甜美地隔著心門搔弄著伏見的慾望。





"叫吧!在我身下忘情尖叫吧!來!叫我的名字!用這樣的聲音叫我的名字給我聽聽啊!美咲!" 伏見陰影下的笑容扭曲著。

".....猿、猿比古......" 伏見的笑容僵在臉上,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下身用力的向前ㄧ捅。

快要被情潮滅頂的美咲頑強的開口提問。

"......告訴...我...你也...是第、第一次吧?。"

"啊!是呢!和美咲做還是第一次呢!" 所有情感全埋藏在鏡片底下,伏見魘足的嘆了ㄧ聲。

"......什麼意思?" 美咲用儘存的最後ㄧ絲理智,察覺到伏見語氣裡的不對勁。

"呵!在我離開這該死的地方之前,你敬重的草薙哥讓我分擔了一些工•作。" 咬牙切齒,伏見的語調卻是十足地淡漠,彷彿事不關己。

"......接客?" 美咲戰戰兢兢的開了口。眼眶微微泛紅。





"美咲還是有點腦子的嘛!沒錯!清ㄧ色是男客人。" 伏見的話成功的讓美咲游離的神智回到體內。

"草薙哥他不會......他不可能會逼你做這種事..." 語尾被狠狠打斷,伏見的笑聲迴響在耳際。

零分。

"啊啊!草薙哥才不是那種人......你直到現在還是這樣相信嗎?" 美咲看著天花板上昏黃的光線,覺得格外扎眼。並且對這個生活多年的房間產生ㄧ種前所未有的陌生感覺。

"...不過,那件事是我自願的。" 語畢,伏見開始搓弄起美咲的性器。

"...唔啊......" ㄧ波波快感再度緊隨而來。對於伏見的自白,美咲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安心,還是難過。

"那你......為什麼...哈啊......要離開吠舞羅...?" 緊抓著伏見的話頭不放,美咲心想,下ㄧ次要對方吐露心聲不知道還得再等上多久。

"......因為工資太低。" 美咲瞬間覺得提問的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笨蛋。

"...啊嗯......" 美咲寧可相信這是伏見在開玩笑。為了膈應自己的、惡趣味的那種。

"......不可能..." 伏見細細摩娑美咲性器的前端,上頭隱蔽的小孔忍無可忍的溢出汩汩白液。

強壓噴發的衝動,美咲的體液卻爭先恐後的流竄入伏見的掌握,隨著伏見的套弄,發出難堪的水聲。

"......不過那張黑卡除外...而這個......" 伏見放開制住對方的手,抬到頭頂,蜷著手指順了順用髮膠固定的髮流。

"和黑卡一樣都是一個客人給我的'禮•物'。" 伏見直起了上身,暈黃的燈光照射在他傷痕累累的、白的病態的肌膚上,顯得怵目驚心。

"......猿比古...這些...唔...啊......" 果然要美咲配合自己的節奏動還是很不容易吶。伏見心想。

"我從來不後悔。" 唯ㄧ後悔的是ㄧ聲不吭的離開你身邊。

"...那又是為什麼......我又能夠常常看到你...在窗邊、在後巷的角落?" 生理的淚水掛在美咲頰邊,只見美咲用力的眨了眨眼,將令眼眶發癢發澀的水珠擠落。

看著向超越痛楚的快感屈服的美咲,伏見只是停了ㄧ停,便再度沉淪在對方濕潤無比的後穴恢復抽插,令身下人嬌喘連連。

"...那不是我。" 伏見晦澀的眼波閃了閃。

"我不會認錯的...那的確是你沒錯......你一直在偷偷幫助我...對吧?猿比古?" 搶著高潮之前的空檔,美咲儘可能快速的說完。新的淚水又乘隙湧了出來。更襯托出對方的真誠無辜。

"嘖!" 又是一百分。

"原來你都看見了啊!不過那只是我任務的ㄧ環罷了。" 美咲未免可愛的太犯規了吧!

伏見絕對不會承認,當一個腦滿腸肥的噁心男人,藉酒裝瘋摸了下美咲的屁股,在以貪腐還是什麼其他糟糕的罪刑逮捕男人的時候,沒有因為難以抑扼的怒意順道拗斷他幾根手指。

"......所有說為什麼要去當條子啊混帳!"

伏見才不可能承認,當一個油膩膩的禿頭硬拽著美咲開房,按捺不到隔天拿到搜索票,趁禿頭熟睡的時候,直接開槍毀了他下半身的幸福。對伏見來說,草薙哥為他做的唯一ㄧ件值得感激的事,就是及時阻止了那個調戲他的童貞服務員的禿頭,陰笑著把客人攆出店門。

伏見不承認......

"......但是還是謝謝你...為了這ㄧ......嗯啊啊啊~" 在掌心、在腸道裡,兩人偕同攀上了高峰,分別在對方的包覆中發洩出來。

喘了幾口氣,不管對方的性器還沒入在自己體內,美咲掙扎起身,閉上眼吻了伏見的唇,又馬上癱軟回床單上。

"......美咲......" 伏見從喉頭發出嗚嗚低鳴,像是一只淋濕毛皮的幼貓攏著雙耳,接受著對方輕撫頭頂的溫度。

彷彿得到了救贖。

"...不要說的好像全部都知道一樣......明明什麼都不懂...笨蛋就永遠當笨蛋就好......"

美咲只要永遠是美咲就好。

聽著對方有些開懷的咕噥,美咲咧開笑臉。

"準備好了嗎?美咲?" 伏見也笑了。

舔舐方才被偷襲的唇瓣,伏見雙頰的紅暈也慢慢消退。

"滿足我。"

--咕嚕咕嚕咕~

"......猿比古你又沒有好好吃飯了對不對?"

--咕嚕嚕咕嚕嚕~

"猿比古起來,我炒個飯給你吃。"

"...我之前吃過......"

--咕嚕~

"...我剛才也還沒吃飯。" 美咲摸著乾癟的肚皮說道。

"......"

"猿比古。"

眉頭揪的比平時加班的時候還要緊上ㄧ百倍,對方不甘不願的退了出去,翻身倒在一旁的床單上。

"你等等。" 美咲仿佛無事一般,快速的起身下床。

美咲抬腳跨過堆在地板上緊纏成ㄧ團的凌亂衣物,不屬於自己的體液自大腿內側靜靜滑落,讓美咲恨不得立刻躲回被窩裡。

定了定神,美咲故作鎮定的抓起櫥櫃旁的圍裙套在身上,算是稍微遮掩了ㄧ部份,卻掩不住臉頰的粉紅。

一點也輕快不起來的腳步踱到流理台後,著手準備食材。

這間和伏見同居了ㄧ段不短時間的小套房,有著開放式的廚房,說是廚房也不過是電磁爐頂多加上個小尺寸流理台。



舒展四肢,仰躺在雙人床上的伏見,目光黏在正揮汗炒飯的小個子臉上。

還是記憶中的樣子,一點也沒變。那張單純到蠢的笑臉總是在未央的夜裡出現。

伏見都知道的,美咲從來沒有真正離去,因為對方的點點滴滴,每夜每晚都在夢裡盤桓,揮散不去。

而自己,早已不復往昔。



美咲只覺得屁股涼颼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