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的歌曲一向是緊貼社會,關心時政的,有關回歸的名曲莫過於四人時期的〈爸爸媽媽〉。不幸地,家駒沒能等到回歸的那年便已離開我們,但後Beyond時期的三子仍然謹守以音樂關心社會,為民發聲的宗旨,在1997年的躁動與不安下,在回歸前的4月和回歸後的12月先後推出兩張至今仍為我津津樂道的專輯《請將手放開》和《驚喜》,以現代化的電子編曲大談對落後政權的態度和看法,而其中我特意選了五首牌面上較直接明顯關於他們對回歸的看法的歌曲和大家在七一前作一個分享。

〈大時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DUxKjUYU1Y

〈大時代〉作為《請將手放開》中一段短短的純音樂以後的開場曲,直接了當的道出了當時港人面對回歸的環境和無力感。「大時代/台下有真的主角/大時代/誰讓你主宰」便說出當時香港任人擺佈的無奈,香港回歸從來只是兩國之間的談判,香港被擺上了台,台下卻有真的主角操縱。在不明朗的未來逼近下,港人紛紛移民他國暫避,「哪裡會有地方/可以暫避/去讓你玩/快活到死」,可總有人無法走出這地,「看著你/你沒法遠走高飛」,結果歌曲開始擔心「飛不出這牆」被高牆逐漸圍困的蛋,終有一天會忘記初衷被同化被擠壓,被「忘記方向/忘記真相」。最令人驚訝的是曲中的幾句似乎有著預知能力,「不必慌慌失失指鹿為馬/應該簡簡單單跳著舞吧/即使心中抑鬱看不順眼/不准擺出無謂的掙扎」1997年的一曲歌詞竟似指出了現今香港被內地經濟牽制,在一片歌舞昇平下唯有忍氣吞聲的景象。而曲中開首第一句「開始井水枯乾你不用怕/江水即將滔滔會像雨下」便預言了所謂的「河水不犯井水」只是幌子,河水現今確已逐漸灌進井裡了。

〈請將手放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QVSAPxl23s

〈請將手放開〉作為大碟的點題作品,傳統的Beyond搖滾曲式,歌詞則以悲情歌作包裝,但聰明的你應該知道「請將手放開」這五個大字出現在1997年絕不會是巧合吧!〈請將手放開〉是大膽的控訴,chorus的一段「請將手放開/不要回來/不想更改/遙遠的將來/我獨自喝采」露骨的獨立意識令我真懷疑這首反動意味極重的歌曲能否在國內播放。祖國「曾確令我思念」,但雙方經歷長期分離「卻欠瞭解」而「始終有障礙」,大概是由於「卻滿載悲哀」的歷史回憶,只好高唱「請將手放開」,唱出了港人但求穩定,不願轉變的無奈與不安。



〈回家〉: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qvk-6mSNnI

〈回家〉收錄於《驚喜》作為開首曲,此曲可謂回歸紀錄曲。全曲亦柔亦剛,正好反映港人面對回歸的反覆跌盪的心理。曲中開首便高呼「這是誰的路」問題有點蒼涼,然而如何無可奈何始終「你共我又怎可抵擋得住潮湧」,回歸還是已成事實,只好「今天帶著問號/投入你懷抱」,歌曲的態度比較〈請將手放開〉似乎有軟化,但仍明確希望「請你面對好嗎/別要掩蓋這傷疤/從今我便會跟你/但你不要停步」,代表了港人的意願,六四等傷疤仍是需要面對,希望中國政府不要再原地踏步。同時亦反對外來干預,「你暫停指導/同步便很好」,求的是中國不要過份「指導」香港,任由香港自由發展。值得一提的是,曲中描述七一回歸的一幕非常精彩而有神韻,「翻起西北風他歸去在雨中/沾濕煙花好比褪色的落霞般/照遍了/東方的天空」,正正寫出當時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冒雨與家人歸去的畫面,每聽此段便彷彿在腦中重現了彭定康與兩名女兒在船上灑淚向香港揮手道別的影像。

〈無事無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R1lGJDzWk8

〈無事無事〉是較少有的由鼓手葉世榮主唱的歌曲,科技先進的電子曲式唱出中共落後的「河蟹」和掩蓋真相的事實,表達出港人對此的擔憂和指責。歌詞似乎繼承了〈回家〉中「你暫停指導/同步便很好」的一句歌詞,集中討論這個主題,曲中重重複複出現的「無開過口」、「無出過手」、「無驚無險」、「無死無傷」、「無事無事」,凸顯出中共隱藏瘡疤的笨拙及此地無銀。而「你有你刪改情節/抹煞舊事/我有我忠於原著/不出聲/不等如我滿意現時」,則表明了港人對真相的堅持,堅定不移的「忠於原著」,強烈反對一切的河蟹和埋沒真相。

〈管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VfnjfCOYuw



〈管我〉與〈請將手放開〉一樣都是由黃貫中包辦曲詞唱,兩首硬搖滾作品的直接和憤怒非常配合阿Paul的形象。歌中一樣表示出對中國統治的不安,害怕一天終被迫得同化「唱你愛聽的歌/講你愛聽的假話/慢慢去把我訓練成啞巴」。同時又再一次表明香港的無奈,像傻瓜一般任由擺佈毫無主導權,「這個小小地方/你說屬於你/他說屬於他/但你們別把我當成傻瓜」。要留意的是此曲不知是否別有用心的以普通話演繹,憤怒的高唱「不要把你的腳踏進我的地方」、「別來擋我/別來壓我/別來騙我/別來管我」似乎要將這些歌詞直接疾呼到北京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