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會讓你耗盡我的命!」周謙步步進逼!

光陰似箭,周謙已滿三歲。

某天,周府收到了一張極之稀罕的拜帖:

「陰陽神宗 李純陽」。

大乾皇朝,乃是三界六道的當世霸主,佔據人間界北方絕大部份的領土。而李純陽,正是這大乾皇朝的護國真人!



這李純陽,是三界六道之中,最神秘的一號人物,無人說得出他的來歷,卻深受大乾皇帝的信任,由他掌管鎮守人間界之大陣「九州結界」。

此等人物,悄然拜訪南方一夾縫小國之將軍府邸!

「周大將軍,很久不見了……看來將軍的修為,又長進了不少呢。」李純陽笑著打量著周翩翩道。

「好說好說,不過是多殺了些人,累積了一點殺業而已。倒是你這陰陽怪氣的老頭,還是一點兒都看不穿你的修為啊。」周翩翩也毫不客氣地打量著李純陽。

乍看外表,李純陽跟一般道士,分別不大,都是紥著道髻,仙風道骨。在其收歛了全部修為的狀況下,無人看得出他是堂堂的純陽真仙!



兩人竟像老朋友般閒話家常。

「周大將軍還是像以前般說話爽直。」李純陽撫鬚笑道,「這正是李某最欣賞的一點。」

「李真人位高權重,日理萬機,竟然還記得欠了我這粗人的一個人情,而且還親自上門還債,這只能說我周翩翩當年看人看得真準。」

「要不是這個原因,周將軍就不肯接受大乾的好意了?」

「不管大乾還是大晉,我衛國多年來堅持兩不相欠,這才掙得這麼一點逍遙自在。你的拜帖前面,沒有寫上「大乾」二字,我才肯當你是朋友見見,要是你以大乾護國真人身份前來,我周翩翩睬你就是傻子!」



李純陽似乎興致不錯,又跟周翩翩閒話了好一會。

「讓李某見見令公子。」

周翩正在自己的房間裏,像個大人般盤膝坐於地上,盯著一方空空如也的棋盤,眉頭輕皺,有客人拜訪,也彷似沒有察覺。

或許是遺傳到了周翩翩的體質,周謙雖然才滿三歲,但看起來已有四、五歲孩童的身材。

周翩翩幾次叫喚,周謙才好像突然驚醒似的,轉過頭來,朝周翩翩喊了聲爹,再跟來客點了點頭,然後又再盯著棋盤發呆。

「自從滿周歲之後,這孩子就是這副模樣。」周翩翩搔首道,「我娘子說,他並不是痴呆,他不單止聽得懂話,會說話,有時候還懂性得很!就像剛才,我們根本沒有教過他,可是他見有客人到訪,竟然還會主動點頭招呼!此子該是天資聰穎的,但卻老是心不在焉,好像有甚麼事情想不通似的。問他,他也不答。」

李純陽目不轉睛地觀察著周謙,一雙銳利的目光,好像想要把他看穿似的。

周翩翩也從來沒有見過這老友如此凝重的表情,也閉上了嘴,靜待他開口。



「奇怪!當我第一眼看著這個孩子時,怎麼竟像是看著一堵牆似的!他的命,他的運,他的宿世因果,竟然全部都看不通了!到底是哪位大能者,把這孩子的一切都隱藏起來了?」李純陽心裏驚訝連連,無數猜想浮現腦海。

見李純陽好幾次欲言又止,看得周翩翩都有點躁火了。

「怎麼樣?李真人!你都看了老半天了,總該說兩句甚麼吧?這孩子到底怎麼啦?」

「李某不是不想說,只是此事有點虛渺,李某還得再細想一下……」李純陽也不知道該怎麼向周翩翩解釋這孩子的情況。

「這棋盤是甚麼回事?」李純陽問道。

「他就是喜歡盯著這棋盤發呆。要是拿走它的話,他就自己在地上劃棋盤……」

「他有下過棋麼?」



「我娘子有嘗試過教他下棋,可是孩子沒有反應。」

李純陽落坐於棋盤對面,一直觀察著周謙。

「失禮了。」

李純陽提了一口氣。房間周圍的氣氛猛地一沉,就連周翩翩這等人物,也悶哼一聲,硬生生給逼退了半步。

「不愧是大乾護國真人,純陽真仙。這等修為,放眼人間界,有幾人可比?」

更何況,這僅僅是提一口氣而已。

只是,僅僅是一名孩童的周謙,依然故我!

李純陽把這一口真氣,灌注於指尖,然後非常、非常緩慢的,在周謙的眉心,輕點一下。



霎時,周謙那雙失神的眼珠,變回了聰慧明亮。他四處張望,好像對周遭的一切非常陌生似的。

「周小友,暫且緩一緩你的要事,可好?」李純陽道,「跟李某下一局棋嗎?」

周謙點頭。

兩人對局了約一柱清香時份。

李純陽驚訝地盯著棋盤,好像看到一件他完全無法理解,驚世駭俗的事。

周翩翩雖然棋藝並不了得,可是棋盤上的形勢是如此一目了然,就是他都能看得懂。

「李真人……你輸了嗎?」



「輸了。」李純陽不得不承認道。

「你是故意讓棋的?」

「李某……沒有讓棋。」

「下了幾手?」

「三十七手。」

「那不是還在開局麼?怎麼可能!」

李純陽和周翩翩,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好一會兒都說不出話來。

周謙勝過了李純陽後,眼神便由變回一片迷茫的,又再沉醉於自我的世界去了。

「李真人……依你看,犬子如何?」

「令公子的狀況,既是可喜,也有可憂。令李某憂心的是,他身上的一個劫數……」李純陽沉吟良久,才道。

「劫數?甚麼劫數?」周翩翩緊張起來。

「這恐怕是他從無數前世積累下來,直至如今也尚未解開的一個心結。幸得高人指點,他正在努力化解,至於能否成功,依我看……尚是未知,要化解多久,也很難預料……」

「那……我們可以做甚麼,去幫助孩子化解劫數?」

李純陽搖頭苦笑。

「令公子不過是稍為召回一點神識,即能於棋盤上大敗李某,由此可知,他正在全神貫注地應付著的,是多麼困難的一個局面!李某不是不想插手,而是根本沒有插手的餘地啊。」

「……連大乾李真人也束手無策嗎?」周翩翩皺眉深思。

「可喜的是,不算這一劫的話,令公子絕對是不世之奇才,只要劫數一解,他定能一飛沖天,三界六道,任他縱橫。我李純陽,絕對不會看錯人。」

說罷,李純陽憑空變出一把小劍。

此小劍僅有巴掌大小,通體透紅。

「天階上品飛劍!」周翩翩乃識貨之人,當然一眼便看穿此物的價值。

「此為「赤鳥火曜劍」,傳說為遠古時候某位得道真仙的成名法寶,該真仙殞落後,此寶便一直下落不明。直至數百年前,李某偶爾於人間某處廢棄洞府中發現。此寶已有靈性,尤其擅長護主,可惜跟李某的另一把護身飛劍相沖,兩者不能兼得,所以李某早想找個籍口,送給別人。既然今天跟令公子有緣,那就贈給令公子吧。」

李純陽唸誦法訣,五指結印,手印連連變換。

只見這赤鳥火曜劍的劍身,漸漸浮現出一層又一層以奧妙符文寫成的法寶禁制。

「這赤鳥火曜劍,內有三百六十重禁制,沒有天仙修為者,根本煉化不了!貧道這就把此劍第一形態的一百二十重禁制悉數解開,再讓令公子直接滴血在法寶的靈坯之上,如此便可免除煉化功夫,甚至能以沒有修煉過的凡人肉身,直接以神識驅動這件法寶!雖然威力會因此而折去至少一半,但是用以護身,卻應該是焯焯有餘了。」

只見李純陽的法訣和手印漸趨奧妙,劍身上的重重符文禁制,逐一解開,就像是一座有多重城門,重門深鎖的堅固城池,其城門逐一打開,迎接新任城主的到來。

李純陽神識稍動,飛劍即以奇快速度,輕輕劃過周謙指尖,輕得僅僅只流出一滴血,便止血痊癒。鮮血滴到了劍身之上,隨即滲入了劍體核心的「靈柸」當中。

「靈柸」便是法寶孕生靈性之所在,也是法寶最要重的核心部份。滴血入靈柸,便是讓法寶認主的意思。

頓時劍體透出一層紅光,認主便已完成。

飛劍認主後,精靈地繞著周謙轉了幾圈,好像很高興似的,然後便竄進了周謙頭頂的泥丸宮中,消失不見。

周謙如若無其事似的,繼續沉思。

「那,周大將軍,這把飛劍,足夠還掉李某當年欠下的人情了吧?」

「恐怕還差一點。」周翩翩搖了搖頭。

「少貪得無厭了!這可是天階上品的真正寶貝!」李純陽這位真仙,也被激得動氣起來,「別說我瞧不起人,我敢說,連你自己都沒有這等好寶貝吧!」

「那我們一起上乾京面聖!讓人皇評價一下,到底是我貪得無厭?還是你摳門呢?」

李純陽沒法,只有嘆一口氣。

「這樣吧,要是令公子劫數能解,將來定會上京,競逐那「六藝狀元」的。到那時候,李某會稍為提攜他一把。這樣可以了吧。」

「有李真人一言,周某就放心了。」

周翩翩這才肯讓李純陽離去。

「……難道是天盤境裏的奕棋者嗎?不知道是第幾度境界的大能,竟然連李某也看不穿啊……」李純陽遠去之時,還在掛念著周謙的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