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不辭而別地走了三個月,害你擔心,對不起了……」周謙誠心地對青兒說抱歉。

青兒稍稍一愣,連忙猛地搖頭。

「少爺千萬別這麼說!少爺當日身中奇毒,身不由己,青兒又怎麼會不明白呢?」

「我……回到府裏來後,就連娘那兒也不去請安,第一時間便是回到院子裏來,看一看你……這,青兒你明白嗎?」周謙有點結巴地道。

畢竟他殺了好幾個月的人,修羅狀態停留得太久,一時之間回不到言情狀態裏去,也是人之常情。



青兒霎時滿臉羞紅,把頭垂得低低的,嘴角帶著甜甜的笑意。

「……嗯。」

周謙沐浴梳洗,更衣好後,方才精神奕奕的前去跟夫人請安。

「少爺!你總算過來了!夫人在廳裏等著呢。」服侍夫人的貼身丫鬟迎春,早就在中庭等著了。

這迎春也是府裏下人當中,僅次於小青的美人胚子。她也是隨著慕容如雪從娘家帶過來的,年紀比小青長了一輩,那精碓玉琢的俏臉當中,更添一抹成熟的風韻。當然要是拿夫人來比較的話,迎春就要遜色不少了。



「迎春姐姐,夫人最近怎麼了?」周謙帶著小青,跟迎春和其他丫鬟一起走過長長的迴廊。周謙少不得先打聽一下娘的近況。

「回少爺,這三個月來,夫人每一天都過得非常不愜意!不單食之無味,夜不能寐,就連畫筆也沒有提起過一次!夫人最為珍視的那幅「剎那風華圖」,都擱在一旁,沒有打開過!而每當老爺回府時,夫人便急著要追問少爺的消息,老爺雖然多半時候都是報喜不報憂的,可是有時候也會說溜了嘴,透露了點少爺正在危急關頭之類的話尾巴子來!夫人一聽到這些不好的話,心情也就更差了,有幾次甚至還跟老爺有了點小口角……」

周謙只是默默聽著,直讓迎春說完。

「這幾月來,辛苦姐姐們了。青兒,待會替我打點些小禮物,給迎春等姐姐她們送去!」

「是,少爺。」小青聽命道。



「少爺怎麼這麼見外!服侍老爺夫人,這不是我等丫鬟們的份內事麼?真的不用!」迎春等人都連忙推辭周謙的好意。

「既然娘親連爹都不放過,你們幾個貼身服待她的,想必也不會好過罷!說起來,娘變成這樣,也是我這個當孩兒的不好……迎春姐姐你就算是承了我這份小小心意吧。」

見周謙堅持要送,眾丫鬟推辭不過,這才勉強收下。

「謝謝少爺的心意,迎春這就替府裏眾人領受了。」迎春道。她心頭也是一暖,這位少爺才甦醒多久了?怎麼對此等人情世故的事情,學習得這麼快?

眾人穿過了長長的迴廊,來到了夫人待客的前廳。

此時,慕容如雪正在焦躁地踱著步呢。

「夫人!少爺過來了!」迎春喊道。

「謙兒!」她總算看到了孩兒平安歸來,自是激動不已。她也顧不得甚麼儀態或是身份,直撲過來抱著周謙,瞬間便哭成淚人似的。



「孩兒不孝,讓娘擔心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謙兒!你在那邊……吃了不少苦嗎?有沒有挨餓?都睡得著覺嗎?」

「孩兒過得還不錯,吃得香睡得飽!而且每天都在勞動,身板子都練得壯了!」

「嗯,娘親看得出來。」她剛剛抱著周謙時,就感覺得到孩兒的手臂粗了好幾圈,而且肌肉結實強健,跟過往那副養尊處優的身子,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她自是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周謙當日誤飲元始魔尊的本命精血,他爹沒有選擇,只好讓他煉化精血,融入肉身。如此一來,孩兒就跟他爹一樣,走上了「人間修羅」的道路了。

修羅道,便以殺戮作為修煉手段,以遠古神魔作為修煉目標……



這個選擇,自是跟她對孩兒成為一代聖儒的期望,南轅北轍了。

只是孩兒的安危遠比一切重要,慕容如雪也便不再多言了。

「倒是娘親好像消瘦了些!是不是都沒有好好吃飯?」周謙打量了一遍慕容如雪的身子,雖然依舊是風姿綽約,清雅動人,可是卻稍嫌清減了些,有點兒太過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了。

「是不是丫鬟們跟你說的?真是的,怎麼輪到孩兒反過來叮嚀娘親了?」

「娘親在耍性子,做孩兒的當然要管一下!不然的話,這就是不孝了!」

「清減一點總是好的,自從嫁了你爹以來,娘就一直在胖啊……」慕容如雪破涕為笑了。

「女兒家還是有點圓潤比較好。」

「像小青這樣便最好吧?」



青兒就只是默默站在夫人身後,不時以手帕拭淚,好像在勉力壓抑著情緒。她聽著夫人和少爺突然調侃她,兩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掃,她這才刷地臉紅起來,低頭不語。

「謙兒,你且回院裏去好好休息,今兒晚上,我們便吃好一點,別說娘又不吃飯了。」

這一整天,小青一直表現得很矜持。晚膳的時候,也是盡心服侍周謙,表現得跟平時沒有兩樣。

直至就寢時候,兩人躺在被窩中,小青這才撲進周謙懷裏,哭崩了。

「傻瓜,哭甚麼呢?」

「青兒……很擔心少爺!因為……這麼多年來,少爺從沒試過離開青兒這麼久!所以,所以……」

周謙心頭一熱。



被人思念著的感覺,真好。

「乖乖!我現在不就回到青兒的身邊了麼?」

「少爺!青兒真是沒用!竟然害少爺受了這麼多的苦!……當日青兒聽著少爺誤中了奇毒,青兒便日夜懇求夫人,想要得到一份毒藥的樣本,好替少爺調製解毒的藥湯!後來夫人實在是推搪不過了,這才私下告訴青兒,其實少爺並不是身中奇毒,而是遭到遠古魔尊意志入體!青兒搜索枯腸,都想不到如何調製合適的藥湯,去幫助少爺渡過難關!這都是青兒學藝不精,沒有完全繼承青蛇族秘傳藥學之過!所以……當少爺剛剛跟青兒說對不起時,青兒只是覺得滿心自責!少爺哪有對不起青兒的地方呢?是青兒對不起少爺才是!青兒……真的很是害怕,要是因為青兒的沒用,而累到少爺有甚麼不測的話……」說到後來,青兒已是泣不成聲!

「青兒啊!為何要把所有事情都怪責到自己身上去?這一次,完全是少爺我亂喝東西,釀成大禍,都是我自己不好,與人無尤啊!再說嘛,其實這一次魔尊入體,也不失為一次機緣!本少爺福大命大,連魔尊也奈何不了我,反而被我煉化掉了!青兒看看我這副身板子!其實這都是奪取了魔尊留下的功法後,才練成這樣子的!所以說,我其實是因禍得福!」

「……真的嗎?」

「真的!少爺有騙過青兒嗎?」

「沒有。」青兒搖頭。

「那麼,笑一個給少爺看!」

青兒勉強轉哭為笑,這笑容配搭著臉頰上的淚水,溫暖之中帶著淡淡的淒然,美得讓人心悸。可是才笑沒一會兒,青兒的眼淚又再出來了。

「青兒真的很擔心!很害怕!這些天來,青兒在不停地想著,要是少爺真有甚麼不測,青兒、青兒也就不想要活了!少爺!求求你向青兒發誓!少爺以後定然要好好的照料自己,不要再讓自己陷入這種危險了!不然……青兒……以後要怎麼辦?嗚……」

周謙輕撫著青兒的秀髮。

「少爺跟青兒發誓,不管少爺以後遭遇到怎麼樣的情況,最終都會安然無恙地回到青兒的身邊!青兒啊,你知道嗎?這一次,我確實是經歷了一場很艱苦的生死難關!當中甚至有好幾次在心裏想,真的是撐不住了!不如放棄吧!只要把最後撐著的一口氣都吐出來,以後就不用再受折磨了!可是……我最終還是打消放棄的念頭,堅持了下來!因為我還捨不得死去!因為這兒……還有等著我回來的人!在我心裏面,還有一個我想要再見,我絕對捨不得放棄的人!為了再見到她,我無論如何也要活著回來!就憑著這股執著,我才能夠撐得過所有的難關……我說的這個她到底是誰,青兒,你知道嗎?」

小青按住了周謙的嘴巴。

「青兒都知道!青兒都知道!少爺甚麼都不用說……」小青把周謙抱得更緊,更緊……緊得幾乎再也沒有一絲空隙。

「青兒,你真的瘦了很多,只是隔著衣服看不出來……你沒有好好吃飯吧?」

「少爺若是不喜歡的話,小青以後就讓自己長胖一些……」

「嗯……」

「……少爺真的壯了很多……」小青好像突然發現到周謙的男性魅力,頓時感到一陣臉紅耳熱,胸口如小鹿亂撞似的。

等待了好一會兒,少爺怎麼沒有像往時般毛手毛腳的?心裏面的期待悄悄落空了,不禁又有點兒憋不住了。

「少爺……要不要讓青兒……侍候你?」

青兒抬頭看向周謙,發現他鼻息規律,面帶微笑,是很放鬆很安心地熟睡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