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謙進到屋子裏之後,讓青兒親自侍候,熱毛巾刷了把臉,嗽過了口,呷了杯茶,這才把剛剛如何處置趙喜一事,對小青娓娓道來。

 「青兒,少爺剛剛為你出了一口惡氣……」

「嗯,剛剛迎春姐姐已給青兒捎消息來了。」小青聽罷,也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未見得有甚麼得意。

「那你剛才有沒有跑出去看熱鬧呢?」

「迎春姐姐有叫我去看呢!不過青兒正巧在熬藥湯,忙著看火,走不開。」



「那真是可惜!」

「其實只要看到少爺安然無恙,此事最終如何收場,已不是青兒在意的了。趙家公子這麼做又是何必?不過徒為人家添笑話而已。」小青道。

周謙盯著小青那雙坦然無波的眼眸。

他心裏有一剎那自問道:這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裝逼麼?可是青兒的個性他很清楚,跟她相處了這麼多年,從沒見她裝假過的!她是把恩怨糾紛看得很輕的那種人,即使被人家欺負,也是轉個頭就忘了,也不會忘忘不念地要報仇出氣甚麼的。在她眼裏,少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少爺無恙,那其他的事情,便與她無關了。

這股氣質,跟周謙截然不同。周謙是千年老怪,再是怎麼不諳於人性,總也累積得到一點處世之道,這裝逼有一部份也是為了自我保護,畢竟誰也不知道豆腐裏面,是不是藏著鐵板!



在周謙看來,小青的純樸,真是稀罕得要申請世界遺產了!

這如此紛亂不休的世道,竟然還能培育出如此渾然天成,沒有心機的女子來!名器啊……

不!是極品才對。

「少爺!話說前些時候,迎春姐姐不是送來了一副百年黃精麼?青兒依據青蛇一族流傳下來的一道古方,配了幾味藥材,總算把這副黃精熬成藥湯,如今火候已成,可以服用了!」

「啊,原來你這幾天來老是躲著,就是為了熬湯啊。」周謙道。



「嗯,這味午陽養陰大補湯,只能夠在每天午時太陽極盛之時,以日照加上猛火熬一個時辰,然後便要轉移到寸光不進的地窖之中,文火養焙到第二天的午時,如此往復七天,方具火候!少爺於這個時辰歸來,正好是服藥的時候!青兒這就把補湯端來!要是再晚半個時辰,藥效就要減半了。」

「青兒辛苦了!把湯給我送到修煉室去吧。」周謙點頭道。看這藥湯熬製難度之高,他也大概料想得到,這碗藥湯不是喝了有點補身這麼簡單的,不嚴陣以待不行。

周謙這便換過修煉時穿的武者裝束,進入修煉室中。

一碗濃濃的黃色藥湯,已是置放於地上。整個室內,均是藥香四溢。「好藥!」單是聞這藥香,周謙已覺神清氣爽,疲勞盡消。

周謙盤腿而坐,然後便捧起藥湯,一飲而盡。

古藥經有云,黃精這味珍貴藥材,有「補諸虛,填精髓」之妙用。換言之,就是一味打底補身之萬用良藥。若是有上百年火候之黃精,服後更有辟谷不飢,延年益壽之奇效。

藥湯流入周謙腹中,頓時化成一股暖流,盡滲入周謙的四肢百骸之中。

周謙頓感一陣舒爽!



由於此藥有辟谷之效,就是服了之後可以有好幾天不用吃飯的,藥效滲進了整副腸臟之後,便同時把原本在腸臟裏的不潔之物,都洗滌出來!周謙平日大魚大肉,吃盡人間煙火之食,腸臟內難免積聚了不少毒素殘渣!這一帖藥湯下肚,便是趁機會把腸臟都重新打理一遍!

這些殘渣毒素,也沒變成便溺直接排出,而是經過二次消化,滲入體內,把剩下有用的營養都吸收得乾乾淨掙,再把最後剩餘下來的真正廢物,化成汗水,從毛孔排出!

周謙頓時流出一身又黏又臭的大汗!

排汗,實是一種享受!試想想看,那些又黏又臭的髒物,本來都藏在你的身體裏的!如今有機會都排出來,這就好比是年關時家裏在做大掃除的感受!過程是費勁,可是結果是舒爽的!

周謙閉上眼睛感受著這個過程。

約一頓飯時份後,周謙污汗排滿一地,同時也感到有點唇乾舌燥了。他便提起早就預備好的大水缸,大口喝水,補充流失了的水份!

喝過了水後,汗排得更兇了。周謙知道這個過程十分重要,排汗是否徹底,對這次服藥的效果有直接影響!他也是不急,喝了幾口水後,便先讓汗流過了,然後再喝……



直至確認排汗結束之後,周謙也已喝了大半缸的水了。

他吁了口氣,頓時感到體內腸臟生出了一股清爽潔淨之感!以前略有所感的一些腹脹飽滯,消化不良的小毛病,都完全根除了!他感覺到自己的消化和吸收能力,都得到了大幅強化!這對於以肉身修煉為主的神魔煉體流來說,是很重要的!

而雖然他的腸臟已是完全清空的狀態,可是卻沒有任何空腹飢餓的不適感!他的整副腸臟都充滿著黃精之氣,而這黃精之氣,便是比起甚麼大羊腿燒牛肉等,都要更加滋補的養份!

周謙頓時感到體力無比充沛!那種感覺,就像是吃完飯後,也不用等消化吸收,直接變成體力的暢快感!

正當他打算活動活動身子,感受一下體力提升了多少時,在他體內的黃精之氣,又開始發生作用了!

原來這午陽養陰大補湯的藥力,還未完全發揮出來!

洗滌過腸臟之後,黃精的藥力,漸漸滲入了周謙的骨髓!骨髓,便是藏在「骨」之內的活性精華,而血液便是在骨髓製造出來的!正所謂「髓生血,血生肉」!由此可知,骨髓可以說是肉身的真正根本!

上百年火候的黃精,有補髓的奇效!



有說一個人的體質底子是強是弱,關鍵是骨髓的量,是否足以填滿骨中的空間!

話說在另一個時空,便有過這樣的典故:話說,某敗國妖人跟一個史上有名的昏君,一日出宮巡遊。他們看到了一個老年人和年青人同時涉水渡河,那河水當時可是很冷的,只見那老年人面色紅潤,完全不覺得是一回事,不過那個年青人就凍得臉都青了,沒走幾步就跳回岸上去。那昏君就問:為甚麼有些老年人不怕冷,年青人卻反而如此不濟呢?正常來說,不是年青人體質較好的嗎?那時候妖人就對昏君說,這老人不畏冷麼,定是他爹娘生他生得好,他的腿骨內都是滿滿的骨髓,而那年青人則肯定是只有半滿!那昏君就驚訝地問:竟然有這種事麼?那妖人便提議道,大王啊,你把這兩人的腿斬了一看,便知妾身所說是不是真!於是昏君便真命人斬了兩人的腿,一看,果然如此。

由此可見,一個人的骨髓之量,大抵是關乎於父母之體質,在受孕懷胎之時,便定了的。當然後天可以增補髓量,卻需要漫長的功夫和耗費資源了。

這也是為何有補髓效用的黃精,會被視為珍貴無比之奇藥了。

藥氣滲入了周謙的渾身骨髓,使他頓時感到,體內最深處彷彿正在沸騰!

新的骨髓,正在不斷生長出來!

畢竟凡人之軀,沒有所謂完美的肉身,即便是周謙此種神魔煉體,肉身之強早已遠超凡人,可是要達至「骨中滿髓」,還是有些距離的。



如今有了這補湯之助,骨中未滿的空間,很快就被新生的骨髓所填補!而且,還漸漸有了滿溢的跡象!

周謙頓時生出一股脹滿欲爆之感!

全身骨頭從內部爆炸,這可不是說笑!恐怕即使是神魔煉體,也活不過來!

周謙的擔憂很快就消除了。只覺他的渾身骨髓在滿載之後,便開始排出活性不足的舊髓!這舊骨髓也是肉身精華,好東西來的,被逼出到了血液之中,循環全身,也是能吸收的都被周謙的肉身吸乾吸盡了,剩下來真不要的,才又化成汗水,排了出來!

這一身汗,排的便是周謙的先天不足了!

雖然說周謙的父母,都是名震人間,甚至於整個三界六道都算得上是個咖的大強者,可是只要未超脫輪迴,成了那自有永有之終極存在,那他們的肉身,便當有些許的不完美。兩個不完美之物所生下來的後代,自然也就不完美了。

又花了約一頓飯的時份,周謙才感覺到骨髓的沸騰開始緩和下來,最終靜止了。

周謙的渾身骨髓,幾乎都換了新的!

雖然還未可以稱之為「滿髓」,可是那骨髓之質和量,都比服藥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

當初周謙在喝下魔尊精血,喚醒神魔煉體時,也曾經歷過類似的換血過程!這兩者不過是用以激活的媒介不同,但效果是有著異曲同功之妙!

周謙催動神魔煉體第一重!

喋血爪!

轟地一聲,那經過了加厚強化的修煉室,牆壁又被他打出了一個大洞來!

本來他的碟血爪必需全力施為,才能轟出這麼一個大洞來的!如今卻只需要七、八成的力量!而且,這牆壁的厚度和硬度還都是已加倍了的!

這帖藥果真是大補!直接服下,不用修煉,就讓他的肉身力量,提升了好幾成!

小青在洞外探出了頭來一看。

「少爺服過了藥湯後,修為又有了大長進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