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涂大哥有甚麼顧慮呢?」周謙問道。

「唉……我是擔心自己沒用,怕他日被發配到了前線,才打不到幾場仗就戰死了!到時候丟下我老娘一個,她又沒有力氣殺豬,難道讓她老來當個拍鄰居的門要飯的?身為人子,於心何忍啊!」

「涂大哥真有孝心。」周謙朝他比了個手指頭。

「唉,別老是說我了。老弟又有何打算了?最近讀書讀得如何啦?」

「實不相瞞,在下近日是有打算擱下書本,跟涂大哥一樣,也是想要從軍。」



「哦?那也是的!你天生神力,不去打仗的話,是太浪費了!這讀書麼,還是不適合我們這種骨子裏的粗人啊!哈哈哈……」涂大富拍著周謙的肩膊道。

周謙只好苦笑。他本來是下棋起家的,投胎轉世之後,又讀了萬卷聖賢書,可是輾輾轉轉,不知何時,他又已經被歸類到粗人的組別去了。

「涂大哥!別灰心!在下相信人只要懷抱希望,事事總有轉機!說不准一個機緣巧合,你就能夠一次實現所有的願望了。」

「承你貴言!承你貴言!哈哈哈……可是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呢?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趙喜還真的用屁股吃鬼天椒吧!」

「來!吃飯啦!」涂大娘喊道。



周謙就和小青留在涂家,吃了一頓美美的雙冬羊腩煲!那黑草羊腩炆得入口即化,肉味濃郁;雙菇甜美多汁,把花椒八角和南乳調味都吸收進去了;配上了炸得酥脆的枝竹,爽口的馬蹄,讓人不覺胃口大開,欲罷不能!

不過周謙若是認真起來,也是太霸道了,說不准涂大娘和小青都夾不到一塊肉吃的。所以他也只是淺嚐即止,看人家涂大富能吃幾碗白飯,就跟他吃一樣多好了。待會回府裏再補吃回來罷了。

用過了飯,再閒話家常了一番,周謙和小青便起身告辭了。

「涂大哥,我過幾天再來看你!」

待得書生離去之後,涂大富閒得無事,便又拿出那竹筒子來把玩。



「療傷的藥湯嗎?雖然我向來都不太喜歡吃藥的,怕苦!但既然這是小青姑娘的一番好意,就賞下臉好了。」

說罷,涂大富打開竹筒,便把藥湯一仰而乾。

「吁……還蠻好喝的。」他把嘴巴舔了個乾淨,一滴也沒有剩下來。

「哎啊!你這傻子!人家小青姑娘不是囑咐過了,這藥湯藥性大補,每次就只能喝一小口!你怎麼一下子就喝光了?」

「我剛剛就是喝了一小口啊!若是平常喝水的話,這竹筒還不夠我喝滿一口的。」

「她當然說的是姑娘家的一小口!天啊!大富!你怎麼啦!身子有沒有甚麼不妥的?」

「沒有,我好得很呢。……慢著!我的肚子怎麼在動?哎……不行!要拉肚子了!」

幾天後,趙喜果然屁股塞了鬼天椒,遊街示眾去了。



涂大富親眼看著趙喜的模樣時,他又想起了書生說過的那句話:人只要懷抱希望,事事總有轉機?

之後又過了幾天。

「涂大哥!」周謙又是一身書生裝扮的過來了。

「呵!書生老弟!」涂大富正在自家門外鍛鍊呢。他朝著周謙揮了揮手,手裏握著的二十斤鑄鐵把手,就好像是抓著一把雞毛似的,渾然不覺重量。

「呵……涂大哥的傷勢好了吧?」周謙問道。

涂大富拍了拍肚子道:「何止是傷勢好了這麼簡單!這十天以來,你老哥我每天都在長力氣啊!不加倍鍛鍊把力氣耗光,還睡不著覺來呢!你看!這裏共二百斤的鑄鐵,我隨便就能舉起來了!要是在十天前嘛,我就最多能舉個五十斤而已!」

「……涂大哥真是太厲害了!」周謙對他比了個手指頭。



「唏!老弟你真是不地道!還給我在裝不知道麼?我涂大富就是個傻子,也猜得出來這是小青姑娘那碗藥湯的奇效啊!」

「這……那藥湯的效力有這麼厲害嗎?」周謙撓頭。他心裏確實在納悶,因為好像跟小青說的不一樣啊!不就是才強身健體而已嗎?怎麼還生出神力來了?

「其實老哥我最初都有點害怕!因為我好像搞錯了,把那筒子藥湯都一口氣乾了啦!結果就拉肚子拉了個四、五天,那拉出來的都是奇臭無比,又髒又黑的,澆在菜田上,菜都死光光了!拉肚子還算了,半夜裏還盜汗呢!那汗又是臭得離譜,臭得我都直做惡夢!可是與此同時,不知怎的氣力就從手手腳腳裏面湧出來了!」

竟然一口氣乾掉十天份量的大補湯……此人如此胡亂喝藥,真有周謙喝下魔尊精血的風範啊……

可是這樣亂打亂撞,正好此人又命硬,因此便把剛烈的藥性都啃了下來,強行大大提升了體質!

「這樣一來,老哥我就總算知道了!原來老弟你被稱為大力書生,也是多虧了小青姑娘的藥湯啊!」涂大富道。

「真的是這樣。涂大哥知曉了在下最大的秘密了。」周謙笑笑道。他心裏有在對涂大富說抱歉,因為神魔煉體之事,他確是不能隨意暴露啊。

「你真的是我涂大富的好兄弟!哈哈哈……放心吧!就是被人打死,老哥我也不會把這藥湯之事說出去的!」



「涂大哥言重了!來!讓我先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這位是我國中軍大營的陳得烈校尉,你們應該見過的。」周謙招了招手,讓一直待在後面的陳得烈前來。

「陳得烈見過涂兄。」陳得烈抱拳道。

「呵!你就是那個在綵燈大會上,頂著那南門武將的陳得烈嗎?我認得你!你也是個好漢子嘛!」

「不敢當!涂兄見笑了。」

「這位得烈兄,乃是在下的好朋友!這一次,在下特意把他拉過來,便是為了讓他審核一位從軍的可造之材!」

「哦?那人是誰?倒說出來讓老哥見識一下……」涂大富還左顧右盼了一下子,最後才指著自己鼻子道:「難道是指我麼?」

「得烈兄,你覺得我涂大哥如何了?」周謙問道。



陳得烈剛剛才被周大少爺稱為「好朋友」,他心裏還在飄飄然著呢。見少爺問話了,他才乾咳了兩聲,正色道:

「嗯,能舉重二百斤,也是我軍二品良材的選拔條件之一了。若是以二品良材進入我軍的話,得以獲編進中軍大營,受三年正規訓練,訓練完畢後,便可直接晉升為九品副尉,也是可以帶幾個士兵上戰場的了。」

「副、副尉?我嗎?」

「當然。只要涂兄有從軍的意願的話,以涂兄之才,這副尉一職,是手到拿來的事。」

「可是……我、我只是個殺豬的……」

「殺豬的不錯,至少不怕見血!拿慣刀子的,對學習刀法武技也有幫助。」陳得烈道。

「娘!娘啊!你的傻孩兒要出人頭地了!」

涂大娘這會兒又在灶房裏做飯呢。她連忙跑了出來,聽到涂大富講了一通後,再看看書生和那軍官裝扮的男子都點了點頭,這才弄清楚涂大富的話來。她那笨蛋兒子,竟然被選中進入衛國軍主力的中軍大營了!

「謝、謝謝大人提攜!」

「稍等一下!其實還未可以的!涂兄還必需要當場進行一些測試!測試通過了後,才可以被確認是二品良材,得到兵部發下來的徵召令!」陳得烈道。

「得烈兄最近正好被輪值到新兵徵召部門任職,他手握印章,有為新兵進行良材審核的權力。」周謙道。

「好好好!要考甚麼都可以!陳校尉你就儘管出題目吧!」

「其實這也不過是走程序,以涂兄之才,應該不難也。我們這就開始吧。」

新兵良材審核的內容其實很是簡單,就是考考氣力,身手敏捷程度之類的基本素質。涂大富本來就是身體壯健之人,再經過小青一碗藥湯的洗禮之後,更是脫胎換骨,各方面的體格條件,都已遠遠超過凡夫水平。

陳得烈本來也不過是打算做做樣子,心想只要是周大少爺保送之人,也不要說是個殺豬的,就是真的要把一頭豬保送去做九品副尉,大概也沒有人敢說不的!

可是,這測試做了下來,他發現這涂大富底子確實不差!大概他自己在新兵之時,體格也沒有他的好!剛剛好像聽說,這涂大富之所以有如此體格,乃是喝了小青姑娘的藥湯!這到底是甚麼藥湯啊!要是他在開始練武之前,也有機會喝上一喝,恐怕如今都是個小將軍了!

測試完後,陳得烈心服口服地點了點頭。

「恭喜你,涂兄,你通過審核了。確實是二品良材。」

「謝謝!謝謝!」涂大富樂得握著陳得烈的手猛晃,接著又跟周謙抱成一團!「老弟!你真是我的貴人!我的福星!」

「涂大哥言重了!涂大哥是憑自身實力,考入我軍的。在下不過是作個順水人情,把一個良材介紹給得烈兄而已。」

「涂兄,這是在下根據你的測試成績,所暫擬下來的一份新兵入伍的「安家銀」,未知你是否滿意?若是有甚麼別的要求,儘管跟我說,我馬上再去向兵部申請!」

涂大富不識字,這就由陳得烈朗讀出來。

這「安家銀」主要內容是:二千兩銀子,一百頭牲口,五十匹布,另有各種器皿雜貨等等,還有一名孤兒出身的小丫鬟,是待涂大富入伍之後,專門服侍涂大娘的日常起居的。

「這大概……還足夠涂兄入營訓練這三年裏的家中開銷吧?」陳得烈問道。老實說,這衛國兵部發出的「安家銀」實在是沒有這麼多的,好一半是周謙的私人補貼也。

想想看二千兩銀是甚麼概念?涂大富積下來的幾十兩銀子,要是再添個一倍,就足夠給一個平民百姓娶媳婦了!

「夠、夠了!」

「這麼多的銀兩,我娘不用去殺豬了!可以安心養老啦!」

涂大富和涂大娘相擁而泣!

看到了這一幕,周謙心裏面一塊石頭,算是落下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