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只見他還走不出三步,便是兩腿發軟,左腳絆到了右腳,摔了個臉朝地!周謙一步未退,只是默默看著此人耍寶。

「好痛!你這邪道書生,果然有兩下子!殺吧!你就殺了老夫吧!」陳風大字型地躺在地上,閉眼喊道。

「我若是要殺你,你就不會還活到現在了。」周謙道。

陳風突然爬起身來,指著周謙罵道:「果然是你下的命令!你好變態啊!既已宣判了老夫死刑,卻又遲遲不行刑,又不准老夫去那九十九死籠拼個一線生機!就把我綁在這兒不死不活的!你說!你是甚麼意思!」

「陳風,你如今已是修為盡廢,形同死人,難道還想要打九十九死籠的主意?這不是送死麼?就算你還真有本事,給你拼出了一線生機,到了外邊,滿天下都是你的仇人,你還可活過幾天?」



「你別要跟老夫講道理!老夫聽了便頭痛!老夫就是個瘋子,你就讓我像個瘋子地死掉就好了!你管我咋的!」

「你是不是還有非活著不可的理由?」

「那又關你甚麼事?老夫偏不告訴你!」

周謙把陳風的表情語氣都看在眼裏。他心裏想:此人果然沒有如世人所想一般的瘋,似乎還明事理呢。

「我這就開門見山。我有本事恢復你的顛峰修為,不過條件是,你要當我的一條狗。你願意麼?」周謙道。



陳風呆住了。他滿臉不可置信地盯著周謙。「你再說一次?你……有本事恢復我的顛峰修為?」

「正是。」

陳風瘋狂大笑。「若是老夫恢復了顛峰修為,還用得著當你小子的一條狗?老夫的劍指虛空一點,你就爆了!再瘋的瘋子,也幹不出這種事來!你這邪道書生,休想逗弄老夫!」

「就算你對我說,你心甘情願當一條狗,我也是完全不會相信你的。所以,需要一個交換條件。」

「甚麼條件?」



「把你的命,交到我的手上,讓你成為我永遠不會背叛的奴隸。」

「你是打算把老夫弄成一個傀儡?哼!你若是真有這個本事,直接下手不就行了!用得著說服老夫麼?」

「此法施行難度極高,而且施法對象的神識不得有任何抗拒。所以,我要求你自願把命交出來。」

「哼!誰會心甘情願當別人的奴隸?你少做夢了!」

「我可以作出承諾,日後若是到了適當時機,可以讓你完成你那未了的心願!你不是說,有必需要活著的理由麼?你把命交給我後,就不算是個活人了,可是,你還是可以把事情做完,也有這個能力。」

「承諾?哼!這隨口說說,算得上數嗎?若是老夫把命給了你後,你反口不認帳,那老夫又可以怎樣?」

周謙聳了聳肩。「我只能夠給你口頭承諾,你也只能夠指望我不食言了。反正若是你不願意,我儘管可以在這死囚牢裏另找一個替代之人。可是你若損失了這一次機會,你想要做的那件事情,便永遠沒法完成了。」

陳風心裏在掙扎了。



「我真的可以恢復到顛峰修為?」

「若是我所料不差,我在施法之後,你便將會捨棄掉這副殘軀。那即是說,你身上那些無法治癒的隱患,也將從你身上剝離。」

「若是?所料?你還不肯定啊?」

「我不會再跟你多費唇舌!你只管跟我說!你是要把命賣給我,還是不賣!」周謙冷喝道。

陳風呆了一會,便淒然一聲冷笑。

「確實正如你所說的,老夫如今,不過形同死人,這命有還沒有,根本是分別不大!只是老夫不甘心,若不是老夫曾遭到暗算,修為大降,這下半生就豈會淪落到當個都城小賊,只配替人辦些瑣碎小事?就連你這樣的黃毛小子,都能毀我飛劍!我是應當早就死了去的,可是我當時沒有這個勇氣,結果選擇了苟延殘喘,到頭來,那當要做的事,還是始終完成不了!老夫裝瘋賣傻,欺騙自己,實是每一天都過得生不如死啊!罷了!既然老夫在形同廢人之時,竟還能得到翻身之機會,那還有甚麼好猶疑的?就是把命賣了,換來霎眼間的轟轟烈烈,也絕對值得!」

陳風咬了咬牙,目光狠狠地盯著周謙,重重點頭。



「賣!老夫就把命賣給你了!」

「放心吧,陳風。你將會一直轟轟烈烈下去,直到我死。」周謙點了點頭,便燃燒生魂之力!

一副繚繞著黑氣之金色符鎖,呈現在他的掌心。然後,他的另一隻手,連連變換著手印。

「陳風!放下你心頭的一切雜念,尤其絕不能生起抗拒之心。你修行多年,應該不難吧?」

「哼,太小看老夫了。」陳風透了一口大氣,放鬆身子,進入了心無雜念的精神狀態。

周謙也是疊加了三十六道手印,然後兩指一點在鎖身上。

此鎖「咔嚓」一聲,打開了。「嗡」地一聲,頓時鎖身射出一道約有碗口粗細,帶著黑氣的金光,打在陳風的心坎上!

陳風的「命」,被鎖定了!



「接下來便是最困難的部份,把他的命攝出來,然後寄生到我的神識之中……」周謙的表情變得凝重了。

他燃燒了五十個生魂之力!一道白光,自他胸腹間的生魂熔爐射出,灌入金鎖!

一道看起來完全陌生的符咒,在周謙的腦海出閃現出來。

周謙看來有點為難。因為他完全沒有學過符咒!

唸咒並不是學小鳥唱歌,差不多跟著唸就行的!符之一道,博大精深,行外人得到了現成的符咒,想要使用,也沒有那麼容易。

每一個咒音,只要稍有偏差,便是完全失去了效果!

還好,在周謙繼承天魔寄生訣的時候,也同時得到了元始魔尊如何唸誦這攝魂符咒的心得。這對他這個門外漢來說,實在是有很大的幫助。但縱然如此,還是會有難度。



周謙謹而慎之地,唸出這道共有三十六個音節的符咒!

隨著周謙的符咒唸出,陳風的心坎處,頓時感到好像被一隻無形之手所探入,好像要把他的心臟摘下來似的!漸漸地,一個斑斑駁駁的白色軟物,便從陳風心坎處冒了出來!此物冒出的部份越來越多,看來是圓球狀的,球面之上,似乎隱約看到一張陳風的臉,鮮活無比。

這便是陳風之「命」!

周謙在唸到第二十三個音節之時,稍為唸得不準,破了音!

那命球又霎時竄回到陳風的心坎裏了。

「五十個生魂就這麼沒了……」

他抹了一把額前的汗水,又把五十個生魂之力,灌到金鎖之中。

「再來!」周謙再次唸咒!

陳風之命球,又漸漸被攝出來了。

這一次,好不容易唸過了第二十三個音節,此時,陳風獰笑一聲,道:「若是老夫此時心生抗拒,破了你的法術,不知道你又會有甚麼後果?」

「你想要威脅我?」周謙頓時停止了唸咒。

「沒甚麼,老夫只是問問而已。」

「對我來說根本沒甚麼,就是浪費了一點點的氣力而已。反倒是你這瘋子,若是我的法術被破,那你的命,就是湮消魂散,再也沒有第二次機會了。」周謙聳了聳肩道。

陳風嚇出了一聲大汗,馬上噤聲不言了。

「別再打甚麼鬼主意,給我乖乖的納命來。」

周謙又再施法!

此咒共有兩處比較難的關節。周謙過了二十三這一關,這下又卡在了第三十四個音節上。他也是醉了。

「以後有機會的話,定要好好修習一下符咒之道!還好這一次沒有甚麼危險,要是在戰場之上,施個法還要失敗個三、四次,應該早被殺了。」

周謙再接再厲!

這第三十四個音節也夠難唸的,周謙又失敗了一次!

第五次唸咒!

這一次,總算把全部三十六個音節都唸完了。

陳風的命球已完全離開了肉身。只見那個驅殼,雙眼翻白,已是沒了生機。反之那個命球,表情浮現,好像是活的一樣。

那命球如今是懸浮在錮命鎖射出的那道金光之中。

周謙還以為施法完成了,那知道他神識之中,突然「咔嚓」一聲,那天魔寄生訣內有一層封印解開了,第二道符咒閃現出來。

那是一道長達三百六十個音節的「收命咒」。

不過還好,似乎沒有那麼難唸,不過是要求一氣呵成而已。

「這坑還真是深啊……」周謙來到這個地步,也不可能半途而廢!又五十個生魂燒了,開始唸咒!

這唸咒的過程,極之緩慢,因為要求的是絕對的精準。

他唸了幾個音節之後,便稍緩一下,確實在心裏複誦好了,方再又唸下來……

陳風的命,像烏龜在爬似的,在那道金光之中,漸漸飛向金鎖。那速度之慢,軌跡之不穩定,讓陳風也是觸目驚心。

「可以不要這麼玩麼?老夫現在這個狀態,跟滾在鋼絲上的雞蛋一樣,只要偏離這道金光一點,就要掉在地上爆掉!你可不可以弄快一點兒!」

「你最好不要催促我。這一關可不像之前,可以無限重來。唸錯了的話,你的命就真有如掉在地上的雞蛋了。」

「那慢一點沒關係!要是累了的話,不妨出去走走,歇息一下!」

「我有分數。」

這一道長長的符咒,周謙幾乎唸了一個時辰,才把三百六十個音節都唸完了。

一字不差,完全精準!

周謙感到神識一陣清明,似乎經過了此役,他在符咒方面,也已累積了一些修為。

此時,陳風的命球已被攝進了錮命鎖之中,鎖身之上,浮現著他的臉。

再來是最後一步了!

幸好這一步只需要暴力便成了。

周謙運轉神魔煉體,全力催動喋血爪!

他的魔爪,抓住了那錮命鎖的鎖把,使勁壓下!

「鏗!」的一聲,錮命鎖關上!

那道金光隨即消失,陳風的肉身,也是有如斷線木偶般,掉在地上,完全成了屍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