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周顯!你身為軍中罕見的特等良材,從軍資歷僅僅一個月,就得以獲得特招提拔,直接跳過新兵營,進入我軍精銳所在的尖兵營!而且,你不久前跟何琦比試跑大營一事,全大營幾乎無人不知,甚至連營裏不少高層長官,都在私下討論這一件事!不過本教官事先告訴你!不管你在外面做了甚麼,做過甚麼,都是帶不進這尖兵營裏來的!你名氣雖大,可是在我等教官眼中,依然跟營裏其他小傢伙一樣,都是一視同仁!你可聽明白了?」

「是!下屬明白!」周謙敬禮道。

「你現在就先露一手箭術給本教官看,然後本教官會給你一些初步的意見,指導你未來修煉的方向的。」

胡曄的嗓門很大,說起話話就像是在吆喝似的。雖然剛剛那一番話都只是對周謙說的,卻是半個訓練場都聽得清清楚楚了。

「周顯?」



「這不是不久前吊打殺人王的那個新兵?」

「天啊!我認得他!真的就是那個周顯!地獄來的氣袋!」

「他果然被我們的總教頭挖角過來了!那也是的!只要是看過此人跑大營的,都絕對不會懷疑,此人肯定是個尖兵料子!恐怕他入伍時,就是個四、五階的武師了吧?」

「哇!聽胡教官說,他還是個特等良材呢!就算是我們尖兵營,也沒有幾個特等的吧!」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而且你看人家的五官長得多麼細緻啊!這比起營裏的那堆歪瓜裂棗,要好看得多了!」



「你這男人婆在嘲諷甚麼?你自己又長得很細緻麼?」

聽到了「周顯」的大名,訓練場上就霎時生起了一陣不大不小的騷動。畢竟這尖兵營是不折不扣的英雄地,營裏的士兵大都性情剛烈,特別仰慕和追逐身邊的各種英雄事蹟。小新兵周顯正面挑戰殺人王何琦,最後還以當眾打臉完勝告終,這一件小小的英雄事蹟,足夠讓這些年青精銳們血脈沸騰的了。

眨眼之間,便是上百人把周顯團團圍住,他們都滿懷期待地,要看這名小師弟展現箭術!

周顯心裏,實在是有點虛啊……

只見在訓練場上的另一頭……



一名留著長髮,看上去一表人才的弩箭手,正在展示著他剛剛學成的上品箭術功法!只見他馬步大開,重心前傾,雙瞳聚攏於鼻樑兩旁,就像是一頭欲待展翅的雄鷹!他的黑身大弓已然拉滿,只待蓄勢既成。

「馮師兄真~的~好~帥!」

「真的!尤其是他雙手臂上的累累傷痕,真的好有男子氣概!」

「以馮師兄的性子,跟這一套「崖鷹箭訣」,真是出奇地匹配啊!」

「啊!我要何時才可以像馮師兄般,累積到一個六品戰功,得以換取上品箭術功法啊!」

好幾名弩箭旅上的年輕師妹們,都在帶著仰慕的神情,看著這位旅上頗有名氣的馮師兄演武。

那馮師兄心裏可是爽到翻天,可面上還是一副專注於武道的冷酷神情。他的眼角已是悄悄地從箭靶往身旁游離,尤其對某師妹的飽滿胸脯戀戀不捨。

「瑜師妹若是對此「崖鷹箭訣」有興趣,師兄可以替你到藏寶樓去兌換一套來!這一次我出任務到魏國剿匪回來,表現還算可以,共殺敵二十多人!這一次我總共得到了三個六品戰功,兌換了兩個,剩下這一個,我還未想到要兌換甚麼呢!」



「哇!馮師兄是說真的麼?可是,六品戰功,對我來說是太貴重了……」

「可是這對師兄來說,不算甚麼!我隨便出個任務,別說是六品戰功,就是五品也不難拿到!可是呢……我先前好像應承過狂刀旅的余師妹,說要為她兌換一把上品好刀……她還逼著我明天晚上到林裏密會,說要我給她私下授課呢!不過呢……既然瑜師妹真的很想得到「崖鷹箭訣」,大家都是弩箭旅的人,親疏有別,取捨之下,師兄我還是會以照顧同旅的師妹為優先……我且看看今天晚上有沒有空,先給瑜師妹詳細講解一下此門功法……」

那瑜師妹雙頰一紅,猶疑不決。

這位馮師兄特別喜歡「照顧」年青貌美的師妹們,這在整個尖兵營也是無人不知的。至於他「吃了就跑」的流言,也不是沒有傳出過,不過流言中的當事人們都沒有出面指證,這也不好證實。畢竟這郎情妾意之事,旁人也管不了這麼多。

那馮師兄心想:這位瑜師妹向來都是名列他最想品嚐的營中五大美女之一,不過此女個性十分保守,根本不吃他這一套兒。可是這一次,她竟然難得地看起來有點鬆動了!以這馮師兄對營中師妹們的了解,很快就猜到了原因所在。

「瑜師妹的箭術停留在七段,也差不多有一年了吧?若再不突破,就來不及修到「十、八、八」了!師兄也很替你擔心啊……」

「馮師兄說中了我的心事!眼看著我的營期還剩下九個月了,可是我就是不爭氣的,硬是卡住在第二副修!我本來還打算要把多點時間留給主修的神行旅……」瑜師妹的表情變得更加複雜了。



「按我看,若是瑜師妹習得「崖鷹戰訣」,突破到箭術八段,乃是指日可待的事!」

「真的嗎?」瑜師妹那雙閃爍的大眼睛裏,頓時燃起了希望。

「師兄從來不騙人的!讓師兄先把這蓄勢已久的一箭射出,好讓師妹看看我的雄風!」

當馮師兄的一箭將要離手之際……

「喂!小瑜!小琴!小真!你們還呆著幹嘛!今天我們旅上來了一個大名人!那「地獄來的氣袋」要當上我們的小師弟了!你們還不去湊熱鬧麼?」

「真的?哇!這些天裏我最掛念的就是他了!」

「我也是!近日來都看不到他跑大營,不知怎的心裏覺得好空洞!」

「他敢於挑戰不公義的強權,真是我輩年輕軍士的典範!」



師妹們顛簸著她們緊俏的屁股,追逐明星小師弟去了。

「慢著!我、我要射了!我要……啊!」

那馮師兄為了射出這完美一箭,已是把專注力提升到了頂點,可是當他將要發射之時,圍繞在他身旁的師妹們,竟然一溜煙似的跑走了!他還想要停下來追問為甚麼,可是他這一箭的出勢已成,收不回來了!

箭矢「飆」地激射而出!漂亮地命中紅心!

可是觀眾都已經跑光光了。

他的雄風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他看到本來擠滿了人的射靶場上,竟然只剩下了小貓三、幾隻,尤其是幾乎所有妙齡的師姐師妹們,都聚攏在訓練場的另一邊去了!



她們剛剛好像在說,要看甚麼人來著?

那馮師兄一臉陰沉地走近那圍觀的熱點,拍了拍一名師弟的肩膊問道:「你們在看甚麼?」

「呵,馮強師兄你好!旅上剛剛來了一個新人!」

「新人?難道是個大美女,所以才引來圍觀麼?讓我看看……操!是個男的!喂!你不是轉了性,喜好品嚐菊花的幽香了吧?」馮強一看,連粗口都忍不住爆出來了。

馮強放眼一看,只見剛剛含情脈脈地看他練箭的師妹們,如今眼裏就只有這塊新來的小鮮肉!這班花痴,真是有眼無珠啊!難道此人的顏值有比他高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