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師弟,你只要保持平常心就好了。」

不得不說瑜師姐教得很用心,幾乎當周謙每一次射箭時,都不厭其煩地提點著各種箭術最基礎的技巧細節,由起手之前的心理準備,到站姿、提弓、搭箭、拉弓,而對於催動武者罡氣的時機,如何佈氣,如何捕捉罡氣和集中力同時提升到頂點的時機,放矢時身體的穩定度,如何避免在放矢時出現任何抖動,如何把罡氣貫注進箭矢,甚至是如何收式,如何調息,如何流暢地把節奏延續到下一箭,如何讓每一箭均保持平穩的水準……等等。

整個射箭動作裏的每一個細小的部份,瑜師姐都有替周謙確認過,該沒有問題了。

周謙仍是拿著那把二十石的鋼弓,不過使用的箭卻是有點講究。雖然仍然是竹箭,可是箭身上卻是書上了一行符咒。這是經符術強化的竹箭,可以容納更強烈的罡氣。這也不是專為周謙為設的,而是給破甲型弩箭手的標準配備。

平常練習的時候,周謙當然不會胡亂浪費生魂,故此也不會出現那道嚇人的三丈氣柱了。



穿天箭法!

他一箭放出!

竹箭穿透了五重半透明的卸力結界,最終深深的插進了經過法術強化的靶子之上!這回是中自已的靶了!

……可是卻是偏離紅心非常之遠。

為了讓這位師弟儘快趕上進度,每一天的訓練,都是由譚四同,艾威,瑜師姐等數人,輪流親自指點教導。他們對著好兄弟好朋友,也是傾盡所學,絕不藏私,希望把這根苗子儘可能儘快地拉拔起來。



可是,經過了一段日子的訓練之後,他們都觀察到了一件事情:周顯此人甚麼事也學得快,做得好,但就是有一種關鍵的能力,遠不如其他的能力高。甚至可以說,低得有點讓人難以置信。

就是瞄準目標的能力。

只見在瑜師姐下場親自教導周謙時,譚四同則站在稍遠之處,負手觀察著。

「都快二十天了,以周顯的領悟能力,他的箭術怎麼可能仍然停留在一段?到底他有哪個環節做得不好,而且是連我們幾個都察覺不了的?」譚四同撓頭了。

他實在是看不出周顯的射箭姿勢,還有甚麼可以改進之處。按照這個樣子,只要累積練習量的話,他的箭術段數該可自然而然地提升。二十天還停留在一段的話,那是小兒的學習進度,以一名二十歲身體狀態處於顛峰的士兵來說,這學習進步是慢得不可能接受的。



要知道箭術由一至三段,還是最容易提升的,基本上眨眼就該升上去了。而來到六段之後,往往可能修練經年,也無法再進一步,一切只看天資。

「他確實是學得很快,教他的訣竅,他都是完美不差的模仿過來了……可是當他把所有的訣竅組合起來,形成一氣呵成的連貫動作時,不知為何卻總是有哪裏不對!可是我卻又說不出來是哪裏不對……就是有些不對!」

只見那靶子之上,平均分佈著數十枝的箭矢。這「平均分佈」才是最要命的,命中紅心的箭矢不是沒有,可是命中的次數,並沒有比靶子上的任何其他位置來得多。

即是說,他偶爾命中紅心,只是機率使然。

也即是說,周謙的瞄準能力,就止於這整個箭靶的範圍,再精確一些,就做不到了。

「真是奇怪,他的射箭基本功已經算是很扎實了,由起手式到收式,每一個環節已可算是完美,就連我都看不到有甚麼可以改進之處!可是為何射出來的箭,就是無法精確地命中紅心?這偏差的範圍……也太大了。」

「若是他的姿勢有走偏,或是養成了甚麼壞習慣,箭矢總是向同一個方向偏差的話,這倒是好糾正的,讓他故意偏回相反方向就好了……可是,他的整個動作完全沒有任何走偏,卻是整體呈現出微微的不穩,這不穩定甚至可以說是微不足道,可是叠加起來,卻導致他的準頭出現大大的偏離……難道我這位兄弟就只配當個亂射型的弩箭手?不行!這要怎麼當暗行教尉啊!」譚四同都快要撓成禿頭了。

瑜師姐也發現到了同樣的問題。



「為甚麼會出現此種叠加式的不穩定性?」

瑜師姐心裏也有點著急了。就除了第一天訓練時,胡曄教官親自指點,讓他熟習了射箭的基本姿勢,再經過三百箭的累積之後,他總算能夠穩定地命中箭靶!可是在此之後,他就停止了進步。

不過周師弟本人則似乎依然保持著旺盛的鬥志。這些天來,不要說是抱怨或是灰心喪志的話,就連一點點的生氣,甚或只是嘆氣,瑜師姐都沒有看見過一次!

「我相信周師弟心裏,還是會覺得不好過的。小瑜啊,再想想辦法,你還可以怎麼幫助他呢?」瑜師姐在心裏想。

只見周顯又再拉弓搭箭……微小的不穩定累積下來,直至放矢一剎,又做成了大大的走偏!

其實胡曄教官這些天來,也有常常過來關心周師弟的進度。可是他也只是在看,並沒有作出更多的指導。

譚四同等人也有向胡曄追問過周顯到底出現了甚麼問題,可是胡教官顯然沒有擔心或甚麼的,只是聳聳肩道:



「他只是練習量累積得不夠。只要繼續反覆不懈的訓練,這不穩定性便會漸漸消除的了。」

「可是,他都已經射了超過一千箭了!換著是我那時候,都已經晉升到箭術四、五段了!這人可是周顯!他怎麼可能進步得比我還慢呢!」譚四同道。

「各人的體質都不相同,不能一概而論。他應該是厚積薄發型的吧。」

接下來,胡曄也只是偶爾來看看,也沒說甚麼就走了。

「周師弟,你別要急,保持平常心,慢慢來……」瑜師姐又在安慰周師弟了。

周謙點了點頭。他心裏嘀咕,怎麼你看起來比我還要焦急的樣子?她是真的有點急了,不自覺地靠得越來越近,陣陣的女兒香氣,聞得周謙心裏蕩了又蕩。理應有美人相伴,男人為了表現,應該有更佳的發揮才是……

又一箭走偏。

瑜師姐索性執著周謙的兩手。



「周師弟,你儘管放鬆著身子,讓師姐帶著你……」

瑜師姐就像是操控傀儡般,糾正他整個拉弓的動作!

那一雙豐膄溫軟的潤玉,貼在周謙的背上,他頓時感到渾身一陣酥軟!他想不放鬆都不行了,就任由著師姐肆意擺弄他的身體吧……

「師弟,在拉弓時,你要幫忙使點勁,我拉不動這把二十石弓……」瑜師姐在周謙的頸後輕聲道。她吐氣如蘭,陣陣暖意,吹落在他的耳背脖頸之上,真可謂的欲仙欲神啊。

當弓已拉滿,正要瞄準蓄勢時,瑜師姐還直接把光滑細嫩的臉頰,貼到周謙的面上去。她的用意是讓兩人的眼睛儘可能靠近,想要找出師弟在瞄準時所出現的偏差。

「師弟,當要射了……」

「啊,啊,依……依姑依姑!」來自前世的記憶,又浮現出周謙腦海。



一箭射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