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成崑,沐遇春等將率領的這一路衛國大軍,經休整之後,又再浩浩蕩蕩地往山上進擊!
  
  接下來,將會是前所未有的大規模作戰!
  
  衛國五路大軍,將會於路上合流,然後全力攻取黃茋山賊在衛國的主力所在:八風山城!
  
  一眾將士知道決戰當前,無一不是血脈賁張!
  
  他們從山腳一直作戰之此,連番大勝,已累積起熊熊如火的士氣!他們恨不得就此一口氣狂奔上山,直接把那甚麼破山城踩為平地!
  


  「這甚麼爛山賊!這場仗一路打來,根本就是任人揉捏的軟蛋嘛!」
  
  「陛下也太看得起這些散兵游勇了,還動用到中軍大營的主力軍團,有點兒小題大作吧?」
  
  「唏!像你這種無腦小兵,怎麼弄得懂陛下的用兵之道!有讀過一點兵書的都知道:不戰則矣,戰則必勝!出兵打仗,自是勝算越穩越好的,容不得絲毫輕敵冒險!」
  
  戰鼓擂起,眾將士肅立。
  
  沐遇春策馬上前。這幾戰下來,他在軍中也累積了一定的聲望,尤其是他激勵士氣的方式,很符合前線士兵的口味。所以他激勵的對象也不限於第六步兵團,而是對整路軍團喊話了。
  


  「兄弟們,我大軍五路合流的會合點,將會是前方二十里外的一片大平地,名為黑竹林!這是抵達山城前的唯一一個合流點,黃茋山賊也當然是知道的,所以他們定會重兵佈防,阻止我軍合流!」
  
  沐遇春暫停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
  
  「不知道各位兄弟有沒有聽說過,我國五路剿賊大軍之中,我們這一路,是公認戰力最弱的,所以分派給我們攻擊的賊寨,都是最軟最弱的⋯⋯陸主帥還生怕我們拖了其他團的後腿,不時派探子前來詢問我們攻寨的進度。坦白說,我沐遇春覺得很沒有面子!
  
  我們一路上連破六寨,乃是五路軍中最多的!我們在黑竹寨休整了足足五天,就是為了等左路和右路攻完他們的寨!兄弟們!我們有拖到別人的後腿嗎?我們真的是五路剿賊軍中最弱的嗎?告訴我!」
  
  全軍起哄!
  


  「他媽的誰說我們是最弱的!出來跟老子單挑!」
  
  「叫其他四路軍不要打了!這黑風山城,我們自個兒吃了吧!」
  
  「兄弟們!咱們當兵的,為的就是榮耀!我們不只要滅了這幫在我衛國殺人放火的賊子,還得要展示出我們并不弱於任何人!我們是最強的!」沐遇春舉槍喊道。
  
  「我們是最強的!」全軍喊道!
  
  「兄弟們!山賊根本不足為懼!這一役,乃是五路軍團的戰力比拼!這一役我們的表現如何,將會影响到他日進攻山城時,我們獲分派的任務!不想被投閒置散,被陸毅主帥視為廢物的,就給我賣力點!讓我們成為五路軍中首先進駐黑竹林的!讓這一役的戰功總榜上,全都是我們的人!為了榮耀!」
  
  「為了榮耀!」
  
  沐遇春首先策馬而出!「全軍出發!衝啊!」
  
  進軍黑竹林的路上,地勢多是矮林或是草原,非常適合大軍推進!


  
  一如所料,黃茋黨軍於一路上佈下了重重障礙,部署重兵,誓要抵擋著衛國的進擊。
  
  兩軍雙接,就是激烈的攻防戰!
  
  血盾小隊於此役並沒有深入山林作迂迴作戰,而是部署在大軍的正前方,作搶攻的前鋒!
  
  「哇哈哈哈⋯⋯誰敢擋著老子的路,老子一盾子打扁他!」只見一名體型極壯的漢子,雙臂扛著血紅的巨盾,卻不是穩穩用作防守,而是當成掃蕩的兵器,瘋狂揮動,在前方開路!
  
  只見這漢子周身渾厚的罡氣,爆發般地熊熊燃燒,遠遠超過了同級三階武師的水平!他的罡氣加持到血盾之上,配搭著盾上加持的強化法術,令整面血盾有如一個不住飛濺著鮮紅火焰的風火輪!
  
  這風火輪掃過之處,敵人不是給橫腰分屍,便是半邊身子碎裂,猛然給轟到不知甚麼地方去!即使同樣有武師修為的山賊精兵,碰到此盾,除非逃竄,否則也沒有任何對付之法!
  
  「哇哈哈哈!這面大盾使起來真是順手!簡直就是為我涂大富量身訂造的一樣!」
  


  這血盾小隊新任的扛盾手,作戰風格跟前人可謂完全迴異!他竟然令一個絕對處於防守的位置,變成了轟潰敵人防線的銳鋒!
  
  「周隊長,你這位結把兄弟,真是霸氣十足啊⋯⋯」梁良道,「俺也算是打過好些大仗的老兵了,說真的,我還從未見過這般勇猛的新兵啊!他在入伍前是幹甚麼的?」
  
  「好像是屠豬的。而且在數個月前,他還是個凡夫。」周謙道。說實話他心裹也很是無語。雖然說涂大富曾吃下周謙贈他的煉體藥物而脫胎換骨,可是這效果也實在太好了吧?
  
  「真是個妖孽!他會是第二個沐將軍麼?」梁良自是看得目瞪口呆。
  
  如芸也來插話道:「大富在這一戰開打時,才不過是三階武者⋯⋯結果三個賊寨打了下來後,便直接突破到武師了!就連陸毅主帥知道後都嘖嘖稱奇!」
  
  如芸和涂大富本來是在中軍一路,還被編進了由陸毅直接指揮的一隊特戰隊中,甚至還上過那邊的戰功榜(據說那邊榜單競爭非常激烈)!可是後來兩人因為衝鋒太快,在山上跟其他隊員失散,誤打誤撞來到了這一邊,由於涂大富的作戰風格實在是太顯眼了,很快就得到了沐遇春的注意,他第一個想法,就是把兩人編進血盾小隊中!而涂大富和如芸聽到沐遇春提起血盾小隊的隊長乃是周顯,他們就怎麼說也不想要回去了!寧可放棄在陸毅主帥親自指導下作戰,也要跟好兄弟一塊兒打天下!
  
  大富和如芸的個性都有同樣古怪之處,便是血性高於一切,對抱有好感的夥伴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三人正自在涂大富背後說他閒話,只見他突然打了個噴嚏,渾身武者罡氣似乎又渾厚了好一大截!


  
  「誰在說老子的閒話?想吃老子的大盾嗎!」涂大富左顧右盼著。
  
  「他又突破了⋯⋯四階武師!」梁良幾乎連下巴都要甩出來了。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本來在血盾小隊上成長最快的趙雨,自從涂大富加入後,他就變得毫不起眼了。
  
  只見大富兀自在小隊正前方開路強攻,而在他前方二十丈外,則是一名腰肢纖纖,長身玉立的女子,手持柳葉般的薄身長劍,鬼魅似的左右來回殺敵,活躍的範圍極之廣泛,即便是山賊精英小隊來襲,也被她一子下殺至潰不成軍!
  
  這股狠勁兒,比起涂大富來,也是絲毫不讓。
  
  「顯兄啊!嫂子真的很強悍!小倆口在閨房裹吵架時,你可佔不了多少便宜!」涂大富看著洪葉的身手,也是相當的佩服。
  
  洪葉雖然在前方賣力耍狠,可是涂大富這話還是鑽進了她的耳裹。她連忙轉過頭來,一雙美目盯著涂大富,冷得像冰,還流露出一縷殺機!看得涂大富直打哆嗦!
  


  此時周謙丟了塊小石頭,砸中了涂大富的腦袋。「你在胡說些甚麼?就是開玩笑也得有個底線,免得污了人家姑娘的清白!」
  
  見周謙主動解了圍,洪葉這才冷哼一聲,別個頭去殺敵了。
  
  「怎麼嘛?你們小倆口,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是甚麼回事吧。硬是在搞甚麼曖昧!」涂大富尤在碎碎唸著。
  
  洪葉此役戰得比前面幾仗還要賣力,她手中的柳葉劍也是首次亮出來。可能也是受到涂大富的刺激吧。這大個子恐怕也是此役戰功榜上的一路奇兵。
  
  除了最出風頭的洪葉和涂大富,其餘血盾小隊的成員,表現也相當不俗。老隊員梁良和趙雨繼續發揮堅實的戰力,擔當著兩翼守護的角色;至於另一名新加入的短髮俏女子如芸,聽說乃是捕快出身,身法尤其出色,修為不下於梁良。她的另一個長處在於偵察能力,是以周顯安排她在隊伍大後方,讓她得以冷靜觀察敵情,也提防有山賊從後偷襲。
  
  至於小隊的另一名強援⋯⋯一名姿色僅略遜於洪葉,年齡稍長幾歲的女子,展現出極其高明的身法,在矮樹叢或嶙石等崎嶇不平之處上輕鬆遊走,只見她志不在殺敵的數量,而是專門挑選一些埋伏在附近,修為起碼是四、五階武師的山賊精兵作專門獵殺⋯⋯而且,她的活動範圍雖然極之飄忽不定,可是卻始終在洪葉附近不遠處⋯⋯
  
  周謙心想:這名叫作余詩敏的女刀手,大概就是成崑將軍派來保護洪葉的吧。
  
  「周顯大哥!前方有山賊臨時設置的路障!」如芸喊道!
  
  「這路障足有丈許高,以我的大盾,也未必能一下子把它轟掉!要繞路麼?」涂大富在前方喊道。
  
  「不用。」周謙說罷,邊抽出一根鋼矢,搭在弓上。
  
  在周謙身旁,其實還跟著一名新隊員。此人極之低調,並沒有出手殺敵,只是神色漠然地跟著隊伍前進。
  
  而此刻,他終於首次被喚起了注意力。他抬起頭來,看著周謙的棱香桃木弓。
  
  「好弓。不過此弓⋯⋯看來沒有通玄境修為,是拉不動的。」
  
  言下之意,此人是說周謙不過是八階武者,怎麼能拉得動這把好弓?
  
  周謙並沒有搭理此人,而是把渾身罡氣,猛然釋放出來!
  
  罡氣火炎滔天而起!這一爆發,就連涂大富也頓時黯然失色!
  
  「沐將軍的命令說,此役要打出覇氣來!且看看這樣滿不滿意?」
  
  周謙把目中的兩個十字準星,完全接合。
  
  「穿天箭!」
  
  一道金光箭矢,飆的一聲劃破空氣,拖出了刺耳尖銳的响聲!金光猛然轟落在山賊搭出來的臨時路障之上!
  
  「轟!」
  
  無數沙石,竹子,樹幹,以及轟得不成樣子的人體,全都被轟到了天高!
  
  本來的路障,如今只剩下一個大窟窿!
  
  就連在遠處指揮作戰中的沐遇春,都被這一箭所驚動。他牽了牽嘴角,道:「這才像點樣子,不是這樣的話,能拉動到對方多少仇恨啊?」
  
  「不愧是顯兄。」涂大富哈哈大笑。他是見識過周謙厲害的,在他眼中,周謙在軍中變得比自己更強,乃是理所當然的事。
  
  洪葉可不太笑得出來了。她是第一次看到周謙使出穿天箭,這威力確實有點⋯⋯霸道啊。「一箭就拿下近百戰功,要怎麼跟他比?」
  
  那走在周謙身旁的低調士兵,看到這一箭後,神色不再木然。
  
  「這一箭還不錯。」
  
  「謝謝商師兄誇獎。」周謙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