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救命的巨手
  
蹻健的黑色戰馬迅速穿越戰場,油亮有勁的一雙前蹄高高躍起,然後一下踩落在那僅剩下一口氣的黃袍老者身上。
  
啪裂一聲,老者胸骨儘碎,當場死亡。
  
「如你這妖人所願,老子放馬過來了。」沐遇春沒再把死人放在眼裏。他遙目一看,渾身威壓釋放過去,一陣掃蕩之後,似乎再也沒有值得他鎖定擊殺的對象了。
  
他回身看了看成崑和吳季常等同級的將領,他們似乎也是解決了各自負責鎖定的對手,如今看起來都是十分輕鬆,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無論是多大規模的戰爭,說穿了,便是雙方勢力的核心強者在彼此較勁。衛國大軍於此戰之所以所向披靡,如入無人之境,乃是因為山賊一方從來沒有拿出足以跟衛國抗衡的強者陣容!在戰事當中,黃茋賊黨那邊的強者們都被強行壓制,甚至在遠距離就被殺滅了,所有足以成為障礙的傢伙已經預先清除掉,這才讓前線攻城掠寨得如此得心應手!
  
山賊餘黨眼見那黃袍老者死在了沐遇春的馬下,士氣頓時潰散,仍然戀戰死守的已經不多了。
  
「兄弟們!一舉拿下黑竹林!」沐遇春喊道!
  
黃茋守軍大勢已去。
  
正是衛國前線部隊乘勝追擊之時!
  


只見血盾小隊,於前線爭先奪功,更是得心應手。尤其是一雙前鋒洪葉和涂大富,左右開弓,砍頭顱如砍豆腐,與其說他們正在專注於戰場上的勝負,倒不如說他們爭的是戰功榜上的名次!
  
余詩敏卻已是收起了她的刀,徐徐跟著大隊前進。她向來不爭甚麼戰功榜,在她眼裏,此戰已經結束了。
  
周謙也差不多打算收起他的弓了。正當此時,洪葉的一雙柳眼,突然盯住了周顯。
  
「周顯!你這是在幹甚麼?」洪葉道。
  
「我沒有偷看!」周謙連忙耍手道。
  


「誰跟你說這件事!」洪葉粉臉一紅,嗔道,「你這是甚麼態度?戰役還未完結,你竟然想要收起兵器,不再殺敵了嗎?」
  
「此役不是勝負已分了麼?我節省點箭用,也是合理吧?」周謙道。
  
「此役勝負確實已分,可是我倆的勝負卻未揭曉!你在這乘勝追擊之時,竟然袖手旁觀,是不是瞧不起我洪葉,認為我在戰功榜上,不是你的對手?」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們身為衛國士兵,為國效命,豈能不傾盡全力?你放軟手腳,就好比於陣前逃脫,可是殺頭之罪,你可擔當得起?」洪葉說得振振有詞。
  
周謙心想,還殺頭之罪啊?這欲加之罪會不會嚴重了些!戰功榜上勝過你你又不高興,讓你了又說我瞧不起你,你大小姐到底想要怎麼樣?
  
「那⋯⋯洪姑娘的意思是⋯⋯」
  
「拿起你的刀來,跟我一同在前線殺敵,戰到最後一個敵人為止!我洪葉雖想要在戰功榜上壓住你,卻不要勝之不武!也不要別人禮讓!你到底打不打?」


  
「打、打⋯⋯」周謙嘆了口氣,心想這大小姐真是太難服侍了。他心裏雖是不願,可為免麻煩,還是提起了手中鋼刀,跟在洪葉身後跑了。
  
洪葉左顧右盼,正要尋找可殺之敵時,突然感到心頭一陣強烈的窒悶!
  
一陣莫名的恐懼湧上了心頭!這是洪葉有生以來從未感受過的。
  
這是一種足以致命的危險!
  
她全身僵硬,完全動彈不得,腦袋一片空白,只感到那股致命的危險,正以閃電般的速度逼近。
  
「洪姑娘!」突然她的身後有人大喊一聲。
  
洪葉霎時醒轉過了來。她別過頭來,往上一看,只見得一根鋼矢,帶著破風刺耳之聲,直向著她索命而來!
  


這一箭非同小可,而且帶著一股極其霸道的威壓。洪葉完全沒有躲避抵擋的能力!
  
她唯一能夠做的,便是閉上眼睛。
  
「噗嗤」一聲!
  
箭矢深深插入血肉的聲音,讓洪葉嚇得幾乎心臟都要停頓了。
  
洪葉深深地透了幾口氣,確認身上並沒有中箭的痛楚。她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瞬即嚇了一跳。
  
一隻壯碩結實的大手,攤在她的面前。一道鋼矢,直接貫穿了他的掌心,幾乎前入後出。
  
只見這掌心的主人,是個渾身肌肉極其壯碩的男子,甚至比起涂大富還要再壯一些。此人渾身都在冒煙,而他身上的軍服甲冑,都裂成了布條掛在身上。他腳上的軍靴也已經爆碎,地上陷下了幾個深深的腳印,甚至連腳印都在冒煙⋯⋯
  
這人,恐怕是為了救洪葉於此箭,強行把自己催谷到了這個地步。


  
而血盾小隊的成員們,根本未能為剛才那可怕的一箭作出反應。涂大富驚訝得盾子都放下來了;如芸雙手掩住嘴巴,連叫都叫不出來;余詩敏連刀都來不及拔出來;商天真面色陰沉,手放在刀柄之上,卻不知道是忍住不出手,還是根本來不及。
  
「洪師妹!」余詩敏總算回過神來,她尖嘯一聲,便拔劍趕上前來,擋在洪葉身前。她把全部修為釋放出來,一股威壓之意,擴散至方圓數十丈範圍,誓要把那箭手給抽出來!
  
「沒用的。刺客最少在二百丈外!」商天真搖頭道。
  
此時,在距離戰場極遠的一片叢林中。一名全身穿著綠色的蒙面男子,正依傍在一棵大樹之旁。他的呼吸控制得極之微弱,整個人幾乎沒有一絲活的氣息,而是完全融入進自然之中。
  
正是此人對洪葉射出了一箭。
  
洪葉並非此人目標,只是他看不過眼那甚麼血盾小隊,行事太過囂張,再加上此女跟他的狙擊目標似乎關係密切,這下出手,也是要試試其身手如何。
  
豈知道對方的反應,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當他的箭出手時,明明那人距離那女子起碼有五、六丈,這個距離是絕對不可能追上來的,更何況是要擋住他的箭!
  


可是,此人霎時修為暴漲,甚至肉身都強化壯大了一圈,硬是用強橫的腳力趕了上來,還以赤手擋下了他的箭!
  
綠衣弓手自恃剛才的那一箭,即使是通玄境高手,也得給射爆成碎片!僅以一隻手的代價就能擋住,當真是極不尋常!
  
可是,這人橫看豎看,應該也只有八階武者的修為啊!
  
「這到底是甚麼功法?竟能在瞬間令肉身強化至此?」這綠衣弓手先是有點意外,繼而便是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這樣才有狙擊的價值啊。那個叫龐亮的謀士,看來料事還不錯,知道要用我來對付此人。」
  
他看到余詩敏以身擋住了洪葉。此女雖然是通玄境,可是憑她的「意」,根本無可能鎖定到三百丈外的他。
  
「這兩女子都長得很是標緻,有點不捨得殺啊⋯⋯」綠衣箭手舔了舔嘴唇,還是把箭搭在了弓上。
  
「讓老子來個一箭雙雕!」
  
洪葉好不容易才喘定了氣息,她看向那個為她擋下一箭的救命恩人的臉時,頓時嚇了一跳!
  
「周顯!是你?」
  
眼前那個筋肉暴漲,滿臉橫肉的怒漢,便是催動了「神魔煉體」的周謙!本來周謙眼見此役勝負已分,已放下了大半心防,豈知道突然一陣極其沉滯的壓抑之意傳來,走在前面的洪葉,已暴露在極端的危險之中!
  
為了救洪葉,周謙也管不得那麼多,憑本能催動修為,誓要替洪葉擋住這致命一擊!
  
這神魔煉體周謙已久未施展,一來是他潛心習武,故意不用;其次是這一戰下來,還沒有遇上他需要使用這張底牌的地步。
  
可是如今,僅憑這不知從那兒飛來的一箭,他不得不使出來了。可是這一箭畢竟霸道之至,饒是周謙已經亮出了底牌,竟然還是被貫穿了手心!
  
血盾小隊眾人見到周顯隊長如此變化,均是既驚訝中,又帶點坦然。如芸和涂大富是見過周謙這一手的,所以他們也不算太過愕然;而其他人雖然對周顯這一手根本聞所未聞,可是他們都是心裏明白,周顯之所以能成為血盾小隊隊長,每一役都能登上戰功榜前十,自是絕對不只八階武者這麼簡單,肯定藏有一手的。現在他不過是把這一手露出來罷了。
  
余詩敏如今可是後怕出一身冷汗來。她剛才對那一箭可是連反應都來不及,若是洪葉有何閃失,別說她無法對洪家交待,以她們情同親姊妹的關係,她第一個無法交待的便是自己。
  
她傾盡精神力搜索四周,甚至連野鼠山雞也不放過,可是卻就是無法鎖定得到那放箭之人。
  
而正當她著急之際,余詩敏又突然感到了一陣沉滯的抑壓!這股威壓,竟然連她這個通玄境的高手,都給壓得動彈不得!
  
「余⋯⋯師姐!」洪葉整個身子倒在余詩敏背後。顯然,她也感受到了同樣的威壓,而且精神力完全撐不住了。
  
余詩敏霎時抬起頭來!只見一根鋼矢,已然來到她的面前!
  
那神祕箭手放出了第二箭,而且這一箭,比起剛才還要稍強三分!對方意圖把余詩敏和洪葉一併射死!
  
在那迅雷不及掩耳間!
  
余詩敏只見眼前一道陰影閃過!她感到一隻巨手托著她的屁股,把她連同背後的洪葉一同抱了起來!那巨手的主人旋過身來,揮出手上的鋼刀,劈向鋼矢!
  
「鏗鏘」一聲!
  
鋼刀劈在矢身上,隨即被震成了碎片!那反震力之強大,甚至連那揮刀的巨臂都給強行轟開!「啪」的一聲,周謙的肩膊頓時被扭得脫臼!
  
三人同時給箭矢的餘勁強推至倒在地上!周謙背部重重著地,倒是為懷中兩女卸去了大部份的力度!
  
這鋼矢最終落在周謙的耳旁,即使只剩下少許餘力,大半枝矢身仍然完全沒入硬地之中!
  
這一箭到底有多霸道!
  
周謙只感到渾身氣血翻湧!連擋對方兩箭,就算是催動了神魔煉體之身,也很難消受!他連忙燃燒掉一枚生魂之力,咬了咬牙,又奮自兀立,擋在兩女身前!
  
「有本事就再射一箭看看!」周謙朗聲喊道!
  
周謙心想,這刺客弓手兩箭未能得手,肯定不會就此罷休,只是不知道他真正目標是誰,還是只是針對他們血盾小隊。他唯一能夠做的,便是企圖讓那弓手鎖定自己!這倒讓對方的來箭變得可以預測!
  
頓時,一陣比剛才更強大的沉滯壓逼,尤如巨石般當頭壓向了周謙!
  
果然真有第三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