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為朋友心事而寫的一文



那天晚上,在Facebook上看到了一個從小學就相識到現在的老朋友大洩不快,令我才始覺原來身邊朋友也很執著自己在團體圈子裡的存在感。

宣洩的內容大概是說自己一直在朋友圈子裡沒甚作為,朋友們對他忽冷忽熱,有時候更當他不存在,相比起那些在圈子裡面的核心人物,可以無時無刻都成為朋友之間的焦點,得到支持和喝采,自己卻因為在圈子裡投入程度不足,而導致自己「沒有資格」向朋友們苛求關心和尊重。

「我只是個沒用的『御用閒人』、『路人甲』!我根本在圈子裡就可有可無!」

而老朋友亦表示,他這個情況發生在每一個圈子裡面……

老朋友想找家人傾訴,但家人總是愛理不理的,甚至覺得他們沒有認真傾聽過自己的心聲,使得自己鬱鬱寡歡。想找家人幫忙的時候,每一次卻只得到了假希望,家人有辦不到的事情就會用不同的原因去「打發」他,讓他感到自己被家人擺了一道。



這種「屋漏兼逢連夜雨」的景況,使他萬念俱灰,甚至說不出有甚麼活下去的理由,說自己只是一個死也死不去,只得成為一個無奈地要生存下去的人。

看到這裡,我不禁有點擔心,這條炸藥的藥引已經被點燃著,就不知道哪個時候會是爆發點,我生怕他會一時想不開而自尋短見,於是,我便寫了這篇文章。

他的經歷尤其對我這種毒撚來說,簡直是似曾相識。

兩年前正讀中六的我,應該比他現在的情況更要糟糕。在中五的時候相熟的朋友圈子,因著大家會考後各散東西而面臨解散,而我在中學裡面,其實跟其他人也不是很熟稔,頂多也是間中一起放學去打籃球而己,談得上兄弟的更是寥寥可數。一班朝見晚見的朋友分渡揚鑣後,令我在中學裡面頓失依靠,我對自己的學校從來未試過如此陌生。

接著,我嘗試去跟同班同學相處,大抵大家很多都從中一認識到現在,要熟起來應該不難,但這個時候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因為我跟他的不和已經浮上了水面,成為中六同學間眾所周知的話題,而他亦乘機大造文章,使我跟其他同學的關係掉進了新冰點,甚至有朋友因此跟我在FB Unfriend。



我倒不介意自己在中學裡做了多年小丑,給予大家歡樂,因為自己在學校內的所作所為的確「抵死」。然而這一次,我不是被人戲弄了,而是明顯地被排擠,這使我真的憤怒了。

之不過,面對著校內不少流言蜚語,我為了在別人面前裝作一副堅強的樣子,就把怒火都通通嚥下了,私底下只找一兩個相熟的同學談這件事,因為我擔心他們會出賣我。

結果,這幾個月我根本完全讀不上書,每一天都為著一樣的煩惱而惆悵著,最後考試一敗塗地。

未幾,我就掙扎著決定要去外國讀書,希望藉著新的環境去把不快的舊事忘掉。

到現在,我到頭來才明白,自己怎樣生氣也是於事無補的,要不是你自己不改善缺點,別人也不會給機會你。



抱歉地我必需這麼現實的說,一個性格差的人,不論去到哪裡,都會討人厭的。

所以,當我慢慢從錯誤中改正過來之後,我也就能慢慢跟朋友修補關係,慢慢重新融入原有的圈子。

我從來不奢望自己要成為圈子裡眾人的目光,但人始終都是愛群體的動物,我自己也需要適量的關懷和問候,我也不想自己孤單一個。即使在圈子裡只配做一個卑微的小角色,也沒有所謂,因為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難得有一個圈子,有一班朋友陪我玩,陪我笑,我已經稱心滿意。

別人是沒有義務要對你好的,正如你自己也未必會對每一位朋友一視同仁,然而當你發現有人能夠無條件對你好,你卻察覺不到真正的朋友其實近在咫尺。

老朋友的Facebook狀況下面,有一位我也認識的同學的留言:
「有時候,投入在太多圈子裡只會自顧不暇,顧此失彼。所以,你該好好審視身邊哪些人才是值得深交的朋友。 」

他道出的,正正是我對老朋友這回事的中心思想:人可以不參加任何圈子,但絕不能沒有摰友,因為自己不是超人,也有需要與人分擔愁緒的時候。

人生路上,就是要多點這些摰友,在你意志最消沉的時候扶你起身。



老朋友,當你明白了這點之後,即使自己在其他人眼中佔有甚麼位置也好,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