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任務:一份兩千字英文論文,內容關於近年的媒體風氣
時限:三個星期

跟你lecture坐著同一排的路人ABCD,對此有不同反應:

路人A,Local鬼佬:「just 2000 words? bloody hell!」

英文制霸,外表陽光俊朗,熱愛大自然,一副迷死港女格,逢星期五只返半日學(其實是走堂隊啤)的他表示,這篇論文只是進階版的「我的志願」,一天內做好,其實唔難,GPA過3,易如反掌,還有兩個星期才到死線,可以週末晚晚party night。

路人B,強國苦讀同胞:「我呢..... 从第一个星期就开始做了,现在还差点儿,呃,你知道第八课那个"gratification"是啥意思?」



他除了上lecture會抄筆記,課餘時間就跟讀書伙伴一起在圖書館困獸鬥,大家都把自己科目所有相關書目都全看過一遍不誤,A4 size的筆記簿未到week 4已經寫滿五十頁紙,幾乎每一頁哪個字多了個s都記得滾瓜爛熟,唯一最難纏的就是他太愛讀書,他太好學,手裡拿來書本也要研究一下,十足十科學家。

他很看不起荒廢學業的人,因為父母供自己去外國讀書,就得好好履行自己作為一個學生的責任,難怪圖書館一早已經成為他第二個家,是的,每天他也像放監般準時七時離開,哪怕他的另一位好朋友還在隔兩個街口的便利店買煙。

他的另一位好朋友,路人C,強國二世祖,嗜好是吃喝玩樂,座右銘是「燃點香煙喝啖酒,所有不快都溜走」,家財萬貫,父親是某省房地產大亨,母親一有時間就來香港買名牌。

上次見他出沒在lecture是在第一個星期,因為他想觀察這裡有沒有漂亮女生值得他每週來巡視一下。平時只會與別人說普通話,對著鬼佬鬼婆tutor要說英文就會落荒而逃,繼而缺課。

雖然他每次自我介紹時,都唸著帶點山東口音而教人啼笑皆非的「賣name熱是茄焚」,但他出奇地每一份assignment、每一份report都非常高分。



心水清的大家都知,他有錢得可以開外掛,只要付得起幾百元,請一班仆心仆命的槍手幫他做功課,完全無問題,還要有人做爛市,保證不A不收費。星期五晚,其他寒窗苦讀的書生開turbo做餐死,他在夜場跟ABC女舞池磨大髀。

你或會好奇,只懂一口goodest english,何來蝦條還手到拿來?少年,你太年輕了,肢體動作,他un幾下,她fing幾下,不就是世界通用的語言嗎?

但每到考試的時候,他就每每仆直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能靠與生俱來的小聰明 ﹣ 出貓加偷睇,50條MC,全靠2點鐘方向那位同學的無私奉獻。可惜,他仍然不合格要repeat,但不要緊,反正家族生意還未到他接手的時候,浸多幾年鹹水也無傷大雅。

至於最後的一位路人D......

就是集頹友兼懶人於一身的智慧型代表,大概是一個出了外國兩年還未克服到culture shock,不到幾天就呻悶,想快點返香港的大好青年。



外國生活表面風光,經常在FB更新相片引朋友葡萄,實則每天靠看「愛回家」及一眾陳年TVB師奶劇度日。正所謂物以類聚,路人D的朋友都幾乎擁有以上所說的所有性質,大家都明白何謂「英雄所見略同」,於是在異鄉大家就成為了好基友,閒時約起就決戰四方城,打完十二圈天光吃早餐。

頭三個星期,還未知道tutorial有甚麼要做,然後上少了幾課lecture來補充半夜打機所失去的睡眠時間,日復一日,週而復始,累積的問題就越來越多。

然後在這個人打這篇文的時候,才知道後天早上有一篇兩千字的論文要交,兩百頁的書只揭開過目錄那一頁,source未找,另一本參考書原來未買......

不過對身經百戰的他而言,這些都稱不上是甚麼,時間越少,壓力越大,他就能在鍵盤上爆發小宇宙,速度好比天馬流星拳,跟金手指加藤鷹更可爭一技之長,即使要通頂也在所不惜,因為他目標很簡單,就是準時交文。

而大家似乎都察覺不到,他的真正身份......

其實是......

DEADLINE FIGHTER!! (幪臉超人音樂+爆炸effect)



其實在外國讀大學,每逢交千字論文的時候,都總會彈出幾個路人ABCD,哪怕你不認識他們,但只怕不知不覺間,你已經成為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