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miki上翻車,無開車,無出聲

直到最後,無任何人得救

徹頭徹尾嘅悲劇

「人嘅惡意,真係可以摧毀哂所有野。」隔左好耐,竟然係我開口先

「最衰都係個阿伯!」





有權有錢嘅衰人,可以將平凡人最後嘅願望都呑噬到一乾二淨

我低頭,捉住左自己嘅手臂,好用力,好用力咁捉住

miki隻手放左過黎,輕輕捉住我

「你話,要信豪仔嘅心意加嘛。我信架。」

已經無用喇





豪仔個心排斥到阿伯死,已經係一個奇蹟

一個肉體同器官都消逝嘅人,仲點創造奇蹟?

「豪仔嘅靈魂同精神會守護阿嵐?」miki側頭問我

我無奈咁笑左一下:「唯有咁安慰自己。」

我唔相信,一個人嘅靈魂同精神,可以守護人





更加唔好講,扭轉而家呢場悲劇

在生嘅我地都做唔倒,何況死左嘅豪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