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佢就自殺,順便控訴下合約教師嘅制度。好喇,聽完你有咩感覺?」我將兩封遺書點火

「咩咩感覺?我無咩感覺喎。」

我笑左一笑,話:「無感覺就好。」

miki側哂頭望住我:「你係咪有野要講我知?不如講白啲丫?」

「無野。你有無幫我問希仔?」





「有呀,佢話反正都食唔倒嘅,唔講喎。」

原來係咁,唔怪得一開始就覺得有啲地方唔協調,如果真係無估錯,就講得通喇

「你今日又去希仔屋企玩?」

「係呀。」

「我聽日會約希仔見面,比封遺書佢。你幫我同佢講,帶一樣最想帶嘅野黎。」





「吓?」

「你照講就得,佢明架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