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請問你有無指定既女僕類型?」個大波女人話  。 

「可愛型,詩韻就岩架啦呀   。」雖然對方係女人,但我我豪不客氣講我鐘意食咩女。 喂明買明賣啦黎得呢度,唔通真係種飲咖啡咩!雖然d咖啡都真係唔錯。

大波女人:「唔好意思,詩韻佢唔得閒~ 」 

下?我心諗,屌!頭先佢想serve我架喎! 

「咁,病弱少女哈佬。」雖然我都知哈佬佢serve緊毒撚同人玩緊三國殺。 





「哈佬佢都唔得閒~ 」 女人話。

預期答案 。 

「咁...無口屬性既小琪  。」 我最愛既小琪其實先係我最鐘意既女僕  

「真係唔好意思~佢都唔得閒~不如我介紹返有邊位女僕可以揀好無?」女人話。 

我仆你個街呀  佢飲左咳水呀?假普選呀?下面成堆女僕我落去執上黎呀?不過我無鬧出黎,因為我尊重女人。從來我都話女人係要黎錫,唔係要黎鬧  





「好呀。咁...我地暫時有熟女人妻女僕..」女人見我無乜出聲,繼續講。

「就要呢個!」一聽到人妻我巨龍又被喚醒喇! 

「係,請客人你稍等~ 」女人講完就離開左房間。 

我既心跳如雷,又開始緊張喇。唔知我同呢個人妻有無機會扑野呢   你知啦係cafe有無得扑其實係幾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