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係星期六黎。呢一朝早全部人都未起身,二家姐已經拍醒係梳化訓覺上既我:「細佬,起身啦。」 

「咁鬼鬼崇去偷搵米奇老鼠呀?」我望望個鐘,七點   

二家姐推開壓住我訓覺既雪雪:「做乜你地訓得咁咸濕架..   」 

雪雪訓到十足扑緊野咁  

「咁早要去玩啦?」我都未訓醒。「食個早餐先啦..」 





二家姐好急咁拉我起身:「快d啦家姐羅左上晝假咋 」 

二家姐心情好似幾好,打扮到鬼火咁靚,唔講以為佢今晚要去舞會。唔知佢想帶我去邊呢?

一落樓,二家姐截左架的士。我:「我地去邊   ?」 

你知啦,我地d窮等人家好日都唔會搭一次的士。

家姐無答我。我地兩個上左車,家姐話:「ABC精品酒店。」 





我:  

「家姐…你…」 

二家姐禁住我個嘴:「唔準叫我家姐。」 

我望到個的士佬偷望家姐,「咁早去開房呀?」 

「開你既事啦的士陳 !」我話。 





家姐好熟路,一落車就拿拿聲比錢,極速行入酒店。呢間酒店個正門,唔留心睇都唔知邊度係入口! 果然係d設計出黎比人偷食既好地方  

個的士佬臨走前仲話:「後生仔,係好野喎!」 

我無理到條友,跟住家姐行。 

個架步我唔熟,但家姐就好熟!入到去金碧輝煌既大堂,就比身份証個counter(要男方比),揀房,比錢,完全極快既速度搞掂,一粒聲都無出。 

我跟住二家姐黎到一開房,非常之大!裝修極靚!好大張雙人床,好大個電視,好大個按摩浴池!!叫得精品酒店,果然係唔同d,話哂成千銀三粒鐘架  。 

家姐望下個房,檢查完,就同個阿姐講:「無問題 」 

二家姐送走左個阿姐,lock左度門。係呢一刻,我相信巴打們都知道之後會發生咩事 






「二家姐.. 可唔可以話我知你有咩大計?」 

我起身無耐,早餐又未食,仲係傻下傻下。 

二家姐一下子推倒我係床上面,勁大力攬住我!佢對唔知G定H定M既爆乳壓住我!  

「今日係情人節呀piers   !」二家姐突然好興奮,將頭先果種冷漠全部收起哂。 

「係呀…咁呀...情人節快樂呀家姐  。」

二家姐抬起頭,佢把秀髮一撥,突顯出成熟既女人味。「piers你就係我既情人啦!」 

「下,幾時開始係架  ?」我以為自己發緊夢。 

「你無聽過,細佬就係家姐前世既情人咩?」





「無喎..呀爸同個女就聽過姐  。」我話。

「我話係就係啦 !」 二家姐十分認真。

「好.. 但點解要我做 ?」 

「今年情人節無人陪二家姐.. 想搵人陪下嘛。」二家姐坐返起身,終於講真話。 

「下,點會呀?二家姐你又靚女,身材又.. 咁爆。」我望望佢對波。「點會無男朋友呢?」 

二家姐傻笑:「無就無架啦…無左好耐啦。前幾年都有姐妹陪下,而家佢地嫁哂人啦 。」 睇黎二家姐到左適婚年齡但未有仔要十分介意。

「我地唔好講衰野啦,我去放一放水,我地一齊沖涼啦。」二家姐自己打完場。 





二家姐自己行左去開水,我咪發下呆,開電視睇下囉。 

「細佬你陣間要試下呢個蒸氣房!好正架好似做spa咁!」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