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圖為了討好自己的老婆,當了一回勇敢的男人,挺身而出為雅克爭取多三個月的時間。待他通過了瑪莎拉試煉後,才讓他跟隨女神殿祭司前往特洛伊城進行精英教育。

到目前為止,雅克對於這個老爸的認識,幾乎全來自於作為旁觀者的觀察。他從來沒有認真地跟雅克交談過,或許是一直以來都把雅克當成是不懂事的孩子吧。

而圖圖向來只擅長於跟女性相處,又或者說他完全沒有興趣跟雄性動物相處,這也是人盡皆知的。

他急著要在雅克離鄉前先通過試煉,這幾乎是認可他繼承領主位置的表示了。但即使如此,在向雅克交待有關試煉的事時,他還是那一貫的態度。

“啊……那個試煉嘛,梅斯特管家會替你安排好的了。”他搔著腦袋,好像還要交待些甚麼,但想來想去也想不起來,便索性仰酒灌一大口酒了事。



“是的,一切將會按照領主大人所吩咐的進行。”梅斯特彬彬有禮地鞠躬道,然後突然把臉轉向雅克,露出那充滿逼力的銳利眼神。

“雅克少爺請放心,梅斯特一定會儘力協助少爺通過試煉。”

甘度夫不住在雅克腦袋中大叫大嚷,叫他一定不要被對方的逼力所壓倒。“從容點!表現出一副深不可測的態度!”

雅克於是露出一副帶點俏皮的,卻又完全不帶機心的燦爛笑容。

梅斯特顯然非常滿意雅克的反應。





--------------------



在雅克和甘度夫的眼中,“瑪莎拉試煉”便成為了他們逃跑的唯一希望。

畢竟好不容易重生過來,難道只在這與世隔絕的海邊小島當了八年的小孩子,就要結束了嗎?



當然不甘心就此結束。

無論如何,要在三個月內把握機會逃離瑪莎拉領。

只不過是要離開這個鄉下地方而已,但即使對見過無數世面的甘度夫來說,這都是令他無比困擾的任務。

瑪莎拉是個背著深山叢林,面向無邊大海的小鎮。如果說要離開領地範圍,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航海。

瑪莎拉領上一切欠缺的資源,均由海路取得,但領民出境卻必需要經過登記,並取得離境的魔法證明書才行。

沒有魔法證明書的話,則無法在特洛伊以至整個伊利亞特聯邦的港口下船。那就只有考慮偷渡了。

甘度夫絕對不贊成偷渡。

“無論你在航程的哪一點途中跳海,游向任何方向,也還是在特洛伊,即是那個海倫女神的勢力範圍以內。更何況對方是個水系神祇,你選擇海路,豈不是等於在她面前祼奔?”甘度夫道,“所以只能夠考慮陸路。”



“陸路,不是早就說過陸路不行的嗎?”雅克邊做著水元素修煉邊說,他已經能夠同時操縱近千夥元素水珠在房間裏隨意飛舞了,看起來非常華麗,像閃閃星空似的,常常讓偷看的侍女們看得如醉如痴。

其實在雅克更小的時候,已經向貝呂妮探問過有關的問題。但似乎這位母親對瑪莎拉領的認識不深,她只知道過去從來有任何人從叢林那邊進入領地。

“因為媽媽是在外地嫁過來的嘛。”她把修長的食指按在嘴唇上,“至於媽媽的家鄉在哪兒,請讓我在小雅克成年之前保守這個秘密吧。”

甘度夫對結界的事似乎有點認識,不過他無意跟雅克解釋:“解釋了你也不懂,反正長篇大論,又牽涉兩個國家的百年戰爭歷史,他日待有空再慢慢告訴你。”

“簡單來說,想要穿過叢林離開瑪莎拉領是不用想的了。”他斬釘截鐵地說,“想當年我,獅心理查和保羅紅衣主教三大聖域高手,即使趕急著要去迎接天火傳承者,也就是小子你的降生,也沒把握穿過那道叢林,寧可選擇偷渡方式,深入特洛伊聯邦後再暗渡四重關卡,才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這個鄉下地方。這裏對外國人來說,絕對是與世隔絕的。”

“至於我們當年走的路子嘛,小子你就別妄想了。你連御空飛行的能力都沒有,怎麼在無盡的海洋裏繞個大圈,還要避過人家境內無數隱世高手的監察?”

“那你為甚麼還說要走陸路?”



“這是帝王學的思考方式,要記著了。”甘度夫認真地道,“面前的叢林實在走不過去,那我們不是從上面飛過去,就挖地道從下面過好了。”

飛,雅克是還不會的。難道要挖地道?那個深山叢林根本是一望無際,何時才挖得到對面去啊?

“關鍵在於那個你重生之地:楚遺跡。”



--------------------



正當雅克和甘度夫在搔爆腦袋,想著要用甚麼借口可以跑到楚遺跡裏去之際,那位他們兩人都敬而遠之的管家梅斯特,卻帶給他們一個非常意外的訊息。

“甚麼?瑪莎拉試煉的場地,就在那個楚遺跡裏嗎?”雅克有點不可置信,脫口而出地說道:“竟然又是楚遺跡?”



雅克心想,幹嘛這個古代遺跡,好像跟自己有著很深的牽絆?所有尤關自己命運的事,好像都要在楚遺跡內發生,決定似的?

“少爺在之前曾經聽說過楚遺跡之事?”梅斯特抬起頭來,饒有興味地問道。

“沒有沒有!”他連忙轉換話題,“那麼,我們何時開始試煉?”

“不如就現在吧,好嗎?”

“……這麼即興?”

“請少爺不要過份緊張,其實對領民來說,來往楚遺跡是很平常的事。”他說,“少爺也是時候視察一下一般領民的日常生活了。”

梅斯達在這時充份顯示了他作為管家的管事水平,他早就為雅克打點好一切,需要用的行李物品都裝進行囊,甚至連精緻的午飯飯盒都準備好,真的可以隨時出發了。



不知為何,雅克總感覺到氣氛有點古怪,好像快要墮入甚麼陷阱似的。

“我、我要向媽媽說一聲……”

“不用了。夫人那邊我剛剛已經請示過,她還向小人交待說,要少爺你早去早回,今天晚上有你最喜歡的菜和甜品呢。”梅斯特道,“小少爺,早上最後一隊大隊已經出發了,再不起行的話,就要落單了。”

雅克唯有背起行囊出發了。



--------------------



走在前往北邊境的大路上,雅克和梅斯特總算和大隊會合了。

“噯,雅克小少爺!今天你也和我們一起上班嗎?嘻嘻……”打扮得像個野蠻人戰士的健碩領民,跟雅克和和藹地打著招呼。

“小領主大人特意過來體察民情,真好哇。”穿著性感清涼的少女領民道,“下班後要不要讓姐姐給你按摩呢?給你特殊服務喔。”

“今天之後,雅克小少爺就會知道我們的工作是多麼的辛苦了。請向領主大人提起,要是可以的話,薪水方面……”

開了幾句小少爺的玩笑之後,大家也就回復專業的服務態度,為帶著的幾團旅客沿途講解叢林的風光,海邊小鎮中常常發生的風流韻事,以及似真亦假的各種冒險傳說。

領民在風和日麗的海邊長大,個性坦率開朗,很容易與陌生人打成一片。

看來挺富裕的遊客們也都掛著笑臉,似乎挺滿意導遊們的服務。

圍繞著楚遺跡發展的瑪莎拉旅遊業,是領上主要的經濟收入來源。

其實楚遺跡在洛芙大陸並不是甚麼稀罕的玩意。根據專家鑑定,瑪莎拉的楚遺跡評級屬於第三等,即是說無論是考古價值,保存程度,發展潛力等,都是中下水平而已。

瑪莎拉的楚遺跡旅遊業所以發展良好,正是因為其旅遊配套配搭合宜。美麗的陽光與海灘,刺激的水上活動,還要按著領主圖圖喜好所投資開發的各種娛樂場所……

在圖圖領主這位專業玩家的大力發展下,旅客逐年創出新高,而人民也樂於擔當以”帶新朋友到處玩玩”作為職業,是以領民的生活也十分滿足。

“這都全仗著領主大人的英明領導。”梅斯特自豪地道,“聽說在圖圖領主接任之前,領上的居民只靠著捕魚為生。這海域沒甚麼珍稀的海產,所以大家過著的都是有一餐沒一餐的貧窮生活,領主的衣服破了還要夫人親自修補呢。”

雅克只大概知道領地上的經濟情況。他畢竟是少爺出身,衣食無憂,又未成年,自然不需要關心如何填飽肚子,領地如何賺錢等問題。

在戒奶之前,雅克當然是身不由己地足不出戶。待他長大了一點點之後,也把大部份的精力投入進體能、武技和魔法的訓練之中,實際上很少閒來無事地在鎮上闖蕩,只是偶爾會受邀約跟同齡或稍大幾歲的姐姐們去海邊戲戲水,然後躲在礁石後做些無傷大雅的好奇探索之類的事。

不用工作的他,自然也不太在意成年人們的工作情況。

他只知道父親圖圖是領地上所有娛樂場所的老闆,大部份領民都在為他打工,招待外來遊玩的旅客。

雅克也有聽說過,有不少領民充當導遊,帶領遊客前往冒險的旅遊業務,但卻不知道他們把楚遺跡也當成旅遊業的生財工具。

這個跟自己的命運多番糾纏的古代遺跡,原來只是個旅遊景點嗎?